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女人的婆娑

    更新时间:2015-05-11 15:26:29本章字数:1396字

    清晨一个戴红太阳帽子的女人,轻盈的走进店面。粉红的贴身上衣配一拢草绿的长裙,带着婀娜摇曳多姿。莫名的被这个有着风韵的女子感染。

    心下赞叹,女人的婆娑别有风味。蛮喜欢看那些走在大街上的女子,虽各式的形态,但都有共同的东西——婆娑。很多人都喜欢夸奖女人的姿韵,我虽然也同为女人,却独爱女子的婆娑。

    喜欢初夏,不仅仅因为它明媚,更喜欢明媚阳光下妩媚的女子。或妖艳,或清爽,或纯情,或淑女,或俏丽,或绰约,形形瑟瑟的女子,把这妩媚的夏天装扮的分外妖娆。初夏尤然。因为那是春天结束后,解脱禁锢的起点,是迸发魅力的亮点,是缤纷的理由,初夏的女子会是一道永不褪色的风景线。

    曾经有朋友笑我,你这人很奇怪,为什么独爱看女子呢?女子看女子别有一番味道。也许女子本就如那摇曳的花儿一样,娇媚而又容易逝去。所以才显宝贵,才让人陶醉。这个世界永恒的东西不多,女子的美却让人记住这永恒。

    一个沧桑的老女人,看到自己年轻的亮丽,会露出对时间的微笑,也许曾经的痕迹留下的也不过如此。绚丽被完好的保存在生命的相册中。枯干的手抚摸曾经的丰润,触摸到自己曾经走过了夏天的季节,触摸绽放,触摸妩媚,触摸涟漪的夏缓缓的散开一层层的晕,触摸萦绕着心的温情。蹉跎岁月留下的是不变的美的永恒。

    每一位婆娑的女子,都有着不同的故事,每每看着这些女子从身边走过。心就会想,这女子的故事会是什么样呢?若干年后,哪个曾经错身而过的女子在一小段故事中,或者是一大篇传奇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呢?又是哪个曾经对你迎面走过的女子留下微笑让你今生难忘呢?一举手的俏丽,一回眸的婉约,一路摇曳的身姿,如一阵轻飘过的风,素雅的悄然入心。让你忍不住在转弯时顿足不前,久久的一遍又一遍的想把那道风景雕刻成塑像停顿那一瞬间……

    恍惚间看着张爱玲孤独的神情,想百年前,也许她也曾着一拢优雅的旗袍,挎一个小巧的皮包,带着精巧的礼帽,就那样悠闲的从你身边经过,留下一阵芬芳的倾城之恋延续了多少不变的真情?

    又或是对远方那带着流浪气息的三毛,轻挥下手,注目她洒脱的背影,孑然一人的孤寂中,却满是撒哈拉大沙漠的阳光,疏懒的坐在太阳伞下,脑海中天梯在一阶阶的延伸,不死鸟默默的从那里飞过,只留一地婆娑等待她再一次经过。

    爱情在于漂亮的陆小曼,也许短暂了些,可她挽着康桥的神韵悄然走过时,留在身后的,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一朵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那脉脉温情,挥挥衣袖不带一片云彩的诗韵。

    人来人往的街面上,谁又在乎那女子是否也会老去,谁又去想女子老时的佝偻,眼前的风采是最让人难忘的,留在眼底的永远是一抹不褪色的婆娑。

    喜欢看女子,更喜欢静静的欣赏错身而过的女子。有人这样赞叹女子,漂亮的女子以水为性,以茶为韵,以柳为姿,以皓月为眸,以秋水为波,以花为貌,以冰雪为肌,以四季为言,以清泉为歌,以诗篇为心。

    一位女子便是一首悠远的诗篇,缓缓的走过时,幽然从字里行间逸出,清渺的绝美让人回味无穷。

    从诗经中: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到唐诗中李白的: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 经过宋词中清照的:红藕香残玉簟秋。轻解罗裳,独上兰舟。走过了撑着油纸伞经过的太息般的眼光,丁香般的惆怅的姑娘 .一首首一曲曲一幕幕生动的诗,上演着多少女子的真情妩媚,流传了多少女子的摇曳婆娑?

    静静的坐在那里,独爱看初夏的女子,然后轻数一个又一个经过的靓丽,荡漾在明媚的阳光下的那个她飘然而过,留一夏旖旎婆娑……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