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章 中元夜纳凉

    更新时间:2015-05-22 15:14:45本章字数:1536字

    近日以来,先是预告有双台风将至,未几宣告南面较小的“天秤”即登陆台湾南部,其后将至闽、粤,与上海无涉矣,而东面的超强“杜拉万”则蜿蜒西进,或将对江、浙有较大影响焉.不料杜拉万竟与上海擦肩而过,自东海径直北上,导致东北地区大雨,济州岛渔船倾覆,朝鲜半岛无论矣.南边的“天秤”则更是诡异,离开台湾后竟杀了个回马枪,复又在台湾“环岛游”后北上,真不知这杆秤在两岸间折腾,究欲何为?

    八月末,风雨过后,天气微微转凉,乃于晚饭后至小区花坛旁小坐,欲体验一下早秋夜间的景色也.其时天色已近昏暗,唯西方犹露日光余辉,万里无云,微风习习,正是纳凉时也.余抬头仰望,忽然想起温 总理曾有诗作《仰望星空》(发表于 07 年)传诵人口,而今日余亦端坐仰望,却但见空而不见星者何也?

    其后天色愈暗,余复仔细端详,乃觅得在头顶略偏西方果有一星,茫茫天际,亦仅此一星而已.揣测其位置,当系往时所见星空中最明亮的织女星也.唯其旁既无银河,更不知隔河相望之牛郎何在,故未敢确认也.至于古人供作判断方位、时辰的北极、北斗,更是难觅踪影;而北边地面,却已见有红光泛起,想是陆家嘴一带已是灯火通明矣.其时偶有几片浮云掠过,其色微红,方悟在大上海,星际空空如也而地面则电光灿烂,大约是常态也,“笑看牵牛织女星”的乐趣,怕是难得了.遥想儿时,每至夏夜在院中乘凉,听老人指点,知道了许多星座的名称、模样和有关的故事,记得特别有趣的一说是牛郎、织女不知因何闹矛盾,织女以其织布的梭子掷向牛郎,却因她力弱,此梭掷偏,跑到一边去了,在牛郎星侧面有一组由四个小星组成的平行四边形即此梭也;而牛郎则以牛脖子上套的那个引车拉犁用的工具(忘其名)掷向织女,正打在织女怀里,织女星下面由三个小星组成的扁 V型即此物也.这则故事虽以星为据,却有些荒唐:一对恩爱小夫妻,一年才得见上一面,安能大打出手乎?

    胡思乱想之际,偶然回首,却见一轮满月从东面的楼顶升起,虽不甚明亮,比那颗星星还是耀眼多了,这才想起:今天是七月十五,中元节也.在我国传统的各种节日中,这个节日似乎有些特别:一是俗称“鬼节”,听着有些瘆人;再者这是个道、佛两教都有讲究的节日,因而也别有民族风味儿也.

    中元节的来历也颇早,在唐代已被定为官家活动.按道家说法,每年的正月十五、七月十五和十月十五分别被称为上元、中元和下元,各由天官、地官和水官“三官大帝”分头掌管,天官主赐福,地官主赦罪,水官主解危焉.

    在中元这一天,据说“鬼门关”开启,在地官大帝主持下,那些无主的鬼魂(无子孙奉祀者)可到人间放放风,享用施舍也.佛家也恰好以此日为“盂兰盆会”,须作法事以超度亡灵.因此在民间遂把这两种说法合二为一,总之是要奉祀鬼魂,如各家须要祭祖;还要另设供品以便无主游魂享用.过中元,我国各地的习俗也不尽相同,一个较普遍的活动是放河灯,大人、孩子们夜晚一起去河边顺流放下莲花形、点着蜡烛的河灯,看来颇有诗情画意,据说原意是给鬼魂照路.

    中元在过去是个重要节日,只是近几十年来,因其是个鬼节,就如同戏台上的“鬼戏”一样,显然受到了冷落;再说也没有什么重要的吃食(煮毛豆?)以为支撑,人们似乎已经忘了这个节日矣.不过随着思想的多元化,人们对于生命奥秘、命运变幻的兴趣似乎愈来愈大,这从各大寺院的香火日盛即可看出也.其实,缅怀先人固是我国优秀传统,理当继承;即就当代人而论,因为“无后为大”、“不能断了香火”等概念已很淡薄,虽说“生儿生女一样”,许多人怕是已经成了“绝户”矣,如老朽者即是也;而死后化作孤魂野鬼(如果有阴府的话),想必也势不可免焉.果如是,则恢复中元习俗,使这些游魂在此日得以出来逛逛,

    在河灯指引下,打点野食,不已快哉!诗曰:

    仰望虚空坐小园,风清月朗过中元.

    胡思乱想无稽事,瞎七搭八庸老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