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卷(2)司徒老家少主人

    更新时间:2015-05-13 20:39:40本章字数:2391字

    时间还是早晨,地点是司徒老宅三楼的卧室.

    一阵泼妇骂街似的吵杂打破了原有的宁静,房门被粗暴地踹开,床上趴着一个一丝()不挂的裸男,他双手搂着被子,两脚夹着枕头,微微发笑还流着口水,大概是沉浸在难以自拔的春()梦之中,将今日约见客人的这件事情给全忘了.

    “飞儿哥,飞儿哥你怎么还在睡,快起床,客人等着吶!”

    这位被称为‘飞儿哥’的裸男,其实就是这栋司徒老宅的少主人,很自然复姓司徒,至于全名叫什么,他不愿与人多说,那自然是有着一个他不想说的理由,所以他身边所认识的人,都只管他叫飞儿.

    他这人吧,一不爱梳妆二不爱打扮,头发都已经长至及肩了,他还是没有要去理发的打算,脸倒是长得帅气,只是因为不好运动,所以最近开始长肉发胖,所幸的是,一米八五的身高让他微微发福也不至于被人说成是个胖子.

    已经迈过二十八岁的飞儿,外表看起来只有二十出头,为人好吃懒做,不是呆在家里睡懒觉,就是东逛逛西走走,只给人一种吊儿郎当不务正业的感觉.附近的邻居都只当他是继承了大笔遗产的阔少爷,不愁吃穿的那种,却无人知晓这位司徒老宅的少主人,如今已经是穷得揭不开锅了.

    尽管是这样,他那懒惰的脾性却仍旧没有一丝的改变,不管来人怎么吵怎么喊,飞儿都没有要起床的意思,来人已是忍无可忍了,掀翻了他的被子,抽走了他的枕头,他这才吱呜着翻了个身,微微睁开眼,皱了皱眉头,用手挠着凌乱的长发,摆出一副有点生气的模样.

    “客人都已经等你半个多小时了,你再不下去,下个月我们就得吃西北风了.快起床!”

    “哎呀,你替我去见不就行了,别吵……”吱呜着,飞儿坐起身,抢过自己的枕头,又一次倒头睡下.

    重新回到梦境之中,四周的气氛就变得有些异样,诡异的灯光、奇怪的摆设,还有那一个与自己两情相悦的女朋友,她如今的神情也都变得非常奇怪,就像被鬼附了身一样.阴寒的凉风拂过他的背脊,飞儿心中一惊,暗叫“不好”,随即一个翻身跃起,往后一靠,身前就发出一声“嘭”的巨响,刚才坐着的那张餐桌就在他眼前炸开成两半.

    “谋杀亲夫啊你!!!”意识仍旧停留在睡梦之中的飞儿脱口而出.

    “亲夫你妹啊,快醒醒.”一阵似有若无的嗡鸣在梦中响起,眼前的画面变得模糊,就连自己身上的衣服也都消失不见.飞儿揉了揉自己的眼睛,一切回归真实,露台外面阳光明媚,房间里除了自己就是那一个硬吵着要自己起床的死鬼,刚才的那些,想必都是他的杰作,他的手上还拿着凶器,一只全身镜.

    飞儿拉起被子挡住自己的裸体,一脸尴尬着说道:“闵天,是你呀.”

    “你就别再做梦了,客人还等着呢.这桩案子的酬金可是这个数~”闵天用手比了个三字,然后从衣柜里翻了套衣服直接就甩到他脸上,继续说道:“这条大鱼可是你任大哥给介绍过来的,要是让她给跑掉,我看你怎么交代.”

    “三万?切~~”飞儿一边穿衣服一边回应,“别人家看个风水也不只这个价,用的着这么紧张吗?还交代,任大哥跟我什么关系,还需要跟他交代什么呀.”

    “什么三万,是三千万啊大哥.”说着,闵天就将那女人给的一张支票举到飞儿面前.

    飞儿抬头一看,一声“卧槽”就脱口而出,一手抢过那张支票就像像验假币一样左翻右看.“这价钱,不会是小事啊,她有没有说要我们帮她做什么?这可事先声明,违法犯罪的事情呢,给多少钱都不能做,这规矩你懂的,上头那些大老爷可不好惹.”

    “好像是要给她找一个什么人来着,具体的,她不肯说,非要见你,我也没办法啊.”

    二楼的会客厅是一种中式复古的装潢,不管是两边的柜子还是厅子中间的一套桌椅,都显摆着一种古而不朽的格调.简短的自我介绍和客套话之后,飞儿亲自给这位客人添了杯温茶,然后在她对面的位置坐下来,从抽屉摸出来一根细烟,没有借助任何的点火工具,烟在他手上被点燃,飘起的一缕烟香却并不是一般香烟那种呛人的味道,而是一种淡淡的木香.

    直到这个时候,她才慢慢地脱下了她的墨镜和围巾.她的样貌十分标致,是高贵,也是典雅,是一种东方女人特有的美,美得很自然,只可惜她很憔悴,脸色苍白,仿佛是久病不愈的面容.

    “张小姐,异联社不能受理一般的失踪案子,价钱再高……那也不符合规矩.”嘴角轻轻一扬,飞儿摆了一副似笑非笑的神情,“有困难,应该找警察,如果您要捉奸的话,我倒可以给你介绍一位很靠谱的私家侦探.”

    飞儿口中所说的异联社,其实是一个行业的统称,也可以理解成中立在不同种族之间的一个组织,正所谓人有人的法律、鬼有鬼的规矩,人的法律不能惩治鬼,反之亦然.天下之大无奇不有,自然也不只有人和鬼两个种族,而当罪恶和矛盾跨越种族的时候,异联社才能有介入的权力,他们的身份就是跨越异族隔膜处理事件的理事者.

    虽说如此,这异联社也不能说是什么高深莫测的组织,它早已经融入到人类社会之中,有着一个非常光鲜的包装.打比方说那什么‘捉妖师’、‘驱鬼师’、‘通灵者’、‘茅山道士’、‘风水先生’、‘占卜师’等等等等,其实也都算是异联社里的其中一种角色,他们是人与其他异族之间的桥梁,专门处理各种矛盾和惩治罪恶.

    对于任何一个族群而言,‘异’的范围都很广,人类与鬼族是‘异’,妖族和鬼族也是‘异’,这种‘异’有多广,异联社的管辖范围就有多广,正所谓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飞儿也就只是这异联社行业里一个微不足道的小老板而已.

    “他现在已经不是人类了,所以,我只能来找你们.”张娴的表情异常僵硬,脸上的表情也凝固了.

    飞儿抽了口烟,很随意地问道:“他死了?”

    张娴摇了摇头:“他还活着,只不过他……已经不是人类了.”

    “你的意思……”飞儿脸色一沉,点了点烟灰.事情有些超出了他所认知的范畴,所以他停顿了一下才继续说道:“你的意思是,他以前是人类?现在变成了别的东西了?”这世间的确有着很多匪夷所思的事,但所有的生物都必须遵照自然定律,自古至今,都从未出现过一个人活着活着就变成另外一个物种这样蹊跷的事情发生,所以,这张娴要找的这个少年身上,肯定有着不极不寻常的故事.

    张娴点了点头,飞儿继续问道:“那他现在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