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7章:替你感到心酸

    更新时间:2015-09-05 20:38:20本章字数:3222字

    我的忧伤在这个夜晚不合时宜的来了,让我和弄堂里那成排的屋檐一样,默默的承受着四季的无常,承受着时间的重量,于是心里那点儿不算多的期待也被这无法改变的生活磨得越来越秃。

    我收起心中的万千情绪,迈着和平常一样的步子回到了自己住的小院,而赵牧正端着杯子,蹲在一株桂花树的下面刷着牙,嘴里含糊不清的对我说道:“桥哥,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没怎么闲聊,就是说了一些工作上的事情。”我说着也去卫生间拿来了牙刷和杯子,然后蹲在了赵牧的旁边。

    “怎么不多聊一会儿啊?”

    我一边刷牙,一边含糊着回道:“我和她三天两头见面,哪有那么多话聊。”

    “也是,真羡慕你们都待在南京,有时间就可以聚聚。”

    “你读完研,就准备留在北京了吗?”

    “嗯,那座城市更能激起人的紧迫感,我很喜欢那里的生活节奏。”

    我看了看他,心中更加清晰的感觉出这些年他憋着的那股劲儿,他的身上有一种常人不具备的韧性,而好比我这样的人,听到“北漂”这两个字,心中便会不自觉的发紧,因为那里的生活成本和压力根本就不是一般人能够承受的,可是赵牧不一样,能够考上清华并拿到硕士学位,已经证明他比一般人的承受能力要强上太多。我曾经真的见过:在最炎热的夏天,他不需要任何降温措施,便写了厚厚一叠考卷的恐怖耐性。从那时起,我便相信,他会成为一个与众不同的人物,迟早而已。

    我笑了笑,又问道:“现在有企业或者什么科研机构开始和你接触了吗?”

    “有一些,特别是大型私企,他们都很有诚意,给的承诺和待遇普遍非常高。”

    “你准备去私企?”

    赵牧吐掉漱口水,也笑了笑回道:“其实,去私企也没什么不好的。桥哥你想想啊,那些老板能够在北京这座复杂的城市中,将自己的企业做到那么大,那他们的背后肯定都有一段传奇的创业经历,他们可以成为我走上社会以后的老师,国企和一些科研机构虽然相对安逸一些,但是真的很难激起人的奋斗精神,如果我真的贪图安逸,那我继续读完博士,选择留校任教不是更安逸、更稳定吗?”

    “嗯,正是你前面打好了厚实的基础,现在才会有这么多的选择机会,哥会支持你的任何一个决定,因为在哥眼里,你是个很有想法和自主意识的男人。”

    赵牧笑了笑,回道:“桥哥,你别尽夸我了,在我眼里你也是个很有能力的男人。”

    “我算什么有能力啊,连高中都读不下去。”

    赵牧的声音有些低沉:“我知道你是为了供我读大学才……”

    我制止了他继续说下去,又笑着说道:“你赶紧打住啊,我是因为自己厌学才选择退学的,但我也不觉得这是个坏选择,现在有不少大学毕业后参加工作的人,他的收入还真不一定有我高呢,而且我都工作好几年了,经验也比他们积攒的更多,是吧?”

    赵牧点了点头,却没有再说什么,我明白他心里对我还有很重的歉疚感,为了转移他的注意力,我终于搭住他的肩,问道:“你觉得肖艾那个丫头怎么样?”

    “桥哥,你干嘛这么问啊?”

    我意味深长的看着他笑了笑,回道:“我觉得这丫头很可能是你高中时代的某个暗恋者。你知道吗?我之前完全不认识她,她就冒冒失失的跑来找我了,现在看她对你这么热情,我反而想通了,她八成是想通过我,然后接近你。姑娘人家嘛,多少是有点矜持的,所以我觉得这个方法很高明,这个丫头也有点小聪明!”

    赵牧不可思议的与我对视着,半晌才说道:“我不相信,我反而觉得她是个很直来直去的女生,你把她想的过于复杂了!”

    “我还真不愿意把她想得太复杂,但这丫头真的就是神神叨叨的,我直到现在都没搞清楚她到底是什么来路!”

    ……

    夜深了,赵牧住在我隔壁的房间,我则半躺在床上吸着烟,然后不顾肉体的疲倦,习惯性的想起了刚刚在巷子里偶遇陈艺的那一幕。

    我有点不太喜欢自己幻想出那么多和她在一起时的幸福假象,因为这会让我在深夜时孤枕难眠,我仿佛看见白天那所有的幻想,都在此刻变成了无法触及后的失落,而我却根本没有能力穿破这厚重的夜色,然后求一个解脱,最后只能将这种失落带进睡梦中,一夜又一夜,从不遗失!

    ……

    次日,我迎来了继五月长假后最忙碌的一天,我先是在早上配合执行人员做了一场婚礼,下午又紧急约见了两对即将在国庆期间举行婚礼的客户,和他们确认了婚礼的用料清单,直到黄昏时分,我也没有能够闲下来。

    我又去了南艺,准备先带肖艾去明天要举行婚礼的度假酒店熟悉一下场地,这是我们几天前便已经约定好的事情,而直到现在,我仍担心这个身上充满不确定因素的丫头会给我惹出大麻烦,如果她明天不能准时出席的话,整个婚礼的节奏都会被打乱,到时候客户肯定是要找公司问责的,因为关于钢琴演奏的事情,我早已经和他们做了确认。

    我依然在肖艾所住的那栋宿舍楼下等着她,她正好拎着一盒吃的东西从学校超市那边走了过来,我赶忙迎着她走去,急切的问道:“还记得前几天我们约好的事情吗?”

    “什么事情?”

    我感觉到自己的鼻尖因为此人的不靠谱而冒出了冷汗,但又知道她任性的脾气,生怕言语刺激了她,更不好收场,便耐着性子说道:“我们说好今天下午去婚礼举行的酒店熟悉一下场地的,这事儿你怎么能忘了呢?”

    “其实我倒真没有忘记这事情,只是把时间记错了,以为是明天呢。”

    “你这比忘记了也强不到哪儿去,反正最后都是我替你去背黑锅!”

    ……

    离开南艺之后,我和肖艾一起打的来到了举行婚礼的度假酒店。此时,我们公司的执行人员已经将明天要用的舞台搭建了出来,我指着舞台上面一个靠西的位置对身边的肖艾说道:“明天钢琴就摆在这个位置,对面就是一个喷泉,你弹的累了,可以看着喷泉放松一下,这可是我特别为你安排的位置。你知道吗,在原先的场景布置图上,你对着的可是两个灯架,一场婚礼下来,你这眼睛肯定吃不消。”

    肖艾一点也不领情的回道:“我就喜欢对着灯架。”

    我有点无语,她四处看了看,又问道:“这是一场在露天举行的婚礼吗?”

    “对。”

    “那是在室内举行的婚礼好玩,还是露天的有意思?”

    “不知道,我只知道做露天的婚礼,我们这些工作人员更累。”

    “为什么?”

    “露天的婚礼布景比室内的要更加复杂,而且参与人员不太好管控,现场出现意外的可能性也会相应的增大,比如天气因素……”

    就在我的说话中,公司工程部的小高扛着一只木梯来到了我的身边,如同看见救星似的对我说道:“江桥,赶紧帮帮忙,我们的进度太赶了,这边弄好之后,还要去君雅酒店那边弄下一场,估计今天又要熬到凌晨了。”

    尽管这不是我的工作,可是看着小高那因为超负荷工作而疲倦的样子,心中很是不忍,当即便应了下来,小高给我递了一支烟表示感谢之后,便又匆匆跑去搭建舞台的背景墙了,而我则需要帮他将舞台上的射灯全部安装起来,这也是一项不小的工程。

    我竖起了木梯,将其靠在脚手架的一根极其细的铁管上,然后对身边的肖艾说道:“你帮我扶一下梯子,我上去装射灯,明天可能是阴天,舞台上需要补光。”

    肖艾不可思议的看着我说道:“这也太危险了吧,你们没有那种电动升降的梯子吗?”

    “没有,你帮我扶好就行了。”

    “我扶不住,这太危险了!”

    我转身看着她,用比她更不可思议的语气,质疑道:“我看你翻我家院墙的时候也没怕危险啊?”

    “院墙多稳呐,你这个完全没有着力点,而且比院墙高多了,好吗?”

    “你赶紧扶住,就算摔了,也是摔我,又不是摔你,你要再磨磨蹭蹭的,我一个小时都装不完。”我嘴上说着,身子已经攀爬上了木梯,同时手中还高难度的拎着一只很有重量的射灯,一般人没有适应这种工作,大部分都会是肖艾这种反应,但我早已经不把这种没有任何安全保障的高度当成是心里的恐惧,因为在习惯之后,它也就只是一件很平常的事情。

    “江桥,你慢点,梯子晃得厉害,我快扶不住了。”

    “梯子没晃,是你的心在晃。”我一边回答,一边已经踩在了梯子最顶端的第二格,然后小心翼翼的将射灯固定在灯架上,这才腾出手接通了电源线,最后调整好角度,便算是装好了第一个射灯。

    我终于下了梯子,看着面色有些泛白的肖艾,笑道:“我这个以身犯险的人都不怕,你怕什么呀?”

    肖艾看着我手臂上那块被铁管蹭掉皮的地方,以一种很少有的轻柔语气对我说道:“我也不全是害怕,只是替你感到心酸,如果赵牧知道这些年,你是靠做这些供他上学的,他心里恐怕也会很不好受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