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4章:装疯卖傻

    更新时间:2015-09-02 22:16:23本章字数:2882字

    我还处在发懵的状态中,赵牧已经从口袋里拿出了手机,然后拨通了陈艺的电话号码,很快我便听到他对电话那头的陈艺说道:“陈艺姐,我已经下了火车到火车站了,待会儿我们在哪儿见面啊?”

    说完这句话后,赵牧便打开了手机的免提功能,电话那头便传来了陈艺熟悉的声音,她带着歉意回道:“不好意思啊,赵牧,我这边临时有个约会,今天晚上不能陪你吃饭了。”

    赵牧的表情有些失望,但仍不放弃又问道:“是和谁约会啊?要不带过来咱们一起吃好了。”

    陈艺又婉拒道:“是比较私人的朋友,有点不太方便。”

    赵牧看了看我,我没有言语,心中已经大致明白和陈艺约会的是谁,我心中有点堵,却仍努力的让自己不动声色,而此时的赵牧也明白了过来,说道:“陈艺姐,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要约会的人应该是邱子安吧?”

    我并不意外赵牧知道邱子安这个人,因为前些年他和陈艺都在北京求学,关系甚至比我和陈艺更为亲近,所以他没有理由不知道陈艺在大学时交往过一个叫邱子安的男人,而陈艺也很有可能和他说了这些天自己与邱子安发生的一些事情。

    电话那头的陈艺在稍稍沉默后终于,回道:“嗯,是他。”

    赵牧终于不再勉强,说道:“好吧,其实见到你和邱子安又复合了,我心里挺为你们感到高兴的,你们真的是很般配的一对。”

    我的心里忽然就像被尖锐物狠狠戳中,我做梦也没有想到:有这么一天,是我自己亲手将陈艺送进了另一个男人的怀抱,尽管我也觉得他们很般配,可是当这个消息真的被坐实时,我爱过陈艺的每分每秒都化成一种无药可解的剧毒侵蚀着自己的五脏六腑……

    我的痛苦中,一直保持旁观姿态没有言语的肖艾却突然开了口,她对赵牧说道:“你替他们感到高兴什么呀?你还是先赶紧看看你身边的这位,还能不能在希望破灭的痛苦中顽强的站着……”

    赵牧下意识的看了看我,肖艾很不可思议的问道:“你不会不知道江桥他喜欢陈艺吧?”

    赵牧看着我的表情立刻产生了剧烈的变化,我赶忙从他手中拿过了手机,然后挂断了他和陈艺的通话,我的心中五味杂陈,只能寄希望于火车站吵杂,肖艾又离的比较远,使得电话那头的陈艺并没有听见她刚刚说了什么。

    我狠狠地瞪了肖艾一眼,然后对搞不清楚状况的赵牧说道:“你别听她胡说八道,她就是典型的吃饱了撑的。”

    肖艾却一点也不给我台阶下,寸步不让的说道:“那你说,你要是不喜欢陈艺,刚刚为什么那么紧张的挂掉电话啊?”

    “我不挂电话,难道让你继续无中生有吗?……”

    肖艾将我从头到脚看了一遍,然后很不屑的骂了一句“怂包”,我没有理会她,只是又搭住赵牧的肩,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生,依旧带着刚刚见到他时的笑容,又问了他一遍想吃什么。

    被我冷落的肖艾,也好似丢掉了和我在一起的耐心。下一刻,她便向我伸出了手,说道:“车钥匙给我,我要回学校了,你俩就打车回去吧。”

    赵牧有些意外的问道:“你不和我们一起吃饭了吗?”

    我怕她冒冒失失的再给我惹出麻烦,巴不得她赶紧走,也不等她回答赵牧的话,便将车钥匙从口袋里拿出来,然后又递到了她的手上,转而对赵牧说道:“她是学艺术的,学校里杂七杂八的事儿特多,你就让她赶紧回去吧,下次有机会再一起吃饭。”

    赵牧终于没有再说什么,肖艾更不废话,转身便跟着又一拨从出站口出来的乘客向外面走去。

    ……

    肖艾离开后,我和赵牧也打的离开了火车站,我没有带他在外面吃东西,就在郁金香路附近的一个菜市场买了一些家常菜,打算亲自下厨做一顿晚饭。

    到家后,我便让自己忙碌了起来,我不想给自己胡思乱想的空间,更不愿意将自己的痛苦在好不容易回来一次的赵牧面前表现出来。

    我的一顿饭还没有做好,夜色便已经深邃了起来,整条弄堂鲜有人路过,一切就这么陷入到了静谧之中,而等我将所有做好的饭菜全部搬到院落里的小石桌上时,夜色更加深沉了,风也有些厉害的吹着,然后卷来了一些初秋的凉意。

    我摆放好碗筷,赵牧也启开一瓶啤酒递给了我,他向我问道:“桥哥,刚刚那个和你一起去接我的女孩子是谁呀?她也太有个性了!”

    我避重就轻的回道:“学艺术的不都是这样子么,没什么好奇怪的。”

    赵牧笑了笑,又沉默了一会儿,似乎在想着一些不能与别人分享的心事,而我独自喝酒喝不出情绪,便对他说道:“赵牧,陪哥喝一点酒吧。”

    “桥哥,我喝酒会皮肤过敏的,你忘了吗?”

    “哟,我还真忘记这茬了!”我说着将已经递出去的啤酒瓶又收了回来,心中却下意识的想起了赵楚,虽说赵楚和赵牧是亲的不能再亲的俩兄弟,可是赵楚却从小就有一种和我志趣相投的土匪气质,我们抽烟喝酒无所不能,而赵牧却反而像是个古代柔弱的书生,所以他也是我们中最有学习天分的,我一直觉得:在他就读于清华大学的光环下,不善于交际喝酒的缺点也算不上是缺点了,因为真才实学多一分,混这个社会时就可以少一分溜须拍马和阿谀奉承,显然赵牧就是前者。

    很快我便几瓶啤酒下了肚,可是在没有醉死之前,酒精便是一种痛苦的催化剂,我又想起了陈艺,想起了那个她要和我断绝联系的夜晚,我很不懂:她似乎已经打算和邱子安再续前缘,可为什么非但不感谢我,还要用这么极端的方式惩罚我呢?

    我又启开一瓶啤酒,仰起头便大口、大口的喝了起来,而赵牧终于看不下去,从我手中抢过了啤酒瓶,说道:“桥哥,你心里肯定藏着事情吧?……我不傻,前些天陈艺姐发那条朋友圈动态时,我就察觉到你们之间出问题了,今天她又和邱子安约会,这绝对不是巧合……再结合你现在的举动,我真的相信肖艾刚刚说的话……你就是喜欢陈艺姐,对不对?”

    我仰起头闭上了眼睛,心中前所未有的感觉到累,因为暗恋一个人真的是一件很摧毁人意志的事情。这些年,每每陈艺在感情上有一丝丝的风吹草动,我那脆弱的神经便被刺激着,而今天,这种痛苦更是加倍的撕扯着我,可是我却什么也不能做,因为我真的和陈艺很不般配,所以连从小一起长大的赵牧都不察觉我对陈艺的感情,却在得知邱子安和陈艺复合后,便立即说出了他们很般配这样的话。

    我已经看透,在这个层次分明的世界里,装疯卖傻是对自己最好的一种保护,所以深谙此道的我才有机会和陈艺做了这么多年亲密无间的朋友,而如果我带着一种理想主义的勇气去幻想着表白,我和陈艺恐怕早就连朋友都做不成了!

    我终于对赵牧说道:“我对陈艺只有一起长大的感情,我之所以想在酒精里找点痛快,是因为最近的工作压力太大,和陈艺没有一点关系,所以千万别用这种没有事实依据的误会,给我和陈艺带来不必要的麻烦,行吗?”

    赵牧欲言又止的看着我……他辨不清我话里的真假。

    我轻声一叹:“赶紧吃饭吧,吃完了早点休息,明天早上我们一起去墓园看看你爸妈和赵楚。”

    赵牧点了点头,然后没有再说话,我们的情绪随即都沉浸在了对亡人的哀思中,而所谓爱情在这种哀思中是不值一提的。

    ……

    次日,我和赵牧一早便起了床,我们穿了很素的衣服,然后在花店里买了一些可以寄托哀思的花束,我们站在郁金香的路边等待着往来的出租车,而片刻之后,陈艺便开着她那辆红色的奥迪A4在我们的身边停了下来,她按下车窗对赵牧说道:“知道你每次回来的第二天都会去祭奠叔叔、阿姨和赵楚,这次我和你一起去吧,我也好久没去看看他们了。”

    赵牧看了看身边的我,我却并不意外陈艺的出现,因为之前的每一次都是她送我和赵牧去祭奠的,只是这一次没有特别的约好,但她却并没有忘记这件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