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 男孩与蛇

    更新时间:2015-05-16 19:29:28本章字数:2008字

    第一次想出谷的时刻.

    那个瞬间后,山谷开始发洪水,淹死许多跑不快的小动物,我爬到老柏树的顶部,低头看见那一具具发白浮肿的尸体,我的内心动摇了很久.

    第二次想出谷的时刻.

    我与老柏树因为蜕皮的事吵架了,两人开始冷战,我就像步入青春期的孩子一样,不愿听也不愿改变,以为自己永远都是对的,都是受委屈的一方.

    如果老柏树会流眼泪,那时候他的眼睛都可能要哭肿吧.

    没有第三次,因为我已经收拾好包裹,站在出谷口,遥望着远方.

    那里是我新的未来.

    带着老柏树的期望,花儿的担忧,我踏上了征途.

    我走的方向是太阳升起的方向.

    爬行三个时辰.

    我的面前有一条宽一百米的河,对于我来说是一条大河,从未见过如此宽的河,山谷里的河只有两米宽.

    我跟青蛙学过游泳,他的蛙泳我学了一个月都没有学会,但弄清楚游泳的原理后,聪明的我发明了蛇泳.

    山谷里悠闲自在的生活让我讨厌和畏惧面对困难.

    老柏树我就是温室里的花朵儿,经不起大风大浪.

    他说得不错,当我看见那条大河时,我有了返回山谷的想法.

    刚出谷的激动和热情一下子被浇灭了大半.

    滔滔河水,胆怯之心.

    但最终我还是下水了.

    我下水的缘由非常委屈.

    因为那不是我主动的,而是被动的.

    山谷中我没有天敌,而出谷后,我竟然被三个坏家伙盯住了,一是天上的鹰,二是比我还毒的王蛇,三是一只目中无人的野鸡.

    鹰在我头上盘旋,阴森森地笑着:“好久没吃过蛇肉了,记得上一次吃到蛇肉还是在朋友的婚宴上.”

    王蛇躲在暗处,蛊惑着我:“肥水不流外人田,你如果让我吃,我会好好照顾你的家人的.”

    野鸡非常嚣张地走过来,似乎胸有成竹,以为我是手到擒来之物:“谁跟我抢午饭,我跟谁急!”

    然后我闭眼跳入水中,准备以死明志!

    而野鸡真的开始与水急,站在岸边破口大骂.

    出谷五个小时.

    我根本没有能力游过百米宽的河,放弃游动地我被水中的漩涡带向了远方.

    出谷十个小时.

    我被冲上一片光秃秃的戈壁.

    我的身体冰冷得像块冰块,不知如此,尾部还被何底的石头割破,伤口被水泡得腐烂了.

    我在想我死后是会下地狱还是天堂.

    晾在戈壁两个小时.

    我的脑海里开始出现幻觉,我成功地迎娶白富美,走上了蛇生巅峰.

    而那些幻觉拯救不了一条帅气的白蛇,我慢慢步入死亡.

    男孩的日记

    村子里的人说我是个疯子,今天早上把我赶出了村子,他们说我会给村子带来祸乱.

    我当时很老火,可是我只是个八岁的儿童,根本敌不过一群如狼似虎的大妈们.

    在村子里,我逆来顺受就是想加入人们的世界,可是我太想当然,因为村子里的人根本不愿承认我的存在.

    我的来历非常吓人.

    村子有个猎狼节,而我就是从狼堆里就出来的野孩子,我非常聪明,一个月丢掉了全身狼的习性.

    又一个月学得跟普通孩童一样.

    在村里开始平静地生活时,我逐渐希望得到他人的认可,我特别希望别人也能用平常人的眼光看我.

    于是有一天.

    我听见窗外小鸟说,大地近日要发怒,我们还是赶紧逃命去了.

    我想我的机会来了,如果我能拯救全村人的性命,那么我就能真正地成为一个人.

    一个我做梦也会笑的人.

    我告诉村长要发生地震,快点让村里的人到平旷的地方避难.

    村长不屑地不相信地把我推到在地:“哪里来的野孩子,在这胡说什么?我们这是风水宝地,有佛祖保佑的.”

    我告诉多嘴老婆婆,希望她能四处宣扬,只要有一个人相信,就可以了.

    万万没想到,今日就出现了百名大妈赶打八岁小儿的画面.

    她们将我从东街赶到西街,又从西街赶到村口,最后齐声吼道:“滚吧,滚回你的狼堆里.”

    我落魄地站在街口.

    我不服气地大声吼道:“我是听动物们说的,请你们相信我啊!”

    这次迎来了儿童们的嘲讽声.

    也许,一开始我就是一厢情愿.

    失落的我走到戈壁,准备学习屈原抱石跳河.

    不是寻死,而是想让自己清醒一下.

    从今天起,我知道人们有时候太过相信自己的主观思想,而不会听取任何的坏消息.

    在对待我的方面,人第一比狼更团结.

    戈壁滩上.

    一条将死之蛇正在吐水泡.

    我好奇地走过去,蹲下,仔细观察着.

    “你还能说话吗?”

    我把蛇提起,关心地问.

    蛇迷糊地说:“我冷!”

    在一般的美人救英雄的小说里,美人通常会宽衣解带将英雄拥入怀中,让自己身体的温暖传到英雄的身上.

    我思考着,用我的身子救一条蛇值不值得?

    此时我又想起农夫和蛇的故事,继续问道:“你有毒吗?”

    蛇迷糊地说:“我冷!”

    第一次我听不懂动物说的话.

    这让我怀疑的心一下子坚定了,这条蛇我要救.

    我把蛇捂在袖口,用口哈气.

    这个样子我一直做了一个小时,于是我忘了抱石沉河的大事.

    我在戈壁滩上头晕了一会儿,待清醒过来,我的脚下裂开了一道缝,缝深不见底.

    路上,许多动物惊慌失措地乱跑着.

    大地发怒了,地震啦!

    强度太高,我一时算不出来.

    余震不断,我站起身,突然觉得自己有必要回村子里救人,他人对我不仁,我不能对他人不义.

    于是我撒腿往村子方向跑.

    手里的蛇开始做大幅度的摆动.

    村子变成了人间炼狱.

    地震顷刻间摇断了村子边的高山,石块将整个村子埋了.

    我找不到一个人.

    失落与恐惧的我跪在村口,想起了打自己的大妈们和嘲讽我的儿童们.

    我泪流满面.

    事矣!

    我提着一条蛇开始了东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