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卷(9)杀

    更新时间:2015-05-15 17:16:05本章字数:2416字

    “交出来!”女子手上的利刃又割进了一分,而她的神情却开始变得诡异,原本直视飞儿的眼眸变得涣散,就像张娴那样给人一种像是假人一样的感觉.

    “大姐!你到底要我给你什么?”飞儿的手开始有些乏力,脖子上流的血也将他的衣服染红了一片,这要是撑不下去,自己的小命也就只能到这岁数了.

    对于妖族来说,在身体产出灵气的机能没有衰败以前,都可以维持二十岁左右的容貌,因为有灵气的支撑,妖族的生陈代谢要比人类慢两到三倍,也就是说能活个一两百岁.至于电视剧里面那些通过修炼活上个几千岁的,就真的纯属瞎掰,千年老树都不可能完好无缺,更何况是能走会跳的动物,要真是活上个几千年的话,换作谁都不会觉得有趣,修炼又有个屁用.

    飞儿今年二十八岁,身体刚进入成熟的阶段,灵气也开始逐渐旺盛,他的生命还没经历过精彩,更没得到过任何的满足,英年早逝这种事情,他更是想都没有想过.从前的浑浑噩噩、游戏人生,如今却要面对生死一刹,这样的事情居然还来得这么快,还真的对自己所经历的这一生存有悔恨啊.

    女子的声音开始变得沙哑,就像张娴变成骷髅之前的一样,语气十分的僵硬:“我要天堂!给我,给我天堂!”她这么一说,飞儿就更迷糊了,难道这女疯子是想要上天堂吗?可这司徒老宅一共才三层,要从顶楼最高处跳下去,顶多也就摔个全身瘫痪,大概也上不了天堂吧.

    “你……”飞儿正想开口问个明白,就是听见露台方向传来“嘭”地一声闷响,是跳进来了一个人,同时,飞儿也感觉到从那人身上散出来那种强横而且充满杀意的灵气.

    “司徒!”这个从露台跳进来的不是别人,正是赤小哥,乌云遮挡了月光,他的杀意很重,就连双眸也变成了血色,他狠狠地盯着那个女子,身上亮起点点赤红,随着他的呼吸忽明忽暗,这个会客厅里的温度也因为他的存在而提高了许分.

    女子按住长弓的手稍稍松开,刀刃依旧架在飞儿的脖子上,她回头看了赤小哥一眼,一笑妖媚,威胁着说道:“把天堂和那件东西都交出来,否则,我就砍下他的脑袋.”

    赤小哥冷声一句:“放了他,我留你全尸.”

    “小帅哥,跟我讨价还价,你还不够资格……”说着,女子双手用力将长弓一抽,将刃尖朝准飞儿的喉咙就要一刀子下去,“解决了他,就轮到你!我一样能够找到我要的东西.”

    女子这话音刚落,刀尖刺下,身处角落的飞儿已是无处可躲,不过他也不用再躲了,一阵灼热是比这女子的长弓来得更快,这女子的长弓还没碰到飞儿,就已经被这股热浪逼迫着不得不退,放开了墙角的飞儿.

    “嘭”地一声,墙上被火球轰出一片焦黑,是赤小哥的灵气燃起的火球,一团打在墙上刚灭下去,紧接两个盆大的火球就往那女子窜逃的方向击出,造成的破坏那简直就是灾难性的,所幸的是这火势也全在他的掌控之中,没有点燃屋里的其他东西,不然,飞儿这司徒老宅是铁定要毁在他手里的.

    那女子看到这情况,本来就不太好的脸色是变得更加难看,一阵灰一阵白的,再加上火光的映照,她那惊恐扭曲的表情就显得十分的可笑.也不知道她是哪里得罪了赤小哥,赤小哥一脸的怒意,就好像想要把她生吞了一样,身上的赤光越发明亮,那是他身上的龙鳞轻喘所发出的幽光.

    见这露台方向已经被赤小哥给堵住,女子转身往门外逃去,赤小哥也不急忙去追,转头过来看了看飞儿,见飞儿能够自己站起来之后,他才缓缓地跟在那女子后面,步行往门外走出去,他身上赤光大盛,就像是烧着了一样.而在他离开会客厅没多久,飞儿就听到外面一阵嘈杂的打斗之声,期间还夹杂着那女子的惨叫.

    飞儿一听这破坏级别的声音就开始头疼,连忙跟着出去,不得不解析一下的是,这栋司徒老宅的一二层是中空的结构,所以当飞儿走出会客厅大门的时候,就可以透过护栏直接看到一楼大厅的情况.

    而今,司徒老宅一楼的大厅已经是一片狼藉,原本一套木桌椅和旁边的花架都被打得粉碎,那女子的长弓连带刀刃是被断成了三节甩在一边,而那名女子则跪倒在了赤小哥的身前,原本及腰的长发已被烧成了乱糟糟的一团焦黑,发出阵阵难闻的气味,她身上的衣衫也被烧得破烂不堪,硕大的乳()房裸露,背部至臀部的衣服被烧去,双手、肩膀、腰部、背部、大腿都有着不同程度的烧伤,可以说是体无完肤了.

    赤小哥一手揪着她的头发,让她保持着跪立的姿势不至于倒下,在他们周围还漂着三个火球作为照明,如蛇般的火舌盘绕在那名女子的身上,仿佛还在撕扯着那她的皮肉,那女子的身体正剧烈地颤抖着,飞儿甚至能够听见她身上发出一种因为身体剧烈颤抖导致骨头相互碰撞的声音.

    没等飞儿发话,赤小哥就冷声问道:“是EL派你来的?来这做什么?”

    女子声音发颤,有气无力地说道:“我……我告诉你,你……不要……杀我……”

    赤小哥身上依然散着火光,整个屋子都被他所散发的热气笼罩,他冷语:“你没资格跟我讨价还价,说出来,我给你个痛快.”说着,女子跪着的双脚被燃烧起来,火烧的疼痛让她发出嘶哑的哭喊,还有就是连声的求饶.

    “我说……我说……”女子的声音哽咽,飞儿实在看不下去只好扭过头去,只听那女子继续说着:“他们……让我来找……一个……一个手提……”

    听到这,飞儿就想起来了,转过身来喊道:“是手提包?你说的是张娴的手提包?”

    没等到那女子的回答,飞儿就眼睁睁地看着,在她脖子上窜起一条火舌盘绕,在瞬间烧断了她的脖子,不过一秒,她的整个身子就往一旁倒了下去,而头颅则依然提在赤小哥的手上,鲜血直流.赤小哥就像是个意犹未尽的屠夫,冷冷地站在血泊之中尸体之侧,抬头看来,一双血色的眼睛异常可怖.

    飞儿是第一次看到这程度的血腥场面,不由自主地吞了吞口水,看着杀意未退的赤小哥,他也就只得一愣,没敢先开口跟他说话.

    赤小哥抬头看了看飞儿,又低头看着手上的头颅发呆,似乎是在确定她完全死去,然后他才将手一松,手上的头颅就落在了尸体之上,顿起大火,不用一会儿这尸骨就被烧得连粉末也没有留下,火焰熄灭的时候,他身上赤光也随之暗了下来,整个屋子的温度骤降了许分.

    回头看了看这满地的血迹斑斓和七零八落的破烂东西,他脱下了自己的上衣擦了擦脸上的血,若无其事地说道:“司徒,那个手提包,给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