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卷(5)毒瘴入侵

    更新时间:2015-05-13 20:45:30本章字数:2611字

    闵天的这种推测飞儿无法反驳,就连他自己也早有感觉这个张娴有问题,她的话自然不能尽信.只不过这从头到尾她都没说几句话,能成为线索的简直没有,只给了一张看不见正脸的照片就说要寻人,这简直就是强人所难.

    两人聊了半会,飞儿的懒性子就冒头了,把照片往旁边一甩,短声轻叹说道:“算了,不管了.闵天,你替我向异联社那边报个备,那张支票也给他们送过去,这案子谁爱管谁管,我是管不上了.”说完,他就闭上了双眼摆出一副事不关己的大少爷模样.

    闵天从口袋里摸出来那张三千万的支票,眼神闪烁看似有些舍不得,毕竟这司徒老宅已经是穷到要砸锅卖铁的地步了,突然来了一件酬金如此可观的案子,说不管就不管的,这简直就是将这三千万直接撒在大马路上糟蹋,看着心里就很不是滋味.

    “飞儿哥,这……要不……再考虑一下,这支票我也收了,这案子我们也算是接了吧,现在放出去说我们办不了的话,那些半吊生肯定要说你的坏话.再说,她又没有给我们限定时间一定要找到人,大不了瞎编个无名死尸给她结案,这钱我们还是能赚下来的.”闵天的鬼点子就是多,有些偏门不正经,可他这主意却是能够解决现在家里的危机.

    老祖先留下来的司徒老宅已经是飞儿最后一样可以变卖的物业了,在飞儿的记忆里除了爷爷和老爸这司徒家就再没其他亲人了,至于老妈,据说在生下自己的时候就过世了,老妈那边的亲戚更是从来都没有露过面,现在只剩下自己孤零零的一个,他是败家他也认了,但总不能把这唯一一处能够遮风挡雨的窝也败掉吧.

    “嗯.”飞儿明白闵天的顾忌,只好无奈点头,意思就是让闵天自己拿主意.

    “飞儿哥,你脸色好像不太好,要不要找任大哥过来看看你的伤?”

    “不用了,你去帮我拿包烟.”飞儿的脸色开始有些苍白,大概是失血过多造成的.

    “整天就知道抽烟,你知道你这烟有多贵啊.”

    “顺便把我手机也拿来.”飞儿习惯性地无视闵天的唠叨.

    说来,飞儿跟闵天是高中到大学的同校同学,曾经是室友,上下铺的关系,毕业以后飞儿跟着他老爸打下手,闵天却因为一次交通意外去世了,客死异乡的闵天死活不肯投胎成了孤魂野鬼,得知飞儿的身份之后就死皮赖脸地住进了司徒老宅,而今,他就成了飞儿的助理兼管家,这司徒老宅里的大小事务大多都由他来打理,被飞儿呼来喝去也是常有的事,正所谓一个愿打一个愿挨,自然也就没什么好挑剔的了.

    闵天把烟跟手机往飞儿扔过来,一屁股坐到床上就说道:“飞儿哥,那现在怎么打算?”

    按平日的习惯,飞儿从烟盒里摸了跟烟叼在嘴里,深呼吸了一口.飞儿的灵气可以燃火,所以他从来都不用借助打火机之类的点燃工具,他可以根据自己的意识驱使灵气点燃自身五米以内的东西,也可以将灵气作为媒介在空中燃起火球,也就是俗称的鬼火.

    虽说他在人类社会长大,接受人类的高等教育,可他自知自己跟人类是有着很大的差别,他也知道,人类对他们这族群有一个听起来不大友善的称呼,叫做“妖怪”.

    人类把跟自己有差异又无法理解的事物称为“妖怪”,飞儿自己是不抗拒这种叫法,在千万年的演变和进化之中,“妖怪”也已经成为他们这一个族群的代名词,在这人类社会之中,也绝对不只有飞儿这一个妖怪的存在.

    他们接受了人类社会进步带来的好处,幻化成人类的模样享受人类智慧所创造的这一切,完全融入甚至跟人类融合,时至今日,唯一能够区别人类和妖怪的标识就是灵气,灵气越是旺盛,妖族血统就越是纯正.

    飞儿一边叼着烟,一边拨弄着手机,嘴里还一边说道:“有困难,当然是找警察了.”

    闵天一听就有意见了,脸色一沉,说道:“警察?你说找赤小哥?那小怪物?飞儿哥,不是我说你呀,他那人无聊无趣无法沟通,你找他干嘛呢,说不定人家都不想理你.”说着,他就看到飞儿皱了皱眉头.

    飞儿咬着烟瘪嘴说道:“这小哥,还没开机,都找他好几天了.”说完他又深呼吸了一口,他这才发现嘴里是淡而无味,他“咦?”地一声,把烟拿下来一看,心中顿生一种怪异而空洞的感觉,他已经吸了好几口的这根烟居然一直都没有被点燃,难怪没有味道,原来是一直在干抽.

    闵天问道:“怎么了?”

    飞儿看了看自己手臂上的伤口,虽然已经包扎好了,但血还是把外面的几层纱布给染得通红,飞儿自己也感觉到,手臂上的伤口有些异样,好像有什么东西从伤口钻进了自己的身体,而且正在啃食自己的灵气.

    身体的虚弱感让飞儿不得不正视自己的问题,自己的身体是出了什么状况吗?难道是那张娴骷髅的身上有着什么毒物?而如今,自己已经被这毒物给感染了?

    “飞儿哥?我还是找任大哥给你看看伤吧.”看飞儿在发呆,闵天轻轻地拍了他一下.

    “我没事,只是突然不想抽烟而已,你帮我下去拿瓶可乐吧.”说着,飞儿将那根烟收回到烟盒里,趴在床上继续拨弄着他的手机,看着仍旧坐在旁边一脸担忧的闵天,飞儿总算是收起了他的大少爷的脾性,“好了好了,你帮我给任大哥打个电话,就说我晚一点到他诊所去,这该可以了吧?”

    “我就跟他说你受伤了,让他过来吧.”闵天这才起身离去,飞儿翻着手机里的通讯录翻了好一阵子,又拨通了其中的一个手机号码,对方是警局里的一个师姐,跟飞儿不算很熟,也就是聚餐的时候互相交换了手机号码,算是彼此认识的关系.

    片刻之后,电话就接通了,这位热情的师姐是一点也不客气:“哈喽,飞大师,这么好给我打电话,是有什么事情吗?有什么要帮忙的,别客气,尽管开口.”飞儿之所以被人称为飞大师,那是因为在四年前飞儿还跟着老爸当助手那会,以异联社的身份跟警局有过合作关系,在普通人类的眼里,在他们这一条道上混的,不是大师就是大仙,再不然就是天师了,所以他们也就管飞儿叫做飞大师,多少有点崇拜的意思.

    飞儿笑道:“什么大师,叫我飞儿就好了.师姐今天是休假吗?”

    “怎么?想约我逛街吃饭,还是看电影,有飞大师你这样的帅哥,我肯定会赴约喔.”

    “我就跟你打听个事,吃饭不是问题,逛街看电影什么的,还是算了吧,师姐你家男朋友是刑警,我这小市民可惹不起啊.”

    “哈哈哈,说来听听,是什么事情啊?”

    “林岚栩还是跟师姐你一个组吗?我有事想要找他,可这几天他手机都关机.”

    “噢~你说小林哥啊,他被隔壁组的师姐借走了呀.好像说在查一个贩卖人口、逼迫卖()淫的案子,大概是被他们拉去‘放蛇’了吧,所以没带电话.”

    “什么?”飞儿愣了一下.

    ‘放蛇’是本地黑白道上的方言,大概就是给敌人放卧底的意思,据说这词源自于古时的捕蛇猎户,他们在捕蛇的时候都会在蛇洞附近放下一条经过自己驯养的蛇,就是所谓的诱饵,诱使其他的蛇出现,再一网打尽,沿用至今‘放蛇’这个词就演变成为一种策略的代名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