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章 母亲节

    更新时间:2015-05-22 15:10:17本章字数:972字

    看到这个题目,或不免有人奇怪:虽然人皆有母,而以庸老谈母亲节,似乎远了点.的确,说来惭愧,前几年虽已听说有个母亲节,但因为先母早已仙逝,而自己又只是个父亲,不指望届时有人祝贺,故对此一节日实不曾放在心上,既不知是何月何日,更不知其来历.直到昨日,忽有友人发来一文,详述了此节的缘起,才知这原是一个美国节日,并知道这些年来我国有些地方也已定于今日——即五月第二个星期日为母亲节也.唯不知此日是否已是我国法定节日?

    为天下的母亲们定一个节日确实必要,道理不用细说;各国据说也各有其法定的母亲节,虽然日期不同.近世以来,我国也引进了一些国际节日以为国家法定节日,如劳动节、妇女节等.还有一些国际间流行的节日如母亲节、情人节等,虽亦为许多国人所欣赏并依例庆贺,但似乎只是民间行为,尚未能上升为国家规格也.而且真要明文定个日期,恐怕还要争论一番,例如情人节究竟是用外国的还是采用传统节日七夕?至于母亲节,在我国可利用的资源就多了,自古以来,伟大的母亲何可胜数哉?

    议论至此,忽然想到,我国传统节日可谓多矣,却似乎不曾有过以母亲、妇女、儿童、劳动等为名者.我国有许多全民性的节日,如三大节——春节、端午、中秋,以及清明、冬至等,人人皆过;也有一些以某个人为符号的节日,如各朝代皇帝的生日(万岁节?),理论上也应举国同庆.另外还有许多以某个人为名的节日,但那都是某个行业的祖师爷,如孔子之于读书人,鲁班之于木匠,唐明皇之于梨园界等,也只有那个行业之人才会关心.除此以外,以某个特定群体,如母亲、妇女、劳动者为对象的节日,却并不多见.何以如此?窃以为,这或许与传统社会的制度、观念有关.例如母亲,虽然人人有之,且各爱其母;但人与人之身份、地位又各不相同,固不可同日而语也.如传颂人口的名作“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何等感人!但这是寒士孟郊的念想;如果是贾宝玉,孔雀裘烧了自有晴雯去补,不劳王夫人动手也,他也不会有那样的作品.又如探春,她根本不承认赵姨娘是她母亲,而只认王夫人.如果真有个母亲节,不知她应当向谁祝贺才是.看来是,在那样的社会里,每个人都被固定于某个特定的关系网中,一切以此为尚.对于亲情,虽然也推崇“百善孝为先”,讲究父慈、子孝,但也必须延伸到君仁、臣忠才算规范.单纯以个人情感,乃至多元的价值取向,大概只有到了真正以人为本的社会才会受到尊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