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5章:爱得太任性

    更新时间:2015-09-11 12:05:13本章字数:3570字

    我并没有受肖艾和赵牧到来的影响,依然等待着乔野告诉我那个女人的姓名,可他却突然丢掉了说话的欲望,又点上了一支烟。

    肖艾很不高兴的看了他一眼说道:“喂,这个发型搞的还不错的帅哥,能把你手上的烟给灭了吗?”

    乔野看了肖艾一眼,问道:“你是在和我说话?”

    “除了你,还有谁的头发像壳盖在头上似的?发胶没少用吧?”

    乔野心情不好,无言以对的盯着肖艾看了一会儿,然后默默的将烟掐灭在了烟灰缸里,下一刻便拿起了自己的皮包,对我说道:“江桥,我先回去了,我的事儿改天再和你聊。”

    我又劝道:“乔野,两年你都熬下来了,离婚的事情还是再好好考虑一下吧,说不定就柳暗花明又一村了呢!”

    “我要不把这婚给离了,下一秒就得进地狱,你也别劝我,生活是靠实践检验出来的,不是做梦。”乔野一边说,一边打开了咖啡店的门,在走出门口的那一刹那又给自己点上了一支烟,回头看了肖艾一眼,然后理了理自己的头发,似乎此刻还能让他有那么一点好心情的便是这精心打理出来的发型了。

    乔野离开后,肖艾带着厌恶向我问道:“他是你朋友?”

    “嗯,很多年的老朋友了。”

    “他是要和自己的老婆闹离婚吗?”

    “是啊,这才刚结婚两年!”

    肖艾的语气更加厌恶了:“那他可真是个人渣!”

    我试图替乔野解释,毕竟他也是包办婚姻的牺牲品,可我自己这心里也非常反感离婚的行为,最终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转移了话题向肖艾问道:“你是来找我的吗?”

    肖艾这才回过神似的从自己包里拿出了两张票卷,分别递给我和赵牧说道:“明天晚上我在文化艺术中心有一场演出,这是票,你们俩记得去看。”

    赵牧先从肖艾的手中接过,看了看票面感慨道:“是A区的第二排,位置很好啊!”

    肖艾又将票往我面前递了递,说道:“票很紧张,这可是我好不容易才和演出单位要到的,你们可不许不去,听见没?”

    我终于也从肖艾的手中接过了这张票,看了看演出时间,是晚上的7点半,和自己的工作并不冲突,便点头答应道:“没问题,明天我和赵牧一起去。”

    肖艾点了点头,然后也伸手和服务员要了一杯喝的东西,她依然还是和年纪差不多大的赵牧更有共同语言,两人一直聊着一些我不太感兴趣,也不大听得明白的话题,片刻之后便因为倦意袭来而靠着沙发打了一个盹。

    等我醒来时,肖艾已经离开了咖啡店,而赵牧则抱着一本财经杂志看着,我拍了拍有些昏昏沉沉的脑袋向他问道:“那丫头走了?”

    “她说要去参加排练,走了有好一会儿了。”

    我下意识的往玻璃窗外看了看,才应了一声,此后,注意力便放在了窗外已经沦陷在夜色中的弄堂上,而赵牧也抬手看了看表对我说道:“桥哥,我待会儿要去参加一个同学聚会,就不和你一起吃晚饭了。”

    “嗯,去吧。”

    ……

    赵牧随后也离开了,而咖啡店里更加冷清了起来,似乎周围的白领都在为即将到来的10月一号而加班忙碌着,我也落得个清净,随后又要了几瓶啤酒喝了起来,至于晚饭,还是打算待会儿去巷子外的小吃摊上解决,毕竟这咖啡店的消费还是有点高,随便吃些糕点便已经是好几十块钱的消费,而关于这消费过高的问题,我不止一次的和老板娘余娅建议,希望她能做个会员制什么的,以方便我们这些长期消费的顾客,可是她情愿给我免单也不愿意做那什么会员制降低咖啡店的格调,对此,我也不能真的要人家免单,所以一般来这里,我只是点最便宜的啤酒喝,至于吃的从来不点。

    独自一个人的时候,我也没有让自己闲下来,一直用手机看着最近全国比较具有代表性的婚礼策划案,而时间就这么在不察觉中流逝了,直到咖啡店的门再次被打开……

    我有些惊讶的看着正风尘仆仆的站在吧台旁的余娅,以前她来南京的频率是几个月才有那么一次,而这一次却只是间隔了一个多星期,于是我带着这样的疑惑向她问道:“你怎么又回来了?这都快10月1号了,应该是你丽江那边酒吧最忙的时候吧?”

    余娅笑了笑,向我回道:“我上次不是说去北京参加一个携程网举行的商家会议嘛,正好在会议上遇到了一个对南京这边市场比较感兴趣的客栈老板,我们聊得比较投机,而我对南京这边也比较了解,就带他过来熟悉一下市场了。”

    “原来如此。”

    余娅和吧台的服务员聊了几句以后,又端着一杯她亲自调好的咖啡来到了我的面前,说道:“老规矩,送你一杯心情咖啡,最近的心情怎样?”

    我从余娅的手中接过咖啡,先是喝了一口,当即便品尝出这次的心情咖啡里加了一些类似薄荷的东西,所以喝起来很清爽,让人忍不住想再喝一口回味这淡淡的口感,我放下杯子笑了笑,回道:“我的心情先不说,但我知道你最近的心情肯定很不错,因为已经在这杯咖啡里体现出来了。”

    余娅回应了我一个笑容,然后在我的对面坐了下来,我们终于又难得的有了一次聊天的机会,而我真的很喜欢和她在一起谈天说地,因为身在丽江的她总会因为见多识广,而给我带来一些做婚礼策划的灵感,她的口中似乎有永远也说不完的爱情故事,或动人、或浪漫、或凄美……

    她和从前一样向我问道:“最近和陈艺有什么新的进展了吗?”

    我愿意和余娅这个不在南京常住的女人说一切藏在心中的隐秘,便将前些天和陈艺在长江边的深情拥抱告诉了她。

    余娅向我竖了竖大拇指,赞道:“终于勇敢的迈出第一步了啊,不错……”

    我摇头,回道:“这绝对不能算第一步,当时我就是情不自禁,其实和爱情没多大关系,应该更像是亲情,我觉得我们一起长大,一起经历过许多事情,所以没有比抱着她更能让我感到踏实的事情,那时候我的心里就是这样的感受。”

    余娅笑了笑:“你和陈艺之间最大的问题就是彼此太熟悉了,所以才会有那么的顾虑让你畏首畏尾,如果是个一见钟情的女人,你一定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吧?”

    余娅的话说进了我的心坎里,我连连点头,而这也是我喜欢和她聊天的一个重要原因,因为她总是能一针见血的说出我心里的无奈和痛苦,然后再为我打开一扇窗,所以很多时候我都希望她是一个能在南京常住的朋友,因为每次她离开后,我便会有一种没人可以说话的失落,经常持续到她下次再回南京时……

    我又端起余娅为我调的“心情咖啡”喝了几口后,也向她问道:“能聊聊你的过去吗?我一直觉得你是个很有经历的女人。”

    余娅有些失神的看着玻璃窗外,随后给自己点了烟,她没有看着我,语气很淡的说道:“既然都是过去了,还有什么好说的呢?”

    “过去也是人生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如果你说自己再也没有想过从前的事情,那我就不问,如果偶尔还会回忆起,我觉得拿出来和一个愿意替你保守秘密的朋友分享是个很不错的释放方式,因为我也和你说了很多从来不想拿出来和别人分享的事情,但是每次和你说了之后都会很轻松,你真的可以试一试。”

    余娅弹了弹烟灰,又落寞的笑了笑,许久才对我说道:“其实,我的过去也没有那么复杂,我只是爱上了一个与自己物质差距太大的男人,我知道我们是不可能在一起的……而后来我做了一件不知道该用可耻还是勇敢去定义的事情。”

    “什么事情?”

    余娅又深深吸了一口烟,回道:“在我们爱到彼此都离不开对方时,他妈妈找到了我,提出给我200万的分手费,要我离开他,如果按照电视剧里的情节,女主角会很有骨气的离开,但我却接受了这200万,然后去丽江开了间酒吧。”

    我看着余娅,心中感慨万千,这确实是一个电视剧里的情节,但是中国这么大,人口这么多,总会有这么一些小概率的事情发生在某些人身上。

    “江桥,你觉得我接受这200万是可耻的,还是一种勇气呢?”

    我安慰道:“我不觉得是可耻,你的选择恰恰是活在现实世界里的真性情体现,他们逼着你放弃这段感情,你的精神就受了伤,既然受了伤为什么不能接受精神上的补偿呢;还有,你和那个男人有相爱的权利,但他们却没有阻止的权利,因为人性是自由的,他们现在野蛮的剥夺了你的权利,只是付出200万的代价,我反而觉得太便宜他们了……有几个臭钱就了不起啊!起码应该赔偿2000万,谁让他们家儿子爱得那么任性!”

    余娅笑了笑,可是笑着、笑着就流下了眼泪……

    我安静的等待着,虽然我没有经历过类似的事情,但是我能感觉到余娅在那段感情中受了很重的伤。

    许久,她终于用我递给她的纸巾擦掉了眼泪,也许是发自内心的笑了笑,说道:“江桥,你是个很特别的人,我觉得我们可以成为很真的朋友,只可惜我待在南京的时间太少了!”

    “正是因为你待在南京的时间太少,所以我们每一次的交流才显得那么珍贵。”

    “嗯,还是那句话,有时间来丽江走走,我很愿意陪你沏上一壶茶,坐在玉龙雪山下聊聊天。”

    “一定会有那么一天的。”

    ……

    次日,我有意识的加快了自己工作的速度,因为我答应过肖艾,会在七点半之前去文化艺术中心看她的演出,而我也确实在下午6点钟之前便处理完了手头所有急需解决的工作,准备离开公司时,却被罗素梅叫进了办公室,她要我和她一起去见那个豪掷300万举行婚礼的大客户,而对方也只有晚上才有时间和我们这边沟通婚礼的事宜。

    我虽然很无奈,但还是要以工作为重,当即给赵牧发了一条信息,要他将这个情况转告给肖艾,随即便跟随罗素梅去见了那个让我好奇了很久的大客户,而这次总算是有机会见见他的庐山真面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