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打不开的画

    更新时间:2015-05-07 21:23:02本章字数:3398字

    “快看,这东西值不值钱!”

    说话之人,正是我在佳市郊区风土乡的下线,刘胖。

    他此刻贼溜溜的小眼睛看四处无人注意,低声说话时偷偷摸摸的从怀下藏着的编织袋拿出来一张泛黄宣纸裱着的古画,憨笑一声递到了我的眼前。

    “一张破画,有什么好看的……”

    我接过这古画,略有些发黄的纸张握在手里冰凉凉的,顿时间让接过的右手一哆嗦,正要打开,却是发现合拢的两边画轴无论如何也是掰不开。

    “这什么玩意儿,难道要我撕开?”

    弄了半天,整的我有些不耐烦,那胖子嘿嘿一笑道。

    “不用掰了,打不开的,我早就试过了,听说是村里人从山上什么清朝大官的坟里挖出来的,见光的时候还冒了一股青烟,挺邪乎的。”

    一听说这东西的来历有些不祥,我直接把那画砸在了胖子的脑袋上。

    “你我妈在逗我玩,打不开让我卖个屁!”

    胖子嘿嘿一笑,急忙恭维道:“王哥,你长年在古玩界混,肯定是有销路的,这东西撕开就不值钱了,你找个懂行的说不定能够打开看看,我保证绝对是古玩意儿啊!”

    “多少钱?”

    我瞥了胖子一眼,滴溜溜的眼珠已经开门见山打起了自己的小算盘……

    “五千?”

    胖子试探一声,张开自己肥胖的像是熊掌一样的手向我嘿嘿一笑招呼道。

    “拿回去自己擦屁股吧!”

    我一下子变了脸色,起身把那画扔在了胖子的脸上就要离开。

    “哎!王哥,你别这么着急嘛,你看你这性子,我们都是好兄弟,开个玩笑,开个玩笑,三千块钱,三千块钱!好兄弟我可是一分也不会多要你的。”

    “一千块!”

    “多了一分我也懒得跟你废话,还要赶着回去打麻将呢。”

    我知道这小子刚才在试探自己,五千块钱根本不可能让自己买一张莫名其妙的东西回去,说不定是这货粘了502故弄玄虚来蒙自己。

    “一千五!一千五!王哥,你总得让兄弟我回去有个交代吧,这一路摩托还费油钱呢。”

    我嘿嘿一笑,装作一副不情愿的样子长叹一口气,似是很是体谅这胖子的难处。

    “哎,虽然王哥我日子不好过,但也不能太苦了兄弟你呀……”

    我上下打量了那刘胖一眼拍了拍我的肩膀嘿嘿笑道。

    “那就这样吧,给你加一百块油钱,一千一,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要不然我可是说什么也不要了啊?”

    那胖子一脸愁眉苦脸的样子再也不敢说什么,看得我嘿嘿一笑间得意无比。

    喝完酒,就此成交,落款现金拍到这胖子肉嘟嘟的脸蛋上之后,我压抑住内心的兴奋望着骑着摩托一路冒着黑烟扬长而去的胖子嘻嘻一笑。

    “还跟我较劲,哈哈,明天拿去给刘老看看,肯定价值在五千以上。”

    兴奋之中,我回到了居住在佳市郊区的出租屋,喜不自禁的急忙开始研究这幅画来。

    “挂轴的当中为画心,四周镶边,边宽的尺寸看着围绕的圈数大约有两米多长,应该是一副国画,再看这宣纸……”

    突然之中,我惊愕之声嘘叹道:“竟然是生宣……”

    懂得作画的人都应该知道,生宣的手感非常软,且湿染性和吸墨性相比熟宣要好的多,更重要的是,生宣画的创作对于绘画之人的要求极高,若非有数十年苦练之功,常人根本不可能在在生宣之上做出优秀的画作。

    说的简单点,这画画起来相当的不容易,难度更是说明了画作的价值,也就是即将到手的毛爷爷的数量。

    “现在的问题就是打不开,若是能够看上一眼,用不着刘老我也能够自估其中的价值了。”

    刘老是我的恩人,几年之前我来到佳市,在工厂打工被扣光工资又丢了身份证,若非是刘老收留了我,我早就饿死在这繁华的大都市了。

    我这一点眼力,自然也是从刘老那里学来的。

    “砰砰砰!”

    就在这个时候,敲门之声传来,我这个宅男八辈子没有人来光顾的地方,竟然有人找上门来。

    明眼人都知道,倒卖古玩这一行的都是走在法律的边缘上,自然我此刻的内心也是尤为警惕,这一头刚刚交易完东西,要是有条子找上门来,那可就麻烦了。

    “谁?!”

    我大喊一声,装作一副大大咧咧的样子过去一点点打开门,从渐渐扩大的门缝之中向外看去,却是发现门外并没有一个人。

    “大白天的,活见鬼了。”

    咒骂一声,不知道是哪个无聊的二货上来敲门,在紧张过后我一脚把门关住。

    我回头之时,却是看到一个衣着中山装的老头突然出现在自己的眼前!

    那老头并没有理会自己,而是正坐在椅子跟前似有什么要紧的事情仔细端倪着那幅画……

    “我……我去……你……你是人是鬼?”

    顿时间,我的心跳加速有些惊慌,大白天的,这老头竟然无缘无故的出现在自己的房间,难不成真的活见鬼了……

    “干这行,还怕见鬼?”

    那老头瞥了我一眼冷哼一声,似乎对于面前这小子的胆怯很是鄙夷,摆弄着画卷开门见山漫不经心的问道。

    “说吧,这东西多少钱买来的?”

    镇静之后,我看到此刻打开的窗户顿时间安定了下来,自己所居住的地方是二楼,平日里没拿钥匙,我也是从窗户那里踩着楼下空调机翻进来的。

    不过这老头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敲完门然后跑到窗户翻进来,倒是跑的比兔子还快。

    “一万块!!!”

    看我有买的意向,我冷笑一声随口开出了自己老虎吞天般的价格。

    我上下打量着那老头坐在一旁沙发翘着二郎腿哼道。

    “怎么着,就你这穷酸样,买得起?”

    那老头不回答,反复看了这古画之后似乎是从背面察觉到了什么端倪,两撇胡翘了翘半晌才长叹一声。

    “哎,又多了一个……”

    什么玩意儿?

    大白天的跑来这么一个二货捣乱,我心里很是不耐烦,跑过去一把夺走老头手里的画怒骂道。

    “你买不买,不买滚蛋,少在这里跟我装神弄鬼。”

    那老头也是在此刻终于将注意力放到了我的身上,上下打量了我一眼不屑的笑道。

    “年轻人,你还小,不懂得这些,这画你是打不开的。”

    似乎是终于是不耐烦,老头望着我失望不已当即道。

    “罢了罢了,我要了,五万块,老夫不会少你一分。”

    五万块!!!

    我心中咯噔一跳,面露滚烫之色显然是被这老头子的开出来的天价吓得不轻……

    如此说来,这东西肯定是古代的宝贝,价值不菲!!!

    “不卖!”

    一口的回绝,让我顿时间心中有了无限的遐想,这老头随意开出五万,说明这古画绝对价值不止五万!

    “真的不卖?”

    那老头似乎是有些意外,皱着雪白的眉头望着我重复道。

    “说不卖就是不卖了,啰啰嗦嗦,还不快走!”

    被我三言两语轰出去,老头在临走之时颇有些惋惜的向着房屋之中看了一眼,只是不知道究竟是看向我,还是看向那幅画。

    “年轻人,凡事要量力而行,小心你也被画在那画里。”

    闭门轰走了这莫名的老头,房间之中的我终于是陷入了一个人的寂静之中。

    “年轻人,凡事要量力而行,小心你也在被画在那画里……”

    奇怪的是,那老头最后临走之时的一句话始终盘旋在我的脑海萦绕在耳旁回旋不止,经久不散。

    顿时间,我心里感觉有些发毛,冥冥之中总是感觉有一双眼睛在黑暗的角落紧盯着自己,注视着我的一举一动……

    “小心我也被画在那画里?”

    我看着那副古画,眼看这古画宣纸背后一个个起舞的人影如是鬼魅张牙舞爪的笑脸一般,有些后怕。

    但刘老曾经对我说过,这个世界唯一的鬼,其实就在每个人自己的心里,所谓心神之乱,重在于外界的干扰,这老头一番装神弄鬼,只怕是让自己吓破了胆好廉价卖给他,想得美!

    想到此处,我一点害怕的意思都没有了。

    不过这画打不开,却是一个棘手的问题。

    之后的我使用了千般的方法,用指甲抠,用手掰,用刀片的钝面划等等等等,奈何竟是对这玩意儿一点作用也没有。

    更奇怪的是,我忽然发现这古画打不开仿佛是因为有人在外面用手牢牢的握住了它,而非是古画内部粘合的力量。

    “这东西,还真有点邪乎……”

    长年接触这些东西,我自然是不会害怕什么,要不然也不会有胆子买下来,便像是刘老说的那般,这个世界唯一的鬼,其实就在你的心里……

    “我看电影里,有的纸遇水就会显现出文字,现在这东西既然撕不得,要不我也去滴一滴水试试?”

    实在是拿这破玩意儿没办法,奈何我也是不能弄破它。

    弄一滴水,这装裱的宣纸上有油性的东西,应该不会有太大的影响。

    “你是我的,小呀小苹果……”

    我哼着小曲,拿起脸盆去门外厕所端了一盆凉水。

    我走进房屋,将那脸盆放在桌下,然后用手指轻轻的点了一滴,然后瞪大眼睛看着水滴从指尖滑落滴落道那画轴中间…..

    “彭!!!”

    猛然之中,我的眼前一点的模糊,这水滴滴下却如是火烧焦油一般,一股莫名喷涌的烟气直直呛到我的肺里,在吓得站起身之时,我这才闻到这画纸滴水之后的烟气味道!

    那是死人时烧黄纸的味!

    “彭……”

    惊乱之中,身后的椅子一下子被我绊倒砸在桌子腿上,便在此刻,我看到那画卷被这突如其来的动静一震,竟然是整个从桌子上掉落到了水中!

    适才,我知道那桌子震动的力气,根本不可能把这画推到水里,唯一的可能……

    就是它自己滚下去的!!!

    一瞬间,寂静之中的我倒吸了一口凉气,此刻亦是在扑腾扑腾的心跳加速中看到那画卷在水中竟是一点点的舒展了开来……

    之后,我终于是看到了这辈子最不应该看到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