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卷(3)诡变

    更新时间:2015-05-13 20:40:56本章字数:3022字

    早就有感觉到,这个会客厅里面的气氛有些奇怪,好像是眼前的这个女人散发出奇异的气息,她的表情非常坚硬,就连话语也跟她那脱俗的美貌毫不相称.就好像是飞儿的这个问题,触动了他内心的伤痛,此刻她低下了头,沉默,神情倦怠,眼神涣散,眉宇间结着深深的幽怨,给人的感觉就像是蜡像馆里面一尊逼真的蜡像.

    张娴的脸色越发惨白,过了许久她才开口,可她的声音却变得非常的低沉,就像是一个老头子的声音,她语速缓慢,尽管沙哑,飞儿还是能够听懂她所说的话:“他不是妖怪,他是我儿子,是我的亲生儿子.”

    飞儿眉头一皱,再一次打量过张娴的全身,她的身上除了那种像蜡像一样的异样感觉之外,从头到脚都是跟一个三十岁左右的普通女人一样,身上穿的是一套略成熟的素色连衣裙,大方得体也显得干净,更没有过分的装饰,有着一种少女一样纯净的美.飞儿没感觉到她身上有不属于人类的灵气,也没看出来她比起普通的人类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可以肯定她应该不是什么鬼怪.

    “亲儿子?敢问,张小姐芳龄……?”飞儿再次拿起那张照片,照片里的这个男子跟张娴之间就真的只是母子吗?不对,这实在很难想象.飞儿靠在沙发上挪了挪身子,换了一个坐得比较舒服得姿势.

    “二十九.”她没有过多犹豫,原本迷茫的双眼将聚焦点落在了飞儿的身上.

    她这一说,飞儿又皱了皱眉头,有点语塞,不是因为那种怪异的感觉,而是因为他无法理解,一个二十九岁还没有完全步入中年的女人,怎么会有一个看起来有十五六岁的儿子呢?飞儿忍不住再一次低头去看那张照片,照片里那个坐在窗旁的男子,虽然看不到他的正脸,但从身形上来看,怎么着都该有个十五到二十岁左右,再保守一点估算,也绝对不会小于十二岁,这………难道眼前的这个张娴会是一个未婚早育的妈妈?又或者,他们之间并非亲生母子的关系?

    虽然早育这种事情也没什么稀奇,可这气氛还是显得有些尴尬,飞儿轻轻咳嗽了两声,只好把话题一转,再一次问道:“你说他不是人了,那他到底变成了什么?这其中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你只管找就是了,其余的事情,你没必要知道.”声音传来,是一种带有怒意的命令式口吻.一同传来的,还有玻璃的碎裂之声.飞儿下意识抬头去看,却只见对面的张娴目露凶光,并且已经站起了身,不是准备离去的身势,而是用那种异常凶狠的目光死死地盯着飞儿.

    飞儿不知道该怎样形容眼前的这个张娴,只感觉她在仇视着一个杀了她全家的凶手,只见她双手握拳,呼吸还因为愤怒而变得急促.难道是刚才的那个问题激怒了她?飞儿连忙做了个投降的手势,示意张娴冷静一点,可他这样的示意看似毫无作用,这张娴看来是气炸了,整张脸都开始发红,眼白布满血丝,就连表情也变得狰狞.

    “张小姐,有话慢慢说,我一定会帮你的,你先冷静一下.”

    飞儿刚站起身,就只听到一声像是野兽怒吼般的叫喊,原本文静得体的张娴竟然就在这短短几秒钟的时间内变得疯狂,像极了一头被激怒的猛兽,只想要将眼前的敌人置于死地.飞儿的话她是一个字都没有听进去,大叫一声就挥舞着双拳往飞儿扑来,飞儿眼看情况不妙,自是早有准备,一个闪身到了她的身后,他就发现了,这张娴是有大大的不妥.

    这事情实在来得太过突然,而且还莫名其妙,这张娴到底是哪门子不对劲,又是为什么会气成这副德行,飞儿是完全说不上来.而如今唯一能够确定的就是她的身高,变高了,一开始站起身跟飞儿握手的那个张娴,飞儿目测了一下,她大概是一米六左右的身高,而如今,飞儿平视所见的居然是她的肩膀,那就表明她在刚才的那一瞬间,从一米六左右长到一米八五以上.

    “张小姐……张小姐?”飞儿连喊两声,张娴都没有要清醒过来的意思.

    飞儿把心一横,在张娴再一次向自己出手之前,也不管她到底是个什么情况了,先把她打晕了再说.想着,飞儿急步往前接近张娴,一脚踩在桌子上借力跃起,朝着张娴的颈后就要出手一击.

    就当飞儿的手即将打在张娴颈后的时候,飞儿停住了攻击的势头,手就硬硬地停在了半空,不因为别的,只因为他看见这张娴的身体,竟然起了更加可怖的变化.

    在第一次的扑击飞儿之后,她没有进一步的动作,只是微微弯着腰背对着飞儿,身体随着喘息起伏.可如今,飞儿却看到她颈后裸露在空气中的皮肉竟然在融化,就像冰淇淋融化的时候一样,皮肤和肌肉软了下去然后化开变成液体往下流,露出了里面的森森白骨,飞儿那一掌要不收手的话,估计就要直接打在她的颈椎骨上了,万一个不小心给打碎了,那就是杀人的罪名.

    飞儿稳住身子急退两步,发生在他眼前的这种事情,实在太过诡异,一时间他就不知该如何应对.虽说在异联社这道上混日子也不是一两天的事情了,往日跟着老爸当助手也算是见识过各种各样形形色()色的客人,可如今这样的情况,却是他第一次遇上.

    这张娴原本还挺漂亮挺正常的一个人,就在这短短不到五秒的时间内,从头皮到肩膀到双手和腰间,然后再到大腿、小腿,整个身体就像冰淇淋一样融化下来,就连她身上所穿的衣物也跟融化之后的皮肉混到一块,变成一种带有粘状的流体落到地上,最后变成一滩油绿色的粘液,散发出一阵让人作呕的腥臭.

    皮肉和衣服融化掉落之后,张娴的整个人就只剩下一具白森森的骷髅,依旧以原本的姿势站立着,白骨包裹的是一团血淋淋的鲜红,内脏挂在骷髅的内腔摇摇欲坠,已经不是内脏本身的样子了,而是拧麻花一样搅成一团,血不停地从这些内脏上面渗出来,然后顺着她的骨头往下流淌,场面是无比的恶心.

    闵天推门进来,看到这情况就得大骂一句:“卧槽!飞儿哥这是什么鬼玩意啊?”

    “你问我,我问谁去!”飞儿一手将闵天拉到自己身后,定了定思绪才道,“她是张娴,就那客人.”

    “我说!你都对她做了些什么啊?妈的,都变骨头了,飞儿哥,不会是你杀的吧?”闵天说着,看那骷髅没什么动静,他推开飞儿的手就想走过去一探究竟.

    说实在,飞儿也不知道眼前这变成骷髅的张娴到底是死是活,又是什么样的原因让一个正常人在突然之间变成了这副模样,这屡屡谜团是让这个会客厅里的气氛更为凝重.

    闵天往那变成骷髅的张娴靠过去,刚走出两步,就只听见空气中传来“咯哒”一声骨头摩擦的声音,飞儿就感觉头皮一麻,连忙往前两步伸手一拉闵天就把他给拽了回来,同一时间,他们两人就都看见了,这变成骷髅的张娴居然动了,她的身子一挺就是将近是两米的身高,她转过身,内腔中靠近腹部的内脏就掉落下来,藕断丝连地挂在一旁蠕动,骷髅头的眼眶里不见眼珠,取而代之的只有两个深不见底的黑洞.

    “快跑!”飞儿一把拉开闵天,用脚一踹就是把他从会客厅里踹了出来.

    变成骷髅的张娴在转身之后变得更加灵活,身体不断地发出来那种让人发麻的骨头摩擦声“咯哒、咯哒咯哒”.她挥舞着巨大的双掌,屈身一跃就再次往飞儿袭来,速度之快简直就不让人有思考应对的时间.

    飞儿只得蹲身躲过,张娴骷髅的一掌就狠狠地击在了飞儿背后的木柜子上,顿时木屑和玻璃碎片就洒得他满身都是,他也没得时间去拨弄了,用力一推柜子借力,以极快的速度从张娴骷髅的右侧腋下闪身而出,脱离她的攻击范围.

    张娴骷髅身上又一次发出那种野兽般的怒吼声,再次转身她的速度是比刚才快上好几倍,几乎是刚转过身来,身体就已经跃起在半空了,飞儿翻身往一旁滚去,却还是稍慢一步,一双骷髅巨爪往飞儿压下,这一下动势之快,他完全没来得及躲避,一下子就被她按在了地上,脖子被它的巨爪掐住,一阵窒息的感觉涌入大脑.

    “飞儿哥!”门口的闵天大喊着,不知从哪抄了跟铁棍就要冲过来.

    “别过来!!”飞儿挣扎着,幸好双手还能活动,一手朝闵天摆手势让他别过来,另一手握掌成拳,用尽全力就往张娴骷髅的胸肋骨猛然一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