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 卯兔

    更新时间:2015-05-13 15:30:09本章字数:2647字

    ——辛卯2011

    辛卯兔年到了,聊聊兔子.

    在十二属相里,兔子可说是最温顺的了,虽然常言也有“兔子急了也咬人”之说,但那不过是人们对于人类自己处于极端状态下可能反应的一种比喻而已,实际上透露了一种无可奈何的心态:即使服服帖帖,柔顺如兔子般的忍受,却还不免受到欺凌,只好豁出去“咬”上一口了;在专制时代,老百姓的日子过得也就和兔子一样,多半是能忍则忍,真要到了非要“咬”不可的时候,天下也就大乱矣.

    由于兔子在野蛮动物世界里的弱势地位,为图生存,只好尽量设法保全自己:一是除了外出觅食外,总是躲入洞穴,甚至准备几个藏身之处,所谓“狡兔三窟”是也.《战国策. 齐策》:冯谖谓孟尝君曰:“狡兔三窟,仅得免其死耳,今君有一窟,未得高枕而也.”——人们也从这里引申出了另外一招:不能一颗树上吊死.)

    再是在生活上留有余地:“兔子不吃窝边草”也.——不知兔子是否真的有此智慧,也许人们只是以此为喻,强调了某种行事策略;与此相反的策略则有“远交近攻”、“急用先学”.

    三是动作敏捷,遇事尽量跑的快,成语如“兔起鹘落”、“动如脱兔”(《孙子. 九地》:“是故始如处子,……;后如脱兔,…….”)就是源于兔子的这一本领.不过兔子虽然善跑,却也有栽了的时候,著名的“龟兔赛跑”寓言说的即是此事.这则伊索寓言除了通常的寓意外,也点出了即使温顺、卑微如兔子,其性格也不免有两面性也.

    性格温顺而且形象讨人喜欢的兔子,所得到的最高待遇就是人们把她送上了月宫,给孤寂的、怀着“碧海青天夜夜心”的嫦娥仙子作伴儿,并被称作“玉兔”.因为据说在太阳里有个“金乌”,于是金乌、玉兔也就成了日、月的别名.形容岁月流逝,即可说“兔走乌飞”;在诗人笔下,月亮常被代以兔轮、兔影、兔魄,不一而足.

    玉兔在月宫里并不闲着,而是常在一个玉臼里用玉杵捣药,至于是什麽药以及给谁吃则说法不一.由此也许引起了一个故事:据说某年民间闹瘟疫,玉兔慈悲为怀,乃下凡施药救人.百姓感其恩德,遂尊之为“兔儿爷”,制作塑像,礼拜祭祀.《明. 燕京岁时记》:“每届中秋,(北京)用黄土抟成蟾兔之像以出售,谓之兔儿爷”.过去,每到中秋,请兔儿爷是孩子们的一大乐事.不过此一习俗似乎只北京才有,他处未闻也.因为兔儿爷为人们所熟悉,在北京一带也就出现了一些以泥塑兔儿爷为名的“俏皮话”(歇后语):兔儿爷折跟头- - 窝了犄角;兔儿爷拍心口——没心没肺;兔儿爷洗澡——瘫了,等.

    兔子在京师虽然被奉为兔儿爷,但说来也怪,“兔子”有时却又被构成詈语,如兔崽子、兔蛋等.来源据说是在封建旧社会有一种特殊的卑贱职业,叫做娈童,近代在京师一带又被称为“相公”,俗名兔子.因此骂人兔崽子就如同骂人龟儿子、女人养的一样,极贬其出身不正也.于是早年间,“兔”在一些场合也就成了忌讳.记得上世纪五十年代初,曾在北京某肉食铺看到菜牌子上写有“野猫肉”出售,甚觉怪异;后来请教长者,才知即野兔肉也,只因忌讳兔字,乃名之为“卯肉”,售者复误写成“猫”,不免启疑焉.

    一般情况下,兔子是难辨其雌雄的.传颂人口的《木兰辞》有这样几句:“雄兔脚扑搠,雌兔眼迷离,两兔傍地走,安能辨我是雄雌?”其前面两句是什麽意思,一直不清楚;承人见告,说提着兔子耳朵,离开地面,则雌、雄即有这两句所说的不同表现焉,可惜不曾试过.成语“扑朔迷离”可能就是从这两句诗而来.

    兔子性格温顺,形象也还可爱,但似乎很少听说被人养做宠物.推其原因,一种可能是其智商不如狗、猫,难得和人建立深厚感情(嫦娥、玉兔除外);二是兔子属于草食动物,而在如今的都市,为兔子觅食怕是难事,不像猫狗,和人可饮食与共,即使残羹剩饭,也能对付也.真正养兔子的人家,大约也只是准备食其肉,用其皮焉.——不过,近有报道,在上海真有人把兔子当宠物来养,而在主人逗其玩耍时,竟被咬了一口,去医院就诊,又被要求注射狂犬疫苗,据说兔子也可传染狂犬病也.

    说起吃兔肉,平生经验有限,大约只有两次.一是十三岁时,正上初一,住校.敝校是个铁路学校,位于西安、宝鸡之间,而同学们的家则多在此两地.寒假开始,我们急于回家,因知客车已过,乃与几个同学连夜去车站等合适的货车.半夜时分,真有一趟列车停靠,赶快找了一节装棉花包的敞车爬上,静候开车焉.我的这几位同学,都是铁路职工子弟,干这种事可谓内行,在我则是新手初学也.其时忽然有一挎篮小贩在车下叫卖兔子肉,我们遂又买了几个兔儿头,在寒风凛冽中,躲在棉花包的缝隙处啃了起来,其情其景,至今历历如在目前,只是那个兔儿头究竟什麽味道,则浑然忘却矣.

    再一次吃兔肉,则是几十年后在成都的事了.四川的肉类熟食,固然以夫妻肺片最为著名,却也有许多其他名堂,凉拌兔肉即其一也.曾吃过一次,但留下的印象似乎只有麻辣,兔肉本身究是何味仍不清楚.据说兔肉颇富营养,但其味道则极寡淡,与猪肉同做则猪味,与牛肉同做则牛味也.

    兔子之为弱势,还表现在含兔的成语、寓言里,在食物链末端的兔子,总是扮演死亡角色,例如:守株待兔,语出《韩非子. 五蠹》:“宋人有耕田者,田中有株,兔走触株折颈而死,因释其耒而守株,冀复得兔.兔不可复得而身为宋国笑.”兔死狐悲,物伤其类也.语出《元曲选. 赚蒯通》“今日油烹蒯通,正所谓兔死狐悲.”这两则故事都有可疑之处:一是以兔子之灵活,怎能在跑(走)时触株折颈?看来这只是韩非子编的警世寓言;二是兔子死了,狐狸只有高兴,盖可得一顿美食矣,何悲之有?

    还有两则著名的历史故事,先后发生,说的是一回事,均由兔子之死为喻,引申到上层的政治斗争,发人深省:

    (一)《史记. 越王勾践世家》:“范蠡遗大夫文种书曰:”蜚(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越王为人长颈鸟喙,可与共患难,不可与共乐,子何不去?“”

    (二)《史记. 淮阴侯列传》:“上令武士缚信,载后车.信曰:”果如人言:狡兔死,走狗烹,……敌国破,谋臣亡.天下已定,我固当烹.“”

    范蠡了解勾践之为人,认为“不可与共乐”,于是功成身退,带着美女西施遨游五湖去了,后又下海经商,成了富翁;文种不听劝告,终遭迫害.到了汉代初年,范蠡说的“鸟尽弓藏、兔死狗烹”看来已成名言,韩信想也知道,只是他到了被刘邦所“缚”(当时刘邦并未立即杀之,最后他死在吕后手里),才相信此言不虚,悔之晚矣.韩信在那两句话之后,又加上了“敌国破,谋臣亡”,直白的点出了政治夺权斗争的残酷.这两句话几乎成了后世“功臣”们下场的谶语.

    纵观我国历史,每逢改朝换代,“天下已定”之后,一起打天下的功臣们可得善终者几希?真可说是“兔子尾巴——长不了”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