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章 午马

    更新时间:2015-05-13 16:09:22本章字数:2050字

    ——甲午2014

    马年快到了,有关马的动人语句和形象已在各种场合大力显现焉.的确,自古以来,马是个讨人喜欢并受到尊重的动物.在十二生肖中,与人关系密切的六畜里(马、牛、羊、鸡、犬、豕),马排名第一.马除了在农业方面为人类做贡献以外,主要是作为乘骑,特别是在军事领域.古代打仗,离不开马也.

    早在殷商时代,已有了以司马为名的高级军事长官,虽不详其命名之由,但看来那时已经把马和军事联系起来了.

    我国中原地区的军队早期讲究用车骑,即马拉战车也;据说直到战国时赵武灵王学习“胡服骑射”,学会了游牧民族骑着马打仗,从此改变了中原的战争形态,人和马的关系也更为密切焉.

    总之,无论在战时还是平时,马都是人类得力的伴侣.历来关于马的故事很多,不胜枚举;有关马的典故和成语,搜索一下,不下数百条,且其内容以赞叹、表彰为主,足见马在人们心目中的地位.

    马的形态也讨人喜欢,矫健、英俊,如在《世说. 言语》中即记有一则故事:“支道林常养数匹马.或言:”道人畜马不韵.“支曰:”贫道重其神骏.“”记得在上一个马年,笔者曾有一小诗,以马自况,录如下:

    《壬午说马》

    ——岁次壬午,媒体以“马”说事多多.余未能免俗,乃亦牵合马事,为小诗以自况:

    白驹过隙昏复晨,马齿徒增又一春.

    学问驴唇装马嘴,功名马耳与风邻.

    平生惯指鹿为马,岂有扬鞭骥绝尘?

    马瘦毛长终老日,他乡伏枥但吟呻.

    注:

    1.庄子《知北游》:“人生天地之间,若白驹过隙,忽然而已”.

    2.《榖梁传. 僖公二年》:“璧则犹是也,而马齿加长矣.”

    3.陆游:“仕宦蚁窠梦,功名马耳风.”谓风过马耳,了不相干也.

    4.曹操《步出夏门行》:“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壮心不已.”拙作此句只想用曹公第一句,伏枥终老而已,岂有他哉!

    在这个马年到来之前,自是少不了关于马的话题.网上已流行一种所谓“马上体”的图、文祝福形式,如在一匹马背上画两只大象,意谓“对象马上成功”也.

    说到马,不免想到了与马有近亲关系的驴和骡子.

    驴除了可干农活儿外,主要是可为坐骑,特别是在农村.当然与骑马相比,骑驴的层次也较低,正如北京曲艺“太平歌词”之《劝世》所谓:“那庄公闲游出趟城西,看见了人家骑马我就骑着驴,扭项回头瞅见一个推小车的汉,要比上不足也比下有余,……”.古代有关骑驴的故事不少,如八仙之一的张果老,讲究倒着骑驴.民间流传着一则此老骑驴过赵州桥的故事:赵州桥在河北赵县,是隋代匠师李春所造的一座石拱桥,在世界建桥史上居于领先地位.但在民间传说中却把造桥人说成鲁班,而在桥刚造好时,即遇张果老欲考验此桥是否坚固,乃骑驴而过,并以法力施压.看到桥摇摇欲坠,鲁班大惊,急忙到桥下以手托之,桥乃得安.据说至今赵州桥上还保留着张果老的驴蹄子印以及桥下的鲁班手掌印焉.京剧《小放牛》讲了这段故事.

    还有陆游诗句:“此身合是诗人未?细雨骑驴过剑门”.倒是潇洒,只是显得有些潦倒也.

    驴的肉也可被当做美食.吃驴肉的爱好大约只在北方一些地方.

    此生只记得在唐山吃过一次,味道如何,已不复省记矣.听说最可怕的一种吃法是:把活驴的四腿埋入地中,旁置一锅开水,有吃客想吃驴身上哪块肉,卖者即以开水烫之使熟,用刀片下付之使食焉.居然有人为了口腹之欲,竟能如此残忍,是何心肠欤?

    还有骡子,是马和驴杂交所生,公马、母驴所生谓之马骡,反之则为驴骡.前者较健壮,为人们所喜用.骡子不能生育,但吃苦耐劳,不像马讲究草料,又比驴强壮,无论干农活儿还是拉车,皆是人们得力助手,特别适宜长途搬运.笔者在唐山时,曾听说早年开滦矿井下运煤多用骡子.这些牲口下井后再也不能出来,因常年在暗中作业,直到两眼全瞎,死而后已.

    余尝戏说曰:在传统社会,男人像马,女人像骡子.男主外,奋力谋生,有事担当,得意则尽享风光焉;女主内,勤俭持家,往往辛劳终生而犹默默无闻也.唯近代以来,男女已各有半边天下矣,不得再做如是观也.

    即将到来的马年,按干支纪年是甲午.提到甲午,不由让人立刻想到中日甲午战争.120年前,1894,清光绪二十(甲午)年,自7月25日在汉城附近的丰岛海战开始,日本兴兵侵略朝鲜和中国,战争以中国战败,北洋舰队全军覆没告终,次年4月签署《马关条约》.这是继道光廿二年(1842)中国在鸦片战争中失败,与英国签署《南京条约》后第二个值得纪念的国耻年.此后祸患连连,腐朽的清王朝也摇摇欲坠,终至崩溃焉.

    联想到当前东北亚的局势,在这个马年里究竟会如何发展,国人岂可等闲视之乎?

    三中全会以来,中央的各项改革措施,频出新意;反腐倡廉,屡施重拳.看来在这个马年里,真有快马扬鞭之势也,容拭目以待焉.得小诗一首曰:

    《岁次甲午有感》

    几多往事非梦烟,岁月匆匆又一年,

    改革开放闯新域,倡廉反腐施重拳.

    风云变幻临甲午,躯体平稳待周全,*

    快马扬尘中国路,可容老朽窥安然!?

    注:* 躯体者,贱躯也.残年将尽,草上文未竟,不料因偶感风寒,竟诱发心力衰竭,感受之糟,直觉老命欲与残年同归于尽矣.祭灶后两日幸得稍缓,草成此作以献呈诸友,聊供新年一乐云尔!唯此联以国家大事与微躯为对,殊觉不敬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