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洛阳的背景

    更新时间:2015-05-30 11:09:03本章字数:2079字

    大叔反手抱着他,一个落魄的青年,一个乞丐,就像是一对父子一样,不用说什多余的话,只是相互依偎着就理解彼此的情感.

    大叔摸了摸小伙子的头,像是在摸自己的孩子一样.

    “没事了,没事了,哭出来就好.”时间仿佛在这一刻静止,世界变的如此纯净,没有硝烟,之前我一直以为这样的状态只存在在我睡觉的时候.

    “孩子,我并不是想去揭露那些我们都心知肚明的事实,而是这样的现实逼迫我们去发觉他,很多青年人都是一样的,人生的道路上彷徨着,我们累了需要休息,痛了需要哭一场.年轻的我们有足够的是时间去重新开始,城市的浮华,一层一层的洗刷去当初的幼稚,让我们长出坚硬的鳞片应对社会中的种种.你要明白一个人想要苟且最容易不过,像我一样,但是如果你想活得精彩,就要问一问你的双手愿不愿意帮助你.”

    小伙子点着头头,一切像是回到了小时候,在父亲怀中撒娇一样,遇到什么问题躲在爸爸的怀中就是安全的,这种感觉除了这个小伙子,其他人有多久没有体验过了?我们有空是不是应该回去叫一声爸,好好的看看他.社会的繁忙淡了记忆,远了时间,难道还消失了这份情感吗?在出发之前,好好陪陪父母,下一次......我们不知道多久才能回来.

    大叔深深的叹了一口气,感谢我们存在于这个充满无限可能的环境中,同时也在为许多和这个孩子一样的青年们感到担忧.富二代,官二代......

    “孩子,你叫什么?”

    小伙子从大叔怀中爬了起来,揉了揉眼睛,看着眼前这个满脸慈祥的大叔.心中不免多了一份独特的情感.

    “大叔,我叫洛阳.”

    “洛阳?这是个城市名字.”

    “嗯.”

    大叔看洛阳的眼神温柔了不少,就像是看自己的孩子一样.

    “你父母是干什么的?”

    洛阳听到大叔这样问,先是犹豫了一下,眼神黯然了许多.

    “怎么了?工作过于低下让你难以启齿?”

    “这倒不是.”

    洛阳神情有些恍惚,摸了摸自己鼻子:“我......五岁的时候父母就离异了.”

    大叔皱了皱眉头,意识到自己说了一些不该说的话.伸手将洛阳手中的火机拿了过来,帮他点上了那支烟.有人说烟是男人最忠诚的朋友,这句话一点也不为过.每当寂寞来袭,空虚开始侵蚀我们的精神时,你的右手边往往不是那个你最爱的同时你认为她也爱你的那个人.口袋中那包买了许久但是几乎没有抽过的香烟才是此刻陪你度过漫漫长夜的情侣.

    “抱歉,我不该问的.”

    话题一瞬间变得沉重了许多,自己万万没想到这个落魄青年背景竟然如此的让人为他感到伤悲.富人的依靠是钱,只要觉得有钱什么东西都会拥有.穷人的依靠是感情,这也是最廉价,最低的要求.就像大多数人想象到的那样,感情需要金钱做基础,爱情对洛阳来说就是一种最大的奢饰品.

    “没事.”

    洛阳轻轻的吐了一口烟,然后剧烈的咳嗽了几声,香烟让他有一丝难受,但是给自己带来的前所未有的感觉深深让自己着迷.以前每每看到别人抽烟,总认为那是坏孩子的表现,《致青春》上面说过,我们最终会变成自己讨厌的那一类人.洛阳的思想就在这香烟的吸吐之中发生着奇妙的蜕变.他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五岁,我就跟着自己的父亲,当时母亲嫌弃家里穷,所以抛下我和父亲跑了.从此以后父亲每天喝的烂醉,有一天晚上......他出去后到第二天都没回来.”洛阳擦拭着眼角的泪水继续说道:“后来在鱼塘发现了他的尸体.”

    突如其来的事实让这位大叔也感到不可思议,这种事我们在电视剧上常常会看到,现实中感觉离我们很远很远.

    “我记得父亲当时对我说的唯一一句话就是:孩子......”洛阳哽咽着,使他说话断断续续:“你要记住,这个社会中不要轻易相信爱情,在你有钱有势之前不要想着去拥有那些你的双肩扛不起来的负担,同时不要怪你母亲.”

    大叔拍着洛阳的肩膀,这样年轻的心承受着多少人无法承受的压力.一波又一波的打击像是根根利刃刺在洛阳的胸口上,透过心房,触及到灵魂的深处,一瞬间这位青年感觉沧桑了许多,那是岁月的沉淀,一点一滴刻画在这位明明还没有踏入社会,但是确实看清了社会的种种青年的面庞.

    “你父亲说的没有错,他只是不想你步他的后尘而已.”大叔浑厚有力的手掌握着洛阳的手,心酸的看着他.

    “我知道,但是已经迟了.”洛阳摇了摇头.

    “迟了?什么意思?”大叔皱了皱眉头.

    “我已经失败了,什么事都不尽人意.”

    “不,洛阳,你听我说你和我不一样,我已经没有希望了,你的路还长.”

    洛阳看着眼前这个素不相识的乞讨大叔,发自内心的微笑,不知道怎样解释这种独特的感觉,像是启蒙老师更像是一个相伴的亲人,在这无形的风雪的洗刷下还能紧紧抱着自己的人.

    “大叔,你叫什么?”

    大叔愣了一下,并没有马上告诉洛阳自己的名字,犹豫片刻后,轻轻的开了口.

    “你叫我秦叔就好.”

    “秦叔?”

    其实在洛阳看来,他和这个秦叔是不会有什么交集的,也许也会像其他的过客一样稍纵即逝,来的时候轰轰烈烈,走的时候悄无声息.

    “嗯,洛阳.......你现在没有什么亲人了?”

    洛阳轻吐着淡淡打的烟.

    “有,我爷爷.”

    “爷爷?他供你上学的?”就算年轻现在也要七十岁左右了,那是怎样的一种负担?秦叔无法想象那是怎样的一种困境,相比之下,乞讨倒不是一种变相的解脱.难怪洛阳刚见面时会说那种话话.一元钱也是一种莫大的财富,他凝聚着一个老人对孙子的期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