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卷(6)姓林的赤小哥

    更新时间:2015-05-13 20:58:44本章字数:2528字

    飞儿口中提到的这个林岚栩,也就是先前闵天对他有着很大意见的那个小怪物赤小哥,说来是个十分神秘的人物,刚认识那会他身上就有着无数的秘密,唯一能够肯定的就是,他跟飞儿一样,都不是人类.

    “为什么找他当卧底?去多久了?有什么消息回来吗?”飞儿有点紧张赤小哥的情况,虽说他身手了得,应变能力也很强,但那些人口贩子还牵连着卖()淫团伙的,想必都不会是什么泛泛之辈,他一个人混进去,多少还是有点危险的.

    电话那头的师姐“哈哈”一笑,说道:“好像有三四天了吧,现在是什么情况我也不是很清楚,这可是要保密的噢,飞大师你不会说出去吧.”

    “已经三四天了?会不会有什么危险?”

    “这你就放心吧,那边的组长可喜欢小林哥了,不会让他有闪失的.”

    飞儿不由得吞了吞口水,他认识的赤小哥虽然能力极强,但却缺乏防人之心,也可以说是太纯良了,人类社会中的尔虞我诈、人性里的笑里藏刀他始终没能学会,是一点戒心都没有的.性子还跟野生籽的时候一样,不容易接近别人却容易被别人欺骗.

    别人常形容,纯洁如白纸,没有被世间的彩墨沾染,可赤小哥这个人,却是连一张白纸都没有.他就像是一个不该存在的人,没有过往的记忆,没有任何可以证明他身份的东西,更没有在这个世界上存在过的痕迹.

    回想起那年夏天,飞儿还是个学生,有一次带着女友逃课出海捞海虾的时候捞上来一个人,当时飞儿还以为是捞到了美人鱼,拉上来一看竟然是个衣衫褴褛的小帅哥,约莫十七八岁的模样,个也不高,目测也就一米七五过一点,身子很是瘦弱.

    当时的他伤得很重,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有二十来处,看着像是被刀给砍的,背上还带有一处枪伤.最深的一道是伤在心脏的位置,要不是身上稀疏的长了一些赤红色的鳞片,又正好胸前有一小戳鳞片给挡了这一下,估计这一刀就要直接穿过心脏了.

    看他身上长了鳞片,飞儿就知道这小哥肯定不是人,从鳞片的形状来看应该也不是海鱼一类的妖怪,倒是有点像远古图腾中龙鳞的形状,飞儿的女友猜测这小帅哥有可能是龙族的人,只不过,龙族早在两千年前就灭族绝种了,所以这赤小哥的身份就成了深渊一样的谜.

    本想把他给救活之后就能知道他的来历,可等他醒来却发现,他对这世间没有任何记忆,刚开始那会他甚至连话都不会说,一开口就是像野兽一样的吼叫,除此之外就只知道发呆,再不然就用他那一双赤红色的眼睛直直地盯着人看,只叫人心里发寒,大家都只以为他是个疯子兼哑巴.

    他要整天不吭声还算是好事,要发起脾气来,那就叫一个恐怖,跟野兽一样,两眼通红,面目狰狞,身上的鳞片还会渗出鲜红的血,血液之中灵气强横,继而就像失控一样冒起火光,他就像是一只会冒火的小怪物,差点就要把任夏的诊所给烧了.

    从他身上取下的那颗子弹就更让人匪夷所思,那是椭圆形的一种钢珠,保守估计是两百多年前的一款老式猎枪的专用子弹,现在也就只能在博物馆里看到那玩意了.他是怎么受的伤,又为什么会在大海里,这些问题,直至今日都仍是一个谜.

    长期住在任夏的诊所,他也学着吱吱呜呜地说一些别人听不懂的话,学着学着也就渐渐能够跟别人交流,因为话还是说得不好,所以他对人总是显得沉默,每次开口都不会超过三个字,别人都以为他是害羞,因为长相不错,所以人缘倒是挺好的.

    当时,飞儿想查清楚他的身份,可不管怎么查,都是个空白,问他什么他都只是摇头,直到有一天,他突然开口说他叫赤鳞,还有人给他起过一个名字叫林岚栩,他的身份才算是有了点眉目.

    除了名字,关于自己的身世他是一点都想不起来了,当下这人类社会家里养只狗也是要有身份证的,更何况是个人,还有异联社那条“野生籽不得在城镇逗留”的规定,要被人发现那就是流浪猫狗的待遇,像他这种带攻击性的野生籽,妥妥的会被人拉去‘人道毁灭’.

    眼看这样下去不是个办法,任夏只好托关系,让他在异联社挂了一个身份,算是入了户口.这一下不挂还好,这身份刚登记上去,林氏集团就找上门来了,说这是老林总的弟弟,你们得好生照顾着,这事还不能对外说,过两天老林总就亲自来接他回家,飞儿当场就被吓懵了,心说这种小乞丐变富豪的剧情竟然就这么儿戏的发生了,还真是应验额“世界之大无奇不有”这句话.

    更奇怪的事情还在后头,这赤小哥听说他哥哥来找他,又好像想起来什么事情一样,居然在夜里就逃了,怎么找也找不到,他这一逃就是三年多.飞儿再次遇到他的时候,他就已经是警察了.失踪的那几年里他到底经历过什么,飞儿有问过他,可他却一个字都没有回答,更没提及林氏集团和他哥哥的事情,大概是一段他不想回忆的心酸事,所以飞儿也就没再多问了.

    再后来,飞儿跟他一起办过几件案子,算是警民合作,他们之间就有了默契,成了兄弟,除了不太爱说话,整天心事重重的样子之外,人倒是很可靠,飞儿继承老爸的家业以后,跟他的来往就更密切了,飞儿只觉得他很有故事,却又没敢多问什么,反正就是英雄莫问出处,飞儿跟他之间也就一直保持着这种不远不近的兄弟关系.

    警局里共事的人大多都不知道赤小哥的身份,飞儿自然也不会透他的底.很随意地聊了一会之后,师姐就说要忙案子去了,还答应飞儿等赤小哥回来就让他给飞儿回个电话.

    挂上电话之后,飞儿伸了伸懒腰,自己的身体也没有伤到无法下床的地步,饿了还是得找吃的,于是他挪了一下身子从床上爬起来,穿好衣服往楼下走去,看了看墙上的挂钟,这个时间点闵天应该在煮饭.

    从楼上下来,出乎意料的闵天没在煮饭,而是数着放在鞋柜上面的散钱,看似打算出门.看见飞儿从楼上下来,他耸了耸肩就说任夏出差没在诊所,所以打算带飞儿去医院处理一下,特别是手上的伤口,血还是不停地流,看这情况很可能要缝针.

    这样的安排,飞儿自是很不情愿,但肚子实在是饿了,身子也实在感觉虚弱,有脾气也发不起火来了,只好像小孩撒娇似地哼了两声表示抗议,然后顺着闵天的意思随便吃了点面包干,两人一同出门,叫了一辆出租车直奔医院.

    足足折腾了一个下午,从医院离开就已经是日落西山的时间了,刚上车准备回家,飞儿的手机就响了,拿出来一看,原本已经跟死狗一样无精打采的飞儿就是精神一振,血气上涌,显得非常激动.

    “喂!赤小哥,你总算开机了是吧,晚上有空没?”接上电话,飞儿就恨不得让他马上死过来.

    “司徒,你找我什么事?”电话那头,赤小哥冷冷地回了一句.

    “我接了件案子,有点棘手,见面说吧.”

    “十点,之前那个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