• 无形

    更新时间:2015-11-25 23:27:00本章字数:3009字

    七辆豪车,最次的就是Ghibli,虽说已经是最低级,可是还是达到了一百多万,这样的阵容让人惊叹,可是萧田中却是平静至极,似乎这些车都不算什么。

    最后江浩等人下车的时候萧田中才微微动容,这都招惹到了什么人,为什么天峡县的修炼隐世家族全部冒出来了,该不会招惹的也是隐世家族新一代的人物吧。

    江浩等人来到郭大煜身边,看着郭大煜的脸色,江浩说道:“怎么样?小九呢?”

    一提到这里,郭大煜愤怒的看着眼前的萧田中,低声说道:“经脉尽断,已经送往医院了。”

    “什么,小九废了!”众人震惊,看了看萧田中和身旁的那些保安,眼中全部都是止不住的怒火,而且李鲲的拳头已经握紧了。

    “说,是谁弄得,站出来我可以让他不死。”汪肇眼中闪耀出了一种狠辣的光芒。

    听到这话没有人敢站出来,每个人都有些害怕的,汪肇身上那种阴森的气息在此刻完全爆发了出来,对于修真者完全没有影响,但是对于这些未修炼的人来说简直就是一种折磨,那种如坠冰窟的感觉,还夹杂了丝丝杀气。

    看了看此时的萧田中已经面色惨白,而保安有不少已经吓尿了,郭大煜等人的怒火都没有平息,每个人都放出了自己的气势,顿时保安们全部都瘫软到了地上,甚至有的两眼一翻已经晕了过去。

    萧家客厅的大门突然开了,萧雅走了出来,看到倒下一片的保安和脸色惨白的的父亲,萧雅的脸上充满了迷茫,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而看着一群开着豪车而又凶神恶煞的年轻人,萧雅知道眼前的人一定是来找事的。

    “你们是谁啊?想干嘛?”小跑过去扶起了萧田中,看着眼前的几个青年,眼中满是愤怒的嗔怪。

    无视了萧雅的眼神,米行看着眼前的保安,走了过去,手指轻轻的按动着每个保安的手臂,每个保安的手臂都被他按了一遍,按过以后保安们发现手臂已经好了,刚准备和米行说谢谢,米行身影如同鬼魅在保安之中穿行,之后就听到了所有的保安全部发出了哀嚎。

    把人治好再把人废掉,所有人看着米行,眼中都是浓重的恐惧之色,屁股眼前这个笑容温和的青年就是恶魔一样。

    萧田中想了想看着众人问道:“不知各位俊杰来我这里有何贵干,我这萧府了没有什么好东西,我萧某也自认没有触怒过各位,而各位到来就如此架势,是不是太不把我萧某人当回事了?”

    郭大煜脸色不太好看的看着眼前的萧田中说道:“我来问你,刚刚是不是有一个年轻人在别墅小区门口被保安围攻,而且还是你所授意的?”

    听到这里萧田中看了看身旁的刘秘书,随即转身说道:“我并不知道内情,而具我了解,那位年轻人调戏甚至绑架了我的女儿。”

    “爸爸,你在说什么?什么调戏我,什么绑架我?这都什么跟什么?”萧雅有些迷茫的看着眼前的父亲。

    这个问句从萧雅口中问出,顿时郭大煜等人的眼中几乎要喷出火了,这是想蒙混过关骗自己吗?

    “这些事情我并不知道,我也是刚刚回来,并不知道内情,全都是这些保安所为,我萧某人没有干过这些事情。”有些惊容的萧田中急忙解释着。

    “老爸,这些保安惹到什么人了?为什么他们这么生气,而且好霸道。”萧雅问着,可是此时的郭大煜已经怒火中烧,直接一拳将一个保安的腿再次打断。

    “小九那种脾气怎么可能去做那些畜生不如的事情,你们这群垃圾,整天猪脑子里面塞的都是些什么,我真想抓出来看看。”这些话听到保安的耳朵里面如同来自神灵的宣告一样,每个人的心都猛烈的颤抖了一下。

    “不要,我们错了,那个不是我们要上的,是他,就是他让我们上的,我们不知道怎么回事,都是他为了在一些老板面前邀功才这样做的,我们如果不上可能失去工作,家里上有六十岁老母,下有十几岁孩子上学,我们都是被逼无奈。”一些保安指着保安头子怒斥,并哭诉着自己的苦衷。

    “你们辛苦为难他人,他该死,你们同样该死,你们知不知道造成了多大伤害,该死的,我想杀人了。”刚说完米行伸出了手按住了愤怒的王金森。

    “爸爸,他们说的小九是谁啊?为什么感觉和我有关系?” 萧雅有些迷茫的看着萧田中。

    “小雅,今天是不是有一个人把你抱了回来,而且你当时还晕倒了?”萧田中看着萧雅问到,语气中也有些紧张。

    “那个,是我在外面突然下雨我又扭到脚了,当时痛的我动都动不了,然后刚刚凌玄翼在,就把我抱回来了,难道!”突然想到了什么,萧雅脸色一瞬间白了下来,一点血色也没有。

    看着门口的郭大煜,萧雅颤抖的问道:“玄翼他怎么了?”

    郭大煜没好气的看着萧雅,脸色甚至有些厌恶,最终还是说道:“小九他经脉尽断,已经废了,现在估计在医院的重症监护室,还有不要假惺惺了,小九从来不会主动去接近女生,更不要说抱你。”

    说完萧雅直接当场晕了过去,萧田中好忙上去扶着晕倒的萧雅,嘴中轻轻的呢喃着凌玄翼的名字,回想着刚刚所看到的凌玄翼的样子,最终他想到了凌玄翼是谁。

    就在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突然萧家别墅轰然倒塌,虚空中传来了一道充满怒气的声音:“姓萧的,以后管好你们家的人,我凌家以后不想见到你们,这些保安我要把他们练成傀儡,侍奉我儿子终生,这次我念在旧情放你们一次,如果你们再次出现在我面前,不管是人间九幽,还是昆仑鸿蒙,我都灭你全族。”

    声音落下萧田中一口鲜血喷了出来,那种很久没有感受过得恐怖的压迫感刚刚差点压爆他的心脏。

    那个声音他知道是谁的,他曾经还和那个人称兄道弟,到现在也是不可能了,而且是从十几年前开始就不可能了,而此时如果不是以前的旧情,他跟相信那个人会杀了他。

    这虚空中的声音凡俗之人是听不到的,只有有修为或者特定的人才能听到,而随意一下一座别墅就倒塌,瞬间周围的所有人都看出来了,凌玄翼父亲修为是多么高深。

    萧田中心中还有些庆幸,可是身上瞬间苍老了不少,看起来就像是从中年瞬间变成了老人一般。

    “取你十年命数来给我儿子续命,你等着如果不够我还会过来,这逆天改命之反噬也会加持到你的身上,哼。”

    郭大煜等人看着眼前的萧田中,对着生后的人说道:“晚上过来把这个别墅小区全部买下来,顺便整顿天峡县的经济市场。”

    听到这里萧田中知道自己努力了这么多年还是一瞬间什么也没有了,而且自己的身体也将慢慢的苍老下去,看着怀中晕倒的萧雅眼中显出了慈祥,不管眼前发生了什么,他只是抱着自己的女儿向着外面走去。

    一众晕倒的保安瞬间消失在了原地,而郭大煜看着虚空眼中一片火热,最后也都离开了,八辆豪车缓缓的驶出了凤凰城,向着医院开去。

    凌玄翼被安排在了天峡县最好的协和医院,这里已经是省级优秀医疗单位,而今天这所医院所有医生全部紧张了起来,只因为一个年轻人,因为郭大煜等人的存在,凌玄翼被推进了最好的病房,所有医生都在围着他转。

    但是除了一些年过古稀的老中医看出了凌玄翼是经脉尽断,西医根本就一点用处都没有,甚至连一丝端倪都没有看出来。

    凌父走进了病房,看着儿子此时憔悴的脸庞,心中有些微微的心痛,他没有告诉妻子,只是一个人静坐在儿子身边,看着昏迷不醒的凌玄翼凌父手挥了挥,一个人影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少爷对不起,这次是属下办事不利。”这人一身黑衣,脸庞也隐藏在黑衣之下。

    “为何不出手相救?”微怒的语气让周围的温度都下降了许多。

    “当时变故有些突然,属下实在是来不及行动。”黑衣人静静地说道,语气十分平缓。

    “怎么回事?”凌父皱眉,怒意不减看着黑衣人。

    “当时孙少爷状态很不错,但是保安队长拿出了电棍,之后孙少爷就状态不对了,按说凝气九层已经不惧这些电压,可是当时孙少爷却突出一口鲜血。”说着黑衣人拿出了一把电棍,这是他在保安室里面拿出来的,上面标注了“20万伏”的字样。

    接过了电棍看了看,也是皱了皱眉头,这件事很是奇怪,本来不可能导致凝气九层的电压,却让人经脉尽断,难道周围有其他高手故意出手?凌父陷入了沉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