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巳蛇

    更新时间:2015-05-13 16:03:07本章字数:2249字

    ——癸巳2013

    壬辰龙年即将过去,癸巳蛇年来矣,聊聊这个属相.

    要说在十二属相里,也许蛇是最难发挥的一个,因为此公无论从哪个方面说似乎都不讨人喜欢,甚至厌恶、恐惧.例如每逢过年,人们总要制作各式精美贺卡,蛇年贺卡已经见到了许多,如下面这张,其意义虽然也不过是从俗贺岁,恭喜发财,但若真是见到这样一条蛇,即使其旁有元宝放着,又有几个敢去拿乎?

    蛇的形象恐怖,声誉也欠佳.在涉及蛇的常言和成语里,大多怕只有负面意义,例如“一朝被蛇咬,三年怕井绳.”可见其给人的印象深刻焉;又如“杯弓蛇影”,也是强调了蛇之恐怖(见汉. 应劭《风俗通义》:“世间多有见怪惊怖以自伤者……”).特别是有个“牛鬼蛇神”,语出杜牧《李贺集序》,原意不过是形容李贺的风格“虚荒诞幻”而已,但自从在66年到76期间此语被戴到许多人的头上,无疑成了这些人士的一顶恐怖的帽子,除遭受各种折磨、迫害外,还要被迫唱所谓“嚎歌”,记得其词有曰:“我是牛鬼蛇神,我是牛鬼蛇神,我有罪,我有罪,……把我砸烂,砸碎”.是何世欤!?

    蛇的可怖,除了它那蜿蜒扭曲的身体和一咬即可见血封喉,致人于死命的毒牙外,它那伸缩不已,前端分叉的长舌也常使人望而生畏,似乎随时即可扑向你也.蛇舌的分叉也有些讲究:按阴阳理论,十二属相也依其排列顺序分为阴、阳两类,单数为阳,偶数为阴;它们何以被划为阴、阳,则是以其脚趾的数目为准,也是单数阳,偶数阴.例如虎、龙、猴、狗都是五爪,马是奇蹄,故皆属阳;牛、羊、猪是偶蹄,兔、鸡四趾,故皆属阴.至于蛇,并无足也,又如何断其阴阳?则是以其舌分二叉故视之为阴而排于第六位也.还有排第一的老鼠,更特别,详见拙作《戊子说鼠》,此不赘.

    关于蛇,因国人忌讳“折”(she亏损、蚀本)字,连其音也一并讳之,故许多地方把蛇称作“长虫”;它那舌头则称之为“芯子(信子)”.其他动物的舌头,如猪舌,在北方称作“口条”,吴语则谓之“门枪”;在北京话里,“口条儿”又是语音的俗称也.——说到因忌讳而避用许多同音和谐音字,在汉语中例子甚多,不胜枚举;当然,也有因取其吉祥意而特用某字之谐音以讨口彩者也,近年来此风似日益流行,例如不久前新年方过,1月4日见报道谓是日结婚者暴增,盖取义201314之谐音为“爱我一生一世”也,唯不解此二者以何处语音读之方谐,如,吾人但知其与“死”同音而常避用也.说到舌和蛇,还有一段有趣的故事:先秦著名的倡“合纵”之策的张仪于初出道时曾遇到挫折:害他的人“执张仪,掠笞数百,不服,释之.其妻曰:”嘻!子毋读书游说,安得此辱乎?“张仪谓其妻曰:”视吾舌尚在不?“其妻笑曰:”舌在也.“仪曰:”足矣.“”(《史记. 张仪列传》)以后张仪真就凭着他那三寸不烂之舌在秦国得到重用焉.到了唐代,柳宗元在其《捕蛇者说》中写到一个捕蛇者自叙曰:“吾恂恂而起,视其缶,而吾蛇尚存,则弛然而卧”.后世评论家认为柳宗元在这里以同音的蛇、舌俏皮的用了张仪的典故.

    在与蛇有关的故事里,似乎说蛇好话的不多,也许只有“白蛇传”例外.此故事最早出自宋、元话本,到明代见于冯梦龙的《警世通言. 白娘子永镇雷峰塔》;清代又被改编成剧本《雷峰塔传奇》,各个剧种也有了《白蛇传》的剧目,在民间广泛传播,妇孺皆知矣.这是一个离奇的爱情故事,结局是:由白蛇修炼成的白娘子与许仙结合生子后被僧法海镇压于雷峰塔下,直到其子中了状元,前来“祭塔”,母子才得团圆焉.故事情节虽荒诞离奇,却也凄婉动人.随着戏曲的传播,大众的同情心全然倾向了白娘子;人们固然大多怕蛇,何况还成了精,但却认为法海简直多管闲事,不但拆散人家姻缘,而且穷凶极恶,竟镇压了一位刚做母亲的人.

    蛇的声誉虽然欠佳,但在古代却也有不少传说、记载表明蛇也有其特殊的地位,例如汉高祖刘邦起义时的一段故事就被附会成了一个神话,见《史记. 高祖本纪》:“高祖被酒,夜径泽中,令一人行前.行前者还报曰:“前有大蛇当径,愿还.”高祖醉,曰:“壮士行,何畏!”乃前,拔剑击斩蛇.蛇遂分为两,径开.行数里,醉,因卧.后人来至蛇所,有一老妪夜哭.人问何哭,妪曰:“人杀吾子,故哭之.”人曰:“妪子何为见杀?”妪曰:“吾子,白帝子也,化为蛇,当道,今为赤帝子斩之,故哭.”“刘邦从此也就大力宣传、鼓吹他是必登大位的”赤帝子“神话焉.

    在远古,蛇的地位看来更为重要.人所共知,在动物里,龙最受尊重,因其可代表天子也,然而据学者研究,龙实由蛇而来(见拙作《壬辰说龙》).被虚构的龙虽然从此备受世人崇敬,而蛇却不再招人待见矣.龙、蛇虽同为属相,对于蛇,人们则往往以属“小龙儿”称之焉.

    蛇的尊贵地位,在远古时代不仅是部族的图腾、龙的原型,许多传说、记载还都表明,先民甚至认为中华民族的祖先,即伏羲和女娲就与蛇有着亲密关系.关于这两位老祖宗的故事很多,如怎样创造人类,怎样教导人们进行生产,等等,兹不赘述;从许多出土文物可见,他们二位的形象竟是人首蛇身.

    在长沙马王堆汉墓出土的辛追夫人身上,覆盖着一帧精美的帛画,堪称国宝.帛画中描绘了天、人、地三重境界,居中地面上为辛追夫人画像,其头顶天界画的主要神祗即是人首蛇身的女娲氏也,可见当时蛇的崇高地位.

    更有趣的是,据说在1983年,联合国科教文组织的《国际社会科学》刊物出版(中文版),在首页以波士顿艺术博物馆馆藏的伏羲、女娲的人首蛇身与生物DNA 的双螺旋结构的图像并列,认为二者非常相似,并以《化生万物》为题发表一文,从而引起了热闹的议论云.

    化生万物,意义何其大也!蛇在我国传统文化中的地位又岂可忽视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