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卷(4)步入迷局

    更新时间:2015-05-13 20:42:41本章字数:3036字

    飞儿的这一击,几乎就是使尽了吃奶的力气,此时此刻他也顾不上那么多了,管它这骷髅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先挣脱出来才是王道.说实话,被它掐着脖子的那种窒息感还不算致命,飞儿小时候就被老爸训练过长时间闭气的本事,所以这点窒息的感觉他还算能忍受.

    现在最要命的反而是她身上所散发出来的那一股刺鼻的酸臭味,那是一种呕吐物跟馊水混合而成的味道,什么腐臭、血腥甚至大便,肯定都比她现在身上这味道好闻得多,飞儿差点就要被她给呛晕过去.

    飞儿一拳击出,“咔”地一声清脆,飞儿感觉到自己的拳头打断了张娴骷髅的两根肋骨,击在了一团黏糊糊的内脏之上,如果飞儿没有猜测错误,那应该是她的肺,张娴骷髅的内脏全都往下偏移了两手掌的位置,而这肺部现在就是挂在了接近腰的位置,由一条像气管一样的肉带牵连到骷髅的头部,勉强挂着不至于跟骷髅分离开.

    这张娴已经完全变成了一具会动的骷髅,所幸的是,她还能够感觉到疼痛,断了两根肋骨之后又被击中了肺部,她吃痛着低吼一声,放开了掐住飞儿脖子的一双巨爪,一边吼着一边用手支起身子就想逃跑.因为两根肋骨断裂,原本在胸腔里面的一团不知名的内脏也就从断口处漏了出来,导致这张娴骷髅的身子在一时间失去了平衡,刚要站起就是往另一侧倒了下去.

    飞儿见这张娴骷髅松开了按住他的巨爪,立马蹬地跃起,先远离这恶心的大骷髅再作打算,谁知道他身势刚退,手从张娴骷髅的断骨处拔出来就感觉到手臂一阵灼痛,就像是被人用刀子从手臂关节处插入然后往下撕扯,一直切到手腕才把刀子给拔出来.

    低头一看,飞儿的整只右手就是血淋淋的可怖,根本分不清他手上的这些,到底是自己流的血还是从那张娴骷髅内脏上流出来的血.

    飞儿只感觉自己这手臂是要废掉,除了疼痛就是有种麻刺的感觉,感觉到血从伤口处拼命往外流,还感觉到有一种细小的东西拼命往伤口里面钻,是又疼又痒,可现在这样的情况,哪他妈还有时间管这伤口,怎么说都得先摆平这骷髅才有话说,于是他只好强忍着疼痛退到窗旁的角落,先撕下一截窗帘捂住伤口,静看着张娴骷髅的动势,寻找再一次下手的机会.

    闵天举着铁棍站在门旁,看飞儿已经脱困而且受了伤,他举起铁棍就往那张娴骷髅冲过去.

    “闵天,住手!”飞儿还没喊出一半,闵天手上的铁棍子就是重重地打在了张娴骷髅的头盖骨上,“嘭”地一声巨响,张娴骷髅的头盖骨被敲裂了一角,伴随而来的就是她再一次的怒吼.闵天一击得手之后胆子就更大了,再次举起铁棍,朝准张娴骷髅的颈椎骨就要砸下去,这一下他要是得手,这张娴骷髅的脖子大概就会被他给敲断,他这就是要把张娴骷髅的骷髅头给砸下来的节奏啊,飞儿心叫一声“不好!”.

    原本因为失去平衡而倒下的张娴骷髅,如今已经重新找到了身体的重心点,眼看她抬起一脚,单手支地,身体不断发出那种骨头摩擦的“咯哒”声.飞儿灵机一动,也不管那么多了,将手上那半截窗帘用力一甩就往那张娴骷髅的骷髅头甩过去,然后一边大喊着“闵天快躲开”一边就以极快的速度朝他们迈步而去.

    飞儿还没靠近到张娴骷髅和闵天的身边,就看到张娴骷髅不支地的那只巨爪横扫而来,先是将闵天手上的铁棍扫开,然后用力一掌硬生生地打在了闵天的身上,闵天的整个人就被一股极强的力给抛了出来,重重地撞在了飞儿身上,他们二人就一同往旁边的一个大柜子撞了过去,原本就被打得破烂的柜子直接就碎了,破烂木头和玻璃渣渣几乎要把他们给掩埋.

    而当他们从一地破烂渣渣中爬起来的时候,那有着两米身高的张娴骷髅就已经破窗而逃了.飞儿用没有受伤的一只手用力一锤地,借力从地上一跃而起就追出露台,往楼下看去,那是屋后一条极少人出入的石板小巷,张娴骷髅早已不见踪影,只在会客厅露台的护栏上留下了一滩红红绿绿的粘性液体,还有就是一个凌乱不堪的会客厅.

    闵天好不容易推开压在他身上的木柜架子,抖掉碎了一身的玻璃碎屑,跟着飞儿来到露台,他的情况是比飞儿好得多,只是衣服被刮破了,他是一个已经死掉的人,也就是鬼,身体也不再是血肉之躯,所以不会流血更不会受伤,至于他是怎样幻化成一个有实体的人类模样,那就是一段题外之话了.

    至于飞儿,他一手按着手臂上的伤,一脸的不忿,冷声哼道:“算了,找人把这里收拾一下吧.”说完,他就是一瘸一拐地走出了会客厅.他的情况看起来就很不好,手上被划出来一道长而深的口子还在淌血先不说,全身上下都有大大小小的伤口数也数不清,脖子还淤青了一块,总之就是一身的狼狈.

    足足花了半个多小时,插到飞儿身上那些大大小小的玻璃碎片才算被清理干净,他裸着身子闷不吭声地趴在床上,手里拿着那个神秘男子的照片看着发呆,刚才的画面一次又一次地在脑子里回放,他的心是从未有过的紊乱和烦躁,一丝一丝的谜团就像是绕成了茧将他束缚,而他却是一点办法也没有.

    “那张娴就什么都没说吗?让我们找人,总得有个名字有个身份吧?只有这么一张照片,还不是正脸,真把我们当神仙了.我说啊,你那任大哥是怎么了,最近介绍来的生意不是找猫狗就是寻人,我们这又不是那什么三流侦探社.还有还有,聊得好好的,她为什么突然就翻脸不认人了?就像疯了一样.”闵天坐在飞儿床边,一边给飞儿处理伤口一边就忍不住地唠叨.

    “她什么都没说.”飞儿这话说得很随意,语气之中满是他内心的不甘,在他的记忆里,自己的爷爷和自己的老爸都是混异联社这一行的,说不上是风生水起,但也是见过不少人,经历过不少事情,却偏偏只有自己遇上这种匪夷所思的事情还搞得如此狼狈.这事情要说出去,别人信不信倒是后话,自己的脸面就先挂不住了.

    闵天将止血的药粉洒在飞儿手臂上,但那血还是流得很凶,他继续说道:“飞儿哥,这生意要不就这样算了,我总觉得这不会是什么好差事.那张娴整个人都怪怪的,你说她像是妖怪吗?还是别的什么东西?不过不对呀,她来之前我就查过她了,应该是个人才对,怎么就……货不对板呢?”

    飞儿侧头看了看闵天,问:“人?你确定?”

    “人!”闵天用力地点了点头,“职业好像是一个生物研究所的研究员,嗯!有钱人呢.”

    “你还知道她多少事情,说来听听.”

    “她是八五年出生的,今年……二十九.资料说她五年前结的婚,有一个儿子,她老公好像是个司机,给什么大老板开车的那种.不过……”闵天说着说着,眉头皱了一下就没再说下去.

    “不过什么?”

    “不过,她三年前离婚了,什么原因资料上面没写.”

    “她儿子呢?”

    “鬼知道噢,可能跟她老公了呗.飞儿哥,你又不是没去过那地方,查个档案还要左申请右申请,我说这异联社的规矩也太多了,就那点老掉牙的资料,至于嘛.”

    飞儿回头看了看手上的照片,照片里的这个神秘男子真的会是张娴的亲生儿子吗?按她结婚的时间推算,她跟她老公所生的那个儿子也就只有三四岁左右,怎么说也不可能是照片里的这一个,难道说她有过两个男人?因为婚姻失败让她失去了小儿子,所以现在想找回这个大儿子吗?

    “闵天,她资料上有提到过她有个大儿子吗?”

    “大儿子?”闵天看了看飞儿手上的照片,马上就懂飞儿的意思了,他笑说:“这怎么可能是她儿子啊?她是骗你的吧,说是她弟弟还能信,她儿子,哈,难道她未成年就生孩子了?也不是说不可以,但这种事情肯定会影响她的在学成绩吧.飞儿哥,我跟你说啊,这张娴以前可是个品学兼优的高材生,刚毕业就被研究机构高薪聘请,还是用抢的,所以啊,也不用我多说了吧,她肯定是骗你的.”

    飞儿叹了口气,所有的可能性都没有一个可以连在一起的说法,零散的信息充满疑点,张娴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又为什么会突然变成一具发狂的骷髅?照片里这穿着黑衣带着帽兜的神秘男子又会是谁?种种谜题凝聚成一个密封的牢笼,是要让人喘不过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