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8章:全南京第一号渣男

    更新时间:2015-09-13 21:49:02本章字数:3183字

    在去往南艺的路上,我便已经做好了不受肖艾欢迎的心理准备,然后又对自己产生了一些质疑,为什么这个只是抱着玩游戏心态出现在我世界里的丫头会让我如此在意呢?

    我的工作很累,很多时候也并不喜欢去结交朋友,可这已经是我今天第二次去南艺了,我想挽回点什么,否则心里会有一种落空的感觉,但我却不敢肯定自己到底是不是因为害怕在这场游戏中出局,才会去做这些的。

    晚上的道路很通畅,片刻之后我便到达了南艺,我将那只硕大的趴趴熊扛在了肩上,沿着已经有些冷清的校园小道向肖艾所住的那栋女生宿舍走去。

    我知道肖艾不会轻易见我,便请于馨帮忙,而于馨确实是个热心的姑娘,等我来到女生宿舍时,她恰好和肖艾从学校的超市那边走了过来,两人手中都提着购物袋,这当然是于馨为我和肖艾所制造的巧合,而我也很喜欢这种恰到好处的“巧合”,因为给我省去了很多不必要的麻烦。

    我就这么站在肖艾回到宿舍的必经之路上,肩头扛着的趴趴熊则是我的武器,我会用它攻克肖艾对我的敌视和憎恨。

    起初肖艾还在和于馨聊着天,可当我出现在她的视线中,聪明如她立刻便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儿,于馨之所以约她去超市,就是为了方便让我见她一面。

    她在我5米远的地方停下了脚步,然后很气愤的看了于馨一眼。

    于馨将空间让给了我和肖艾,路过我身边时,看了一眼我扛在肩上的布偶,很是无语的说道:“我只是说她喜欢布偶,你没必要买个这么大的吧?……你是来制造绯闻的吗?”

    “不是越大,越能显示诚意么?”

    “完全搞不懂你的逻辑!”于馨郁闷的对我说了一句,随后独自走进了女生宿舍,而我真的有点心虚了,因为我发现已经有不少女学生趴在楼层的栏杆上,等着看我和肖艾之间上演一出好戏。

    我走到肖艾的面前,看了看肩上扛着的趴趴熊,有些尴尬的对她说道:“是不是有点太不低调了?”

    肖艾的性子就像烈酒,伸手从我肩上将趴趴熊抢了过去,然后狠狠摔在了不远处的草地上,宿舍楼那边顿时传来了一片嘘声,因为在她们听不到声音的画面中,我无疑是被肖艾给残忍的拒绝了。

    我又从口袋里掏出一只买趴趴熊时赠送的迷你公仔,递到肖艾的面前,又厚着脸皮说道:“这个是不是好多了?可以挂在你的皮包上……你的朋友和同学见到了肯定都会说一声:哇塞,可爱耶!”

    肖艾终于开了口:“你就别让我犯恶心了!”

    “那你就原谅我啊!”

    “滚。”

    我心中有一种非常受挫的感觉,继而不知道该怎么继续在她面前这么站着,我点上一支烟掩饰着自己的不自在,可是并不想离开。

    肖艾绕过我,准备回宿舍,我又从后面拽住了她白色的长衫,放低了声音对她说道:“我不知道你心里有没有把我当过朋友,如果有这么一刹那当过,为什么不肯原谅这个朋友的无心之失呢?……我真的不知道你为了等我去,特意调整了演出的时间,否则我一定会在结束工作后的第一时间赶过去的。”

    肖艾转身看着我,脸上露出讥讽的表情,说道:“呵呵,真好笑,谁为你特意调整时间了,你以为自己是谁啊?”

    “如果你觉得这样的讥讽,可以让自己心里舒服一点,我不介意多听几句。”

    肖艾打掉了我拉住她衣服的手,怒道:“你别来烦我了,我这一辈子最恨的就是动手打女人的男人!……你就是全南京的第一号渣男!”

    “你能不能别这么夸大其词,我那算打你吗?我只是让你别再弄我的那些花。”

    “你不用给自己开脱,从小到大从来都没有人那么对过我,你这渣男是第一个。”

    我看着她,她的确是一个很骄傲的丫头,这种骄傲多半是来自于她从小收获的各种讨好和赞誉中,所以我没有真的揍她,但却已经超出了她忍耐的极限。

    我当即又往她面前走了一步,说道:“你要非诬赖我打你,我也没有办法,但是我有胆量让你给打回来……在你脚下3米远的地方有一块板砖,你把它拿起来,怎么泄恨,怎么往我身上拍,行了吧?”

    “你以为我不敢吗?”

    我没有废话,转身去将那块板砖捡了起来,然后递到她面前,说道:“拍吧,拍完了咱们就握手言和,不过别往脑袋上拍,我这人好脸,怕挂彩了难看!”

    肖艾从我手中拿过了那半截板砖,然后在众目睽睽之下将板砖扬了起来,我毫不畏惧的又向她面前走了一步……

    肖艾看着我脖子上那块被她抓破的地方,手就这么悬在半空不动了。

    “拍呀,反正我江桥天生命贱,不怕疼、不怕痛,就怕你蛮不讲理的误会我……如果你拍爽了,说一声我没打你,我就算被拍死了都觉得值!”

    肖艾咬着嘴唇看着我,她将砖块扔在了地上,撇过头骂道:“你是神经病吗?”

    我刚想回答,不知道从哪里跑来了一群来势汹汹的男生,他们将我和肖艾隔开,然后围着我推推搡搡,很不友善的冲着我嚷道:“你哪儿来的啊?敢跑到我们南艺来闹事儿,信不信我们让你吃不了兜子走?”

    另外一群男生又很关切的问肖艾有没有在我身上吃亏。

    这种很不友好的推推搡搡和言语上的不尊重让我感到很不舒服,火气忽然就被点燃了,抬手便拎住一个离我最近的男生准备动手,而这时,肖艾仿佛用尽全身的力气挤开了人群,然后将我和那个男生分开,挡在我的前面喘息着对那群男生怒道:“谁让你们对他动手动脚的?”

    有男生试图解释:“我们不是看他对你不尊重,想教训他一下么。”

    “他对我不尊重,我自己会教训他,关你们什么事情!”

    先前离去的于馨,又匆匆忙忙的从宿舍楼里跑了出来,她一边和那些男生解释,一边小声对肖艾说道:“大家都是好心,也不知道这是个误会,你别这么说他们,很伤人的。”

    我心中是一阵说不出的滋味,肖艾嘴上想杀了我,可最终还是为了我这个南京第一号渣男得罪了那些来帮她打抱不平的男同学……

    我从钱包里抽出200块钱交给了于馨,请她去学校的超市买了一条烟,然后拆分给了那些男生,虽然之前对他们很有脾气,但还是主动向他们表达了歉意,我不想把自己惹来的麻烦引到肖艾身上,尽管她看上去并不那么在乎别人的眼光……

    学生们的判断大多是基于感性的,所以拿了我的烟后,语气也好了很多,其中一个带头的男学生对我说道:“哥们儿对不起了,我们也不知道这是个误会,可我还是想说:我们的心都被你玩碎了!……对谁都爱理不理的梦中女神,竟然已经心有所属!!以后你让我们还怎么看着她做梦!”

    我还没反应过来,那带头的学生已经招呼其他男生离开了,而肖艾也不知道在什么时候进了女生宿舍,现场只剩下我和还没有离去的于馨。

    于馨从草地上捡回了那只趴趴熊,向我问道:“这个是我替你拿上去送给肖艾,还是你自己带走?”

    我心中一阵没来由的惆怅,回道:“你就别拿上去给她添堵了,扔了吧。”

    “扔了多可惜啊,待会儿要是肖艾不愿意要,我就留着当枕头用了,你不介意吧?”

    “不介意。”

    “行,那我上去了,你也早点回去休息吧。”

    我点了点头,于馨在离去之前又向我问道:“你还有什么话让我带给肖艾么?”

    我点上一支烟,思虑了一小会,回道:“你告诉肖艾,什么时候消气了,就去我住的地方找我,我给她做好吃的。”

    于馨笑了笑,问道:“不知道我有没有这个口福跟在肖艾后面蹭一顿饭吃呢?”

    “随时欢迎啊。”

    ……

    夜深了,我独自走在离开南艺的校园小道上,周围的一切都在此刻陷入到了安静中,可我心中却升起一阵挡不住的疲乏,我希望眼前的这条路没有终点,然后可以让我这么一直麻木的走下去,我真的不太喜欢这个世界里的是是非非,可又明白这种自我孤独是一种偏离世界的迷失,于是就这么矛盾着……

    我仰起头,面对着没有尽头的天空,然后将口中的烟发泄似的全部吐出……

    此刻,我多么希望有一双轻柔的手会从身后紧紧地抱着我,然后温柔的对我说:江桥,我不嫌弃你的孤独,不嫌弃你的身世,也不嫌弃你偶尔的自我,我们就这么静静地往前走,然后离开这座失落之城,离开世间的纠纷,离开一切制造伤痛的欲望和不平等……

    我陷入到了自己的假想中,然后幸福的笑了,可笑着笑着,又变成了对自己的嘲笑,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这样的女人呢?而失落之城的外面多半又是另一座失落之城,因为这个世界上根本没有人能够摆脱造物者为我们设定的欲望,包括我自己,至少我一直需要五谷杂粮活下去,需要情感上的安慰,需要空气和水,需要交()配来繁衍后代,这难道就不是一种最原始的欲望和需求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