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 父亲节

    更新时间:2015-05-22 15:11:13本章字数:1408字

    昨天夏至,傍晚时分女儿打电话来,说今天是父亲节,她因为有事,不能回来看我了,请我原谅云云.原谅自不必说;只是有些疑惑:以前虽知有个父亲节,却并不知是哪一天,难道就是夏至?赶紧百度了一下,这才清楚,原来这是个美国的节日,定于 6月第三个星期日,今年正好与我们的夏至重合罢了.

    去年五月间,也是承别人见告,知道 5月第二个星期日是母亲节,并且也是个美国节日.其时曾写一小文,发了点议论,大意是我国传统节日虽多,却似乎没有以某一群体,如母亲、妇女、青年、儿童、情人、劳动者等为对象的节日.

    何以如此,窃以为这和我国古代的社会制度有关.例如母亲,固然人皆有母且各爱其母,然而同为母亲,身为贵妇人与其宅门中的仆妇或田野村妇岂可同日而语哉.这不同于过年、端午、中秋,虽然普天同庆,但“人”在其中是抽象的,不妨各行其是;若是过父亲、母亲节,则不免要落实到具体的人,于是就和伦常、礼法联系上了,麻烦也就来了,难得和谐也.

    建国以后,才制订或引进了几个以某一群体为对象的节日,如三八、五一、五四、六一等并定之为国家法定节日.至于近些年开始热闹起来的情人、母亲、父亲等节庆活动,似乎只是民间群众按照外国规矩,依例庆祝而已,未闻已被法定为节日也.不过,既然民间有此需求,真要人大立法通过制订母亲、父亲乃至情人节,却有个问题值得斟酌:究竟定在哪几天?

    我国有着悠久的历史和丰厚的文化传统,为这几个节日选定有意义的日子似乎并不困难,例如母亲,自古至今,有关伟大母爱的故事可谓多矣,不难选定一个得到共识的日子作为母亲节;但是关于父亲,则似乎要麻烦一些.在我国古代甚至直到晚近),父亲是一家之长,居于统治地位;在家、国同构的社会制度下,父亲在家中就如同一国之君.对于子女,父、母亲的作用、意义并不相同,理想的状态简单说就是严父慈母.母亲的作用比较单纯:把儿女生出来并且精心哺育使其活得健康,似乎就尽了天职,也会得到人们的赞扬.至于如何培养子女成人,则是严父的责任了.若是母亲也参与教养活动,如“昔孟母,择邻处”(《三字经》),就会受到格外的赞扬了.若是一个父亲不注意孩子的教育,就会被追究责任,所谓“子不教,父之过”(同上)也.

    在古代,一个称职父亲的责任不但要使子女(主要是儿子)受到良好的教育,而且还要“严”性,亘古而不变;父爱虽也有天性之一面,但因长期受到封建专制意识形态的制约,不免常常做出些悖情悖理之事,这在文献记载和民间故事中多有表现.例如戏曲《三击掌》中,王丞相因不满其女宝钏与薛平贵的婚事,竟与其女“三击掌”断绝关系,把女儿赶到了寒窑.只有宝钏的母亲还偷偷的去看望一下女儿,送些吃食——这大约就是民间对“严父慈母”的一种看法吧.另一例是《儒林外史》中的故事:一位儒生(忘其姓名)的年轻女儿因新寡尽节而亡,这个父亲一面叫好称赞,一面却流下了眼泪.故事深刻的表现了天性和价值观的矛盾,也使我们看到,怎样判断一个父亲是否称职,确也非易事也.

    话题回到父亲节.如果我国真要制订这样一个节日,并且不想从外国引进的话,应当如何选定日期?考虑到上述情况,窃以为不妨参考民国三十四年(1945)上海一些社会名流提出并提请当时政府采纳的建议,以八月八日为父亲节.理由据说很简单:一是八、八上下重叠像个父字;二是与爸爸谐音,便于记忆也.据此解释,看来只要是个爸爸就可以算数了,而不必再附加什麽道德标准,简单易行.据说台湾至今仍以此日为父亲节,唯不知是按公历还是国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