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 戊子元宵

    更新时间:2015-05-22 15:07:30本章字数:1426字

    又到元宵节了.这是继热闹的新年过后又一个举国同欢的日子,也是第一个月圆之日.过了今天,有关新年的各项节目总算结束,人们该干嘛就得干嘛去了.

    儿时每逢此日,首先想到的自是吃元宵,然后是去逛街看灯.有时也听长辈们讲些元宵节的掌故和趣闻.如元宵为甚麽又叫做汤圆?据说原来只叫元宵,直到袁世凯当了大总统,又想坐皇帝,忌讳“袁消”二字,于是下令改叫汤圆.不曾考查过这则故事的真实性,只是有些奇怪:袁大总统的势力范围主要在北方,为甚麽元宵之名在北方却一直沿用至今,而在南方却叫做汤圆(团)?也许是老百姓顶着不改,而洪宪皇帝却很快消失了.

    元宵和汤圆虽然名异实同,做法却似有区别:前者是把较乾硬的馅切成方块,放在糯米粉中摇滚而成(不断洒水),适合批量生产;汤团的制作,却全凭手工,还真的要点手艺.笔者尝试学此技,勉强包了几个,不方不圆,未及下锅,已经露了馅儿了.

    元宵、汤团皆以皮薄、馅大、味多为尚.如南方的鲜肉、蔬菜等咸味汤团,则是北人所不经见者也.还有一种“空心汤团”,除了有比喻不实惠的意思以外,不知可还有实指?也许由没有馅儿的酒酿圆子而来?

    说到吃元宵,想起一段老相声:孔子吃元宵.大意是孔老夫子和子路、颜回两个大徒弟在陈绝粮,正饿的难受,见一卖元宵的铺子,店门外挂一小牌,上写元宵一文钱一个.三人囊无分文,只在夫子的笔袋上还栓着一个小钱.夫子说咱们吃元宵吧.颜回问一个元宵怎麽吃法?只见夫子拿笔把“一文钱一个”改为“十”

    个,遂进门要了十个元宵,三人分而食之.无奈几个元宵如何添饱肚子?只好多喝免费的元宵汤.每人几大碗之后,店主诉苦曰:几位别再喝了,再喝我们的元宵就成锅贴了.三人悻悻起身,付一文即欲离去.店主拦住,谓须十文.夫子乃拽其出店门,指牌子曰:你看.店主哑口无言.夫子复训之曰:也就是我们读书人笔下留情,要是在十字上再添一撇,你的元宵就被我们包圆儿了!有关元宵节的故事、诗文很多,首先想到著名的一首词——《生查子》:

    去年元夜时,花市灯如昼.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

    今年元夜时,花与月依旧.不见去年人,泪湿春衫袖.

    词是好词,且颇令人感慨:元肖佳节,虽说已经入春,气温犹低,如今年的上海,此时不过几度而已;此诗若作于汴梁,那里的温度当更低,“人约黄昏后”,而且是在河边柳下(想来如此,因有“七九、八九,沿河看柳”之谚也),则真是难为这些情侣们了.只是末句“春衫袖”似欠妥,改为“棉袄袖”或更合情理.

    这首词的作者是谁,说法不一:有说是欧阳修,也有说是朱淑真.从词的情调看,似应是后面这位女诗人;但大文豪欧阳老先生,虽是高官,又以古文名家,却也是年轻时过来的,未必没有过类似的经历,何况言情又是词作的主流,总不能老说醉翁情怀罢.

    不过也有煞风景的故事:元宵逛街看灯,本是我国古代妇女可以公然出门亮相玩耍的难得机会.但司马光先生的夫人却碰到麻烦.当她装扮好了准备出门时,先生问干甚麽去?答曰看灯.先生说:家里没有灯吗?夫人说:也看看人.先生又说:难道我不是人?夫人无奈,只好卸妆休息矣.照现代标准,司马老先生的做法简直可说是家庭软暴力.

    闲聊至此,已真的到了黄昏后,四下鞭炮轰鸣.老朽既无人约,也无力去闹市看灯,只好到自家小院去赏月罢.老眼昏花,只见对面楼顶上有一团昏黄微光,为四外楼宇中耀眼灯光所掩,若不是知道此时月亮应当在那个位置,还真是找它不着呢.月既不堪赏,还是吃汤圆罢.为小诗以记之:

    《戊子元宵》

    元夜花市灯如昼,几人相约黄昏后?

    管他月上楼顶头.且把汤圆吃个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