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卷(8)猖狂的盗贼

    更新时间:2015-05-15 17:14:31本章字数:3118字

    其实赤小哥说的倒也不错,飞儿也自是知道,自己现在的确不适合办案,手上的伤虽然包扎好了,也止血了,但从张娴骷髅那感染到的毒物却还残留在自己的体内,那种不知名的毒还在啃食着自己的灵气,现在要不找个专业的‘兽医’给自己治理一下的话,估计不出三天就要连下床的力气也没了.

    目送赤小哥离开以后,这安静的角落就只剩下飞儿一个人了,对羊排情有独钟的他又点了一份,饭饱酒足之后,心里总算是好受了许多.只不过要查案子的话,身体才是真本钱,任夏出差也不知道要多久才能回来,现在这个时间,要去异联社找个‘兽医’恐怕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想来复去,还是先回家比较妥当.

    飞儿独自离开了那家小酒吧,在路上浑浑噩噩地走了一会,发现自己就真的不适合散步,越走越累,而且还开始犯困,于是他拦了一辆出租车,报了自己家的地址,听到司机答应了一声,车子启动,他就迷迷糊糊地睡过去了.

    也许是喝了点酒的缘故,在车上摇着摇着,睡梦中他感觉自己睡在浅滩上,小浪轻柔地推动他的身子,轻飘飘地一荡又一荡,很是舒服.远处传来人声,窸窸窣窣地也不知道在说什么,这声音吸引了飞儿的注意力,人声也逐渐响亮,那种飘飘荡荡的感觉也逐渐消失.

    这一觉其实没睡多长时间,飞儿就是被出租车司机给叫醒的,他抬头看了看窗外,还没有到家,回头又看了看司机,困意还在脑子里徘徊不去,正想再次睡下去的时候,就听到司机操着一口北方口音说道:“不好意思啊先生,我这破车给跪了,您要到的地方就前面两条街,这趟就不收您钱了.”

    飞儿揉了揉眼睛,“噢”地应了一声,又看了看窗外,这条街他认得,反正也没多的远路,走就走吧.想着,他就从车上下来,司徒老宅就在前两条路右拐河堤旁的第一栋,祖上留下来的房产偏僻是避免不了的,幸运的是这小路上个月加装了路灯,所以走起来还不算难走.

    路还真的不远,十来分钟的时间,他就回到了自己家的大门前,摸了摸自己的衣袋,靠,竟然没带钥匙,不对,带钥匙这种粗活一般都是闵天干的,飞儿伸手挠了挠自己有点凌乱的长发,然后按响了门铃.

    一分钟过去了,没见有人开门.

    两分钟过去了,飞儿开始有点不耐烦.

    三分钟过去了,屋内依然寂静一片,飞儿心底一沉,酒意顿时醒了不少.

    按道理闵天早早就离开了,就算贪玩晚了回家,那也不会晚到这个点数,钥匙还在他身上,他再不靠谱也会有个分寸的.再说,家里除了闵天之外,还收留了一个乞丐做佣人,包吃包住没有工资,就住在一楼的佣人房里,平日只负责看家和打扫卫生什么的,就算是闵天还没回家,这佣人也该懂得出来开门吧.

    想着,飞儿就隐约听到屋里二楼传出一阵细微的“嗦嗦”声,好像是翻动东西的声音,他后退了几步,抬头看向二楼的窗台,屋内似乎有微光闪烁,闪了几下就又暗了下去.

    这一带都是这样的古式老建筑,但像司徒老宅这样古而不朽的大老屋多少都会透着些许诡异,而且附近这一带无人不知飞儿的大名,一般的小毛贼就算胆子再大脑子再残,也绝不会偷到这司徒老宅来.难道会是张娴去而复返?还是往日老爸得罪的仇家找上门来呢?可不管怎么着,敢到这司徒老宅来偷东西的,都绝非等闲之辈.

    飞儿心知不妙,闪身躲到墙角的阴暗处,心底盘算了一下,拿出手机快速地给赤小哥发了一条短信,短信的内容只有两个数字‘51’,这是他与赤小哥约定好暗通信号的一种方式,这个‘51’其实就是五街一栋的意思,也就是司徒老宅简缩的地址,赤小哥看了以后就会明白是飞儿让他到司徒老宅来,要不出意外的话,赤小哥应该很快就会到.

    屋里又一次传出来那一种“嗦嗦”的声音,飞儿抬头看了一下,那是属于手电的光亮,还在闪烁着,不用多猜,这肯定就是进贼了,敢这般明目张胆地在屋里乱翻,就连刚才的门铃也不以为然,这个贼也实在是太猖狂了.

    飞儿看了看手机里的时间,心就开始沉不住了,他是决定自己先会一会这个贼.

    往后院走了几步,双手按住爬在墙上的水管借力,脚往墙上那么一蹬,身型就往上腾跃而起,两三步的功夫,再翻过二楼露台的护栏,进去就是这司徒老宅的会客厅了,说来飞儿在这里住了这么多年,用这样的方式进屋还是第一次.

    刚跨进屋内,就听前方传来“嗖”的一下破空之声,飞儿本能地侧身闪避,不料这擦身而过的箭似乎比普通的箭要来得宽厚一些,明明已经躲过了,肩膀还是传来一阵灼热,竟然是被箭伤到了皮肉.

    没等他反应过来,又是“嗖嗖”的两下,箭势凌厉,感觉是连空气都要被破成两半.这次他吸取了教训,纵身一跃就直接往旁边扑去,躲到一旁沙发的背后.漆黑之中隐约能够看见,发箭之人是一名长发及腰的女子,她长发飘散,在夜风之中轻摇轻摆,但她那身形却是比普通的女子要高出许多.

    那女子见飞儿躲到一旁隐蔽,也没过来查看,打着手电又继续在那翻箱倒柜的找着什么东西,她似乎是因为被人发现,所以也就不再偷偷摸摸了,反倒更明目张胆地乱翻.

    这会客厅经过早上张娴骷髅那么一闹,本来就十分的凌乱,如今被她这么一翻又破坏了不少东西,包括柜子架上一些老爸收藏的古董也不能幸免,飞儿想来复去都想不懂这女子到底要找些什么,唯一能够肯定的是,她不是一般求财的小毛贼,从刚才发箭的情况来看,很可能是个专业的杀手.

    “这他妈的太不把主人放在眼里了,见过猖狂的,就没见过这么猖狂的.”飞儿心中暗骂了一句,一跃而出直接就往那女子扑过去,手上的伤丝毫不影响他出招的速度,那女子转身拉弓之际,飞儿已然按下了她的箭,反手一拧,架在弦上的箭“啪”地一声就被拦腰折断,没等那女子有所对策,飞儿的手已然顺倒了那女子的箭盒,抬脚一踢,箭盒就被踢飞老远,两人也就成了对峙角力之势.

    窗外夜风扫起窗纱,洁白的月光映入屋内,借着月光,飞儿是看到了一张俏美的脸庞,眼眸动人,口鼻精致,要不是出手招招要命,她也可以是个小家碧玉的俏皮小姑娘.唯一让飞儿惊讶的是,这个有着精致少女面容的女子,竟然长得奇高,飞儿自己的身高在一米八五,这女子竟然还要比他高出半个头.

    双方对峙,飞儿却是感觉有一刹被冷冽的寒光扫过眼眸,心中暗叫不妙.果然那女子的长弓一侧映出一轮银光,这柄长弓居然还是一柄双刃的长刀,只见那女子镇定自若,手腕一扬是成以退为进之势,弓刃寒光一闪,飞儿又是吃了两道口子.

    踉跄一步往后退去,飞儿见那女子弓刃横扫而来,心中一紧就拿起旁边一个瓷制的烟灰缸就往那女子砸过去,这女子杀心已起,这一刀就是使劲全力的挥砍而下,一刀就把那烟灰缸给拦腰砍成两半,也幸好飞儿闪得够快,不然被这刀拦腰斩断的就不只是那只烟灰缸了.

    飞儿轻喘了几下,中毒之后的的体力消耗极快,没几招的功夫就已经开始感到虚脱了,完全就处于下风的飞儿只得一直往后闪躲.身后已是墙角,飞儿被逼得退无可退,女子冷声开口就是气势逼人:“识趣的就把东西交出来.”

    这话可真是听得一头雾水,飞儿自问从来不拿别人的东西,更没有什么奇怪的收藏癖好,这司徒老宅也早已一穷二白.突然来了这么一个凶悍的泼妇,还用刀抵着自己的脖子就要什么东西,飞儿心里冒出来的第一个念头就是“这泼妇八成是找错门了.”

    看她一副来势汹汹的模样,估计也很难解析个清楚,这演得跟电视剧似地剧情,再加上脖子上驾着一柄削烟灰缸如切纸一样轻松的长刀,而且还不知道这凶悍女子到底要自己给她什么东西,飞儿如今的心情简直就是欲哭无泪的冤啊.

    他苦笑了一声,说道:“小姐……我应该……没有…拿你的什么东西吧?”

    凶悍女子似乎没把飞儿的话听进去,手一用力,长弓上的利刃就划开了飞儿脖子上的一层皮.“交出来!”看着女子的神情,那就像是个疯子一样,双眼直视着飞儿,脸上的肌肉还不时地抽搐,她来把脸靠过来贴得离飞儿甚近,几乎是碰到了鼻尖的距离.

    此时,飞儿就闻到了她身上的一种味道,一种有点熟悉却又不想回忆过来的味道,不是香味,是一种腐肉一样腥臭的酸味,这种味道,就在今天早上,张娴骷髅的身上闻到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