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二章 丁亥中秋

    更新时间:2015-05-22 15:19:10本章字数:1089字

    中秋节到了,人们开始忙活起来,街面儿上也呈现出这个节日特有的热闹景象.在我国传统的众多节日中,中秋是个大节;“秋”的首要意义是作物成熟.八月中(仲)秋,正是各种作物收成之时,自然受到我们这个传统农业社会的格外关注.同理,仲夏季节也有许多作物成熟,在北方主要是麦子,那里许多地方把麦收称作“麦秋”;把秋天的收成叫做“大秋”。把中秋、端午和春节视为三大节,良有以也;虽然这几个节日还另有别的讲究.据说早年许多行业,如商铺、学塾等是按三大节发放工资,客气点也称“节敬”,可见其在人们心目中的地位.

    到了现代,在城市里,人们过中秋节,对于作物收成已经相当隔膜了,关心的主要是吃喝(上海人对大闸蟹的收成或许更关心),也许还有赏月.

    记得抗战时期,家在西安,每逢中秋,夜晚月出,家人必围坐院中,有时还有别的亲友,一起聊天、吃月饼及其它果品.那时的月饼,个头儿甚大,切而分食之,也许正合古意.我辈儿童的兴趣当然在月饼,但也能听大人们聊些有关月亮的故事,如嫦娥、玉兔,以及和月饼相联系的“八月十五杀鞑子”等.

    其实,人们并不是到中秋夜才出来.陕西关中夏季炎热,入伏后夜晚就得到院子里纳凉了.日落时先得用井水泼洒院子以散其热气,然后铺上凉席和摆上各式坐具,人们或坐或卧,有一搭无一搭地聊着,困了就此睡去,直至清晨,再回屋找个“回龙觉(jiao)”.关于坐具,最好的大约就是陕西特有的一种折叠椅了.其形似大马扎,靠背一扇特长,以帆布或牛皮联结.人躺卧其上,最觉舒坦.

    不知这是否即是古代所谓的“胡床”,或是由其转化而来?李白夜吟“床前明月光”时所用的,也许就是这东西吧?

    近些年来,城市中人,关于中秋节所留意的也许只有月饼了.这也难怪由于城市建设突飞猛进,特别象上海这样的大都市,高楼林立,入夜则灯火辉煌,人们哪里还轻易见得到月亮?两年前的中秋夜,友人邀往淮海路看灯(!),后又去外滩看夜景.回家后得小诗一首以记之:

    《闹市赏月》

    火树银花淮海路,迷虹幻彩黄浦江.

    奈何沪市中秋夜,不辨灯光与月光.

    今年又到中秋,日前见《东方早报》报道:有人建议于中秋夜关闭各处之景观灯若干时间,以便群众赏月.而据有关方面研究,此事有几大理由不可行云.

    乃又得一小诗以记之:

    《中秋赏月》

    倡言灭景光,此议费商量.

    赏月中秋夜,看来得下乡.

    据气象预报,中秋那天,上海是多云有雨,且有台风.看来就是到乡下,怕也赏不成月了.不过,这也未必不好,常言曰:八月十五云遮月,正月十五雪打灯.据说是丰年吉兆.祝愿今年农业丰收.当然,现代经济不止有农业,希望其它领域也能借这个光;至少不要沾上“秋”的另一重含义,如股市、楼市,就不免使人有秋风萧瑟之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