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5章:性格各异的两个女人

    更新时间:2015-09-04 16:17:47本章字数:3571字

    陈艺和赵牧一个在车里,一个车外说着什么,有些无聊的我则抬头看了看天空,今天的天气很好,好到近一个月我都没有在南京见到过这么蓝的天空,阳光甚至照得我有些睁不开眼睛,我又低下了头,心中却依然弥漫着一些故人已逝的忧伤,而这么好的天气并没有为我带来什么特别阳光的情绪。

    我终于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拉开了副驾驶室的车门,在赵牧之前上了陈艺的车,随后赵牧也打开了车门,坐在了车子后面的位置上。

    陈艺启动了车子,我不想让赵牧察觉出什么,打开车窗后,便点上一支烟对陈艺说道:“今天你休假吗?”

    “先把你手上的烟灭了再和我说话。”

    我从自己的手旁拿起了车载烟灰缸,又问道:“你车里备个烟灰缸,难道不是给我用的吗?”

    “真没见过你这么麻烦的!……”

    我有恃无恐的笑着,然后在后视镜里看了看坐在后面的赵牧,他也在我和陈艺很正常不过的斗嘴中笑了笑,想必已经打消了之前的疑虑。

    我想:陈艺在这件事情上与我有着一样的立场,我们都不想在赵牧面前表现的太过分离,所以从前我们是怎么说话的,现在依然怎么说着。

    也许是因为祭奠这件事情过于沉重,一路上我们都很沉默,只是零碎的说了几句话,到达墓园后,更是沉默,一路顺着长满青松的小道来到了赵楚和他父母的墓碑前。

    陈艺和赵牧各自将手中的花束放在了墓碑前,然后陈艺退到了我的身边,将位置留给了赵牧。

    时间可以治愈一切,赵牧已经能够很平静的接受这一切,他没有像从前那样痛哭流涕,但语气依然深沉的说道:“爸妈、哥,我回来看你们了,我是个很唯物的人,可是我依然相信:除此之外还会有另外一个世界……哥,你的离开真的让我很痛苦,更差点因为命运的不公平迷失了自己,幸好这个世界上还有陈艺姐和江桥哥可以依赖……现在,我就要结束考研了,我会很自信的去面对这个世界,所以请你们对我放心,也更希望你们在另一个世界可以过得好一点,我相信在那里,命运是公平的!”

    陈艺眼圈泛红,我却为赵牧感到高兴,因为此刻的他表现出了一个男人该有的自信,他真的比我要强上太多了,无论是性格还是文化学识,虽然他现在还只是一块没有经过社会打磨的璞玉,但是我相信:以他的资质很快就会成为社会的精英,在我眼中,他一直就是那类有能力改变自己命运的人,而考上清华大学便是最好的力证。

    我向前一步,搭住了赵牧的肩膀,然后看着赵楚依然年少的照片说道:“赵楚,几年前我们哥仨一直有着很多梦想,你梦想有一间自己的汽车维修店;赵牧想考进清华或北大;我呢,就想娶个贤惠的姑娘,然后不离婚的过一辈子……现在,我依然自己一个人过着,你那边也不知道有没有汽车这个玩意儿,所以我们都算是很难实现梦想的那一类人,但是没关系,赵牧他成功了……这个世界上总有一大群庸人和一小部分精英,我们虽然是庸人一个,但是我们的弟弟很吊,很优秀,所以我反而觉得这个世界也没有想象中那么不公平,因为我真的在赵牧身上看到了希望和未来,所以这个世界一直没有让我感到绝望!”

    ……

    祭奠之后,陈艺将我送回了郁金香路,然后又带着赵牧离开了,他们打算在南京城里转转,这样也好,省得赵牧因为我工作忙碌而一个人无聊,我也不必对着陈艺继续装疯卖傻,演着一出下一刻便不知道该怎么继续演下去的戏。

    我回家换了一套工作服,便去公司为手中已经积压了不少的工作继续忙碌着,快到中午时分,这几天一直在外面为了陈艺主持婚礼走动的罗素梅终于回到了公司,她的精神看上去很不错,面带着笑容示意我和她进办公室。

    我跟随罗素梅进了她的办公室,她放下自己的手提包,好似扔掉了一个心中极大的包袱,带着不能自已的笑容对我说道:“江桥,你知道吗?今天早上陈艺的领导主动找到了我,他竟然同意特批陈艺为我们公司主持这场婚礼了!”

    我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又确认着问了一遍:“老板娘,你说陈艺可以主持这场婚礼了?”

    “没错、没错!……这些天,我一直为了这个事情提心吊胆,都不敢去医院看老金,就怕他追着问起来,我这边露了馅儿……现在好了,总算解决了这个要命的难题!”

    我由衷的感慨道:“真是谢天谢地了!”

    罗素梅点了点头,又正色吩咐道:“江桥,你这就准备成立一个工作小组吧,开始着手这次婚礼的策划,等客户那边从欧洲渡假回来,我就立即安排你们做一次沟通,全面了解一下客户对婚礼的各项需求。”

    “嗯,不过老板娘,你是怎么说服陈艺她们领导的呢?我总觉得这事儿过程那么难,这结果反而来得太突然了,有点侥幸的意思!”

    罗素梅摇了摇头,回道:“其实这件事情我也没有完全搞明白,我之前找了一个在文化局工作的同学,托他去找陈艺的领导说情,先后去了两次,但都被他给拒绝了。我那朋友已经很肯定的告诉我:这个事情办不下来,可是今天早上,陈艺她们台长又突然给我打了电话,表示可以破例一次,但是下不为例!”

    我心中更加疑惑,可罗素梅已经明确表示自己也没有将这件事情弄得太明白,所以我追问下去并不会有结果,只能将这个疑惑放在心里慢慢琢磨,因为有些事情总是需要时间在不经意间给出答案,而现在我最要重视起来的便是这场婚礼的策划到执行,我要让这300万的婚礼预算发挥出最大价值,让客户满意我们公司的服务。

    ……

    离开罗素梅的办公室,我便从其他部门各调了一些人手,立即成立了专为这场婚礼服务的工作小组,我大概将自己了解到的一些初步信息和他们沟通了一下,然后又聊了自己的策划思路,而整个上午的时间就这么在忙碌中不察觉的过完,下午我便马不停蹄的赶往了另一个客户举行婚礼时订下的酒店,和那边的物业经理一起检查了婚礼现场的一些安保消防措施。

    天色很快便暗了下去,我终于停止了这一天的忙碌,拖着疲倦的身躯回到了公司。

    等下了出租车时,我意外的发现了那辆很眼熟的白色奔驰车正停在办公楼下,然后肖艾那个丫头竟然和赵牧一起下了车,又一起来到了我的面前。

    我十分诧异的问道:“你俩怎么一起来了?”

    赵牧和肖艾在一起时依然有点腼腆,所以回答我的人是肖艾,她说道:“我去你家小院找你,正好碰见赵牧了,我们商量了一下,决定一起来你们公司接你下班,给你最高级别的待遇!”

    我笑了笑,这个级别的待遇确实够让我受宠若惊了!

    赵牧终于开口说道:“桥哥,肖艾说请我们去1912那边喝酒,你去吗?”

    我没有立即回应赵牧,用不太相信的口吻对肖艾说道:“酒吧街那边消费太高,你可别假借请我们喝酒的名义,到时候让我买单啊,我这一个月的工资在那种地方可真折腾不了几次!”

    肖艾用她那惯有的蔑视眼神看着我,然后回道:“你给陈艺买一枚五千多块钱的胸针,眼睛连眨都不眨一下,我让你买个单你就心疼成这幅鬼样子啦?而且今天赵牧也在呢!”

    “性质不一样,再说了,赵牧也不爱喝酒。”

    肖艾一副很遗憾的语气,回道:“我有一个小提琴拉得很好的同学一直在那边的酒吧驻场演出,我心里记着你策划的婚礼上还差一个小提琴演奏,正打算介绍你们认识一下,可既然你这么不想去,那就算了。”

    婚礼后天就要举行,我正在为这件事情感到头疼不已,便赶忙回道:“去、去,谁说我不想去的……”说完便拉开了车门,很积极的在他们之前坐进了车里,而且还是副驾驶的位置,以表现自己特别想去的心情。

    肖艾隔着车窗瞪了我一眼,随即招呼赵牧也上了车。下一刻,她便启动了车子,载着我和赵牧行驶在这座即将在夜色中绚烂迷离的南京城中……

    ……

    看着陆续亮起的街灯和霓虹,我感到一阵阵疲乏和空虚,习惯性的需要一支烟来驱逐这忽然袭来的消极情绪,我又一次点上了一支烟,然后打开了车窗,于是在熟悉的烟草味道中,我将隐藏在这真实世界里的诱惑看得更加清晰,而我却因为一无所有而不被诱惑。

    我真的很喜欢这种感觉,至少物质的匮乏从另一个层面将我变成了一个很把持且不挥霍无度的人,我穷出了品格,穷出了风范!

    “把你手上的烟给灭了!”

    我回过神,才发现肖艾将车停在了路边,然后用一种嫌弃到不能再嫌弃的眼神看着我,这一幕又让我想起了早上在陈艺车里吸烟的情景。于是,我故技重施的从手边拿出了车载烟灰缸,晃了晃说道:“这车里备个烟灰缸,难道不是为我准备的吗?”

    肖艾一把从我手中夺过了烟灰缸,然后在我的目瞪口呆中将其扔出了车窗外,恰好落进了路旁的灌木丛里,说道:“你少和我废话,赶紧把你的烟给灭了。”

    我一边打开车门,一边说道:“你看你这是什么脾气,这又不是你的车,你把烟灰缸扔了不要赔吗?这可是原装的,一个要好几百块钱呢!”

    我蹲在灌木丛旁寻找着,花了好一番工夫才终于将烟灰缸从里面给扒拉了出来。转过身,却已经不见了肖艾和那辆奔驰车的踪影。

    我有点哭笑不得,一件同样的事情,却如此立体的在我面前呈现出两个女人迥然不同的性格,可我也怨不了人家肖艾,这件事情归根结底还是赖我自己的自觉性不够,因为在女生车里吸烟本身就是一种很不礼貌的行为,所以也难怪这么多年没有哪个女人真正死心塌地的喜欢过我,因为我确实很不讨女人喜欢!

    这时,赵牧终于给我发了一条短信,告诉了我酒吧的名字和位置,我这才收拾了心情,从路边拦了一辆出租车,继续向1912酒吧街那边赶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