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4章:一件皮夹克的故事1

    更新时间:2015-08-26 16:01:52本章字数:3094字

    周日的整个下午就这么在我的无所事事中过完,快要黄昏时,我终于离开弄堂走在了郁金香路上,我先去理发店剪了头发,又在杂货店买了一包烟,然后便坐在公交站台旁的长椅上看着路人们在夕阳的余晖中来来往往……我不禁想着:既然大家都迈着一样的步伐,那是不是也会幸福的很一致呢?

    多半是的,因为所谓幸福,不外乎家庭完整、夫妻和睦、父慈子孝,而像我这样独自一个人生活的毕竟只是少数,所以大部分人的幸福应该是一致的。

    天色已经渐渐昏暗,站台上的乘客也随之换了一拨又一拨,而我也终于在这些不断变化的面孔中离开了这承载着乘客们诸多情绪的站台,而后去了菜市场,我想趁着今天有时间,将明天过生日时自己想吃的菜准备好。

    买好了菜,我经历了一番犹豫,最终还是去弄堂口的蛋糕房里订了一盒蛋糕,我想让这个只有自己一个人过的生日变得正式一点,所以,烟、酒、下酒的菜和蛋糕,一样都不能少。

    回到家后,我将这些菜进行了分类,洗净切好之后又将其放进了冰箱里,再然后,我的生活就好像设定好了似的陷入到了无聊中,我将躺椅搬到了院落中,我要等一个人,我觉得那个叫肖艾的丫头肯定会在今晚来找我拿回她的学生证。

    时间仿佛在不察觉中便已经来到了夜里的九点,我终于按捺不住从躺椅上站了起来,然后点上一支烟坐在小院外的台阶上,时不时的向她可能会出现的方位看上几眼。

    在这过程中,我又将手机从口袋里拿了出来,我想问问陈艺,她今天过得怎么样?那个曾经与她交往过的男朋友又是否已经离开了青岛?可是又不想用这种过于热切的关心去打扰她,于是时间就这么在我矛盾心里的反复发作中来到了夜里的十点半。

    我站起了身,最后一次往弄堂之外看了看,终于放弃了等待那个丫头,轻轻地关上了小院儿的门……于是,这个夜晚对我而言就这么结束了。

    ……

    次日的早晨,我比往常都起的要早些,我将过年用剩下的鞭炮带到了弄堂之外的一片空地上,将其点燃,而后终于在这爆裂声中感受到了些许过生日的味道,我又给自己煮了一碗长寿面,按照习俗这本是该中午吃的,可中午要上班,未必有时间亲自煮这么一碗,索性就提前到早上给办了,还是那句话,过生日可以不隆重,但一定要正式。

    离开家后,我没有去公司,而是直接去了一个客户的婚礼现场,协助执行人员把控婚礼的进程,又因为一些突发的小状况,在现场紧急帮婚礼司仪修改了主持脚本,而时间很快便在我的极其忙碌中来到了中午,我终于得以片刻的喘息。

    我领了一份工作餐,坐在一个不打扰到宾客的角落里吃着,新郎和新娘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我的身边,言语中带着感谢对我说道:“江桥策划,非常感谢你为我们策划了这场婚礼,我和我老婆都一致觉得这是我们人生中最难以忘记的一个经历,我们很认可你的工作!”

    我笑了笑,回道:“份内的事情,如果你觉得我们的服务还不错的话,就将我们公司推荐给身边的朋友吧。”

    新娘笑道:“不用推荐,我们的朋友都已经看到这场婚礼的效果啦!”

    “也是。”

    新郎又拉住了我的胳膊说道:“到酒席上吃吧,还有很多空位置的。”

    我笑着婉拒:“真的不用了,我们身为工作人员是要遵守公司制度的,你们赶紧开席吧,不要让宾客们等太久了。”

    新郎和新娘又向我表示了最真挚的感谢,这才双双走上了酒席。我看着他们的背影笑了笑,继续吃着手中的工作餐,中间又拿出手机,将现场一些比较温馨有趣的画面记录了下来,然后发在了自己的微信朋友圈。

    我留意了一下,这已经是我今年做过的第18场婚礼了,可是自己却感觉离这婚姻越来越远,我甚至不知道结婚那天时,会给自己策划一个什么样的结婚主题,我想:我已经麻木了,这种麻木源于我最想娶的那个女人,永远不可能穿着婚纱站在我的身边,而其他女人又点不燃我结婚的欲望……

    ……

    这场婚礼结束后,我前所未有的感觉到疲倦。这一年,因为公司的业务不太景气,我一个人包办了策划、外联到执行的所有工作,只要进入到工作状态中,我便有一种难以喘息的痛感。有时候,我也觉得老金给我的工资待遇太低了,而现在的普遍行情是:一个资深的婚礼策划月工资至少是过万的,而且他们分工很明确,不会像我这样一个人兼顾许多工作,所以相对就轻松很多,可老金有一点也说的没错:我的确没有学历,根本无法申请到行业内认可的高级婚庆策划师证书,所以只能在目前这改变不了的状态中继续煎熬着……

    回到公司,我只给了自己喝一杯茶的休息时间,便又进入到了下一单婚礼的策划工作中,快要4点时,这些天一直在外面奔波的罗素梅终于回到了公司,她将我喊到了她的办公室。起初:我只是以为她要和我说那单300万的婚礼,可她却从包里拿出了一张蛋糕房的购物单递给我说道:“今天是你的生日,给你买了一盒蛋糕,我实在没时间在那儿等他们现做,待会儿你自己去拿一下吧……”

    “老板娘,你还记得我的生日呢!”

    罗素梅疲倦的笑了笑,回道:“记得,今天你就早点儿下班,手头上有什么比较紧的活儿,就先请小杨帮忙处理一下。”

    我点了点头,又向罗素梅问道:“对了,让陈艺她们领导同意主持婚礼的事情办下来了吗?”

    “没有这么快,这件事情你就先不要管了,有消息我会通知你的。”

    我沉默,心里却知道这件事情多半变得更加棘手了,所以陈艺预判的并没有错,她的领导果真是个很难搞定的人。

    罗素梅又对我笑了笑,催促道:“你还站着干嘛啊?这就回去吧,高高兴兴的把这个生日给过了。”

    我还想说点儿什么,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开口,最后只是和罗素梅表达了一下感谢,便带着那张蛋糕房的购物单离开了她的办公室。

    ……

    这个傍晚,没有到五点时我便离开了公司,然后去蛋糕房领走了罗素梅送给我的生日蛋糕,而加上我自己订的那盒,已经有了两盒,这个晚上我是肯定吃不完的,留着做明天的早餐正好。

    我一手拎着一只蛋糕盒进了弄堂,快到家时,发现那个叫肖艾的丫头正倚在门框上等待着,我快步走到她的身边,打量着她……

    今天她倒是没有穿长裙,反而带着一顶红色的鸭舌帽和白框的女款墨镜,身上则穿着休闲的T恤和短裤,而这种很运动休闲的装束,她驾驭起来也完全没有问题,至少看上去要比淘宝那些所谓网红模特要强上太多。难怪她的同学,说她很早前就被唱片公司看中,她的外在条件确实很好,是个可遇不可求的明星胚子。

    我调侃道:“今天穿的这么运动,是不是又想翻我们家院墙了?”

    她连墨镜都没有摘,向我伸出了手,很不耐烦的说道:“别废话,学生证还我。”

    “你现在有求于我,态度能不能友善一点?”

    “我之前对你不够友善吗?可是对你这个患上秽语综合症的人有什么用,你不一样冲我大吼大叫。”

    “肖艾。”

    她愣了一下,似乎还不适应我叫她的名字,反应过来后,依旧是那么的不耐烦:“干嘛?”

    “肖艾,肖艾,肖艾……”

    “你喊魂呢!”

    “哈哈,谁让你之前把自己伪装的那么神秘,现在好不容易知道你的名字,我不得喊够本儿嘛!”

    她厌恶的看了我一眼,回道:“你除了唧唧歪歪,还能有点儿别的能耐吗?”

    “有啊,比如扣着你的学生证不愿意还给你。”

    她终于摘掉了墨镜,眯着眼,很不爽的看着我,许久才恨恨的说道:“你就不怕我和你翻脸吗?”

    “无所谓啊,只要你不把我住的这间小院给拆了,随便你怎么耍横,我都可以当作是被小猫小狗给咬了,挠一挠就能挺过去的事儿。”

    她终于被我刺激的丢掉了耐心,说道:“我最后再问你一遍,学生证你到底还不还我,你要不还,我就没必要和你浪费时间了,大不了回学校再补办一本。”

    我收起了玩笑之心,拉住了欲转身离去的她,很诚恳的对她说道:“等等……其实之前的事情,我们之间有一点儿误会……我那天之所以对你发了那么大的火,是因为那件皮夹克对我来说太重要了,我当时心里真的很崩溃!”

    她有些意外的看着我。

    我的心头涌起一阵沉重,那一段往事又浮现在了我的脑海中,许久,我终于对她说道:“如果你愿意听的话,我可以给你讲讲关于这件皮夹克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