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2章:命运给我的惊喜

    更新时间:2015-09-16 16:01:50本章字数:3099字

    在回复了陈艺的信息之后,我将手机放进了自己的口袋里,然后向身边的肖艾问道:“那么违背本心的保证书我都写了,咱们之前的事情可以翻篇儿了吧?”

    “我觉得你好像挺委屈的。”

    “不委屈,你开心就好。”

    “我现在是挺开心的。”

    “那我就可以放心的走了。”

    肖艾看着我,问道:“你要去哪儿?”

    我实话实说道:“陈艺说要去我家吃饭,我回家给她做饭,你要没事儿的话,就一起去吧。”

    肖艾脸上现出值得玩味的笑容,然后对我说道:“我可不去!”

    “没事儿,不多你一双筷子。”

    肖艾做了一个引导我的手势回道:“你可以想想待会儿的场景,我坐在你和陈艺的身边,你不觉得很碍事儿吗?我要是不去的话,那可就是一顿烛光晚餐,我要去了那就是合伙饭了。”

    我摸了摸下巴,叹道:“也是啊,没看出来你还有这么细的心思。”

    “成人之美是一种美德。”

    我下意识的四处看了看,校园里极其冷清,心里又觉得就这么将她撇下有点不太好,便向她问道:“那你待会儿去干嘛,有人陪吗?”

    “我为什么要人陪?待会儿去练钢琴,然后回去睡觉,也有可能去酒吧玩一会儿,反正晚上的时间最好打发了。”她停了停,又拍着我的肩说道:“好好加油,然后让自己过得开心一点。”

    我有些木讷的点了点头,因为没太明白她想表达什么,她却已经转身走在了我们刚刚走过的路上,然后有些闲不住的用脚踢着一只小石子,又用手去摸路边那些正好开着的桂花,想来她也是害怕无聊的,所以才会有这么多无聊的小动作,可我又在她的背影里看到了一种抗拒交往的孤僻,也许正是这种孤僻才造就了她在音乐上那特殊的才华,但这终究也是一种以孤独为前提的代价。

    也或者,我还不够了解她,可能在她的世界里,孤独和无聊并不是一件值得恐惧的事情,只是我自己在害怕而已。

    她渐渐消失在了我的视线中,我的感官又变得敏锐了起来,我听见风将梧桐的树叶吹得沙沙作响,看见夕阳的余晖落在远处的鱼池里,两条锦鲤各自寻找着食物,相近却不相亲。

    ……

    离开南艺后,我去超市买了陈艺喜欢吃的菜,然后又匆匆往回赶去,可快要到家时,才猛然想起乔野已经搬到我那边去住了,所以我和陈艺终究还是没有独自相处的空间,这让肖艾那个丫头特意给的成全也算不上是成全了。

    果然,等我推开院门的时候,陈艺正在和乔野聊着天,见我回来了,乔野兴致很高的说道:“这刚来住下就沾到陈艺的光了,今天晚上非得好酒好菜的吃个够,江桥想喝什么酒?我去买。”

    “啤酒,对了,在软件园那边开了一间可以鲜榨果汁的饮品店,你去给陈艺带一瓶苹果汁。”

    “又不顺路,苹果汁超市里买不就完了嘛!”

    “鲜榨的没有添加剂,也没绕多远路,赶紧去吧。”

    乔野看了看我,又看了看陈艺,感叹道:“这么多年了,江桥你还是这么玩命的心疼陈艺啊!”

    我没言语,陈艺笑了笑向乔野问道:“难道女人不是用来疼的吗?”

    “那得看什么样的女人,像你陈艺这样的女人肯定是用来疼的,有的还真就不好说了!”

    ……

    夜晚渐渐来临,我和陈艺在小院里支起了一张圆桌,乔野摆好了买来的酒水和饮料,三个人围着桌子坐了下来,我又将乔野买回来的苹果汁放在热水里热了热才递给了陈艺,而这个举动又惹来了乔野一阵说三道四,他还是觉得我对陈艺好的有点过分,对此我没有辩解也没有掩饰,因为这已经是我很多年积累下来的习惯,我不会因为别人的不理解而去改变。

    几瓶啤酒下了肚,乔野的话也多了起来,他又聊起了自己那段非常不满意的婚姻,他说道:“陈艺、江桥,有时候男女之间的感情和婚姻真的和金钱没什么关系,我觉得最重要的还是两个人在精神层面上的契合程度。就说我和秦苗吧,家庭条件都不错,可是结婚后也没有能过上1加1大于二的生活,究其根源,就是两个人在精神层面追求的东西太不一样所导致的。”

    陈艺笑了笑向他问道:“那你在精神层面追求的是一种什么样的爱情或者婚姻呢?”

    “我始终坚定的认为:婚姻和爱情是不应该受到外界因素干扰的,它应该是一个很发自内心的东西,很多人喜欢将物质和婚姻捆绑在一起,但是物质这东西是很假的,今天你可能有,明天这个世界就可能把你变成穷光蛋,但发自内心去追求的爱情和婚姻才是最真实的,因为它会给你的生活带来源源不断的渴望,会促使你的大脑分泌出足够多的多巴胺,让你可以站在物质之外去体会到很多高于物质的美好……”

    乔野越说越兴奋,后来连手也开始比划了起来,我终于打断了他说道:“乔野,你的话总结下来就一个意思,有情饮水饱,是吧?”

    “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

    “可是有情真的能饮水饱吗?”我提出了这样的质疑,随即心中又想起了“心情咖啡店”的老板娘余娅,如果有情真的能够饮水饱,她为什么会接受那200万的分手费?又为什么要带着被斩断爱情的痛苦从此离开南京?

    “不能吗?”

    我回道:“乔野,你之所以有这么多感性的想法,是因为你真的不太懂物质于人而言的重要性,你也不懂你父辈创业的艰辛,更不懂他们渴望守住这份产业的心情,很多东西你真的是得到的太容易了,包括婚姻和金钱,所以你才会看得这么淡,这么不珍惜,但是衣食住行哪样不依赖于物质呢?而有情饮水饱,前提是你也得先有水喝,对吧?”

    乔野不赞同我的话,他又向一直没有表态的陈艺问道:“陈艺你也是这么看的吗?”

    陈艺摇了摇头,回道:“我觉得你们的看法是两个极端,很难去判定谁对谁错,我反而觉得感情和物质之间并不一定是取舍关系,这两者是可以找到平衡的,有必要兼顾,但也没有一个绝对的标准。”

    我和乔野对视了一眼,最后都选择了沉默,而在这阵沉默中我不知道乔野在想什么,但却明白自己是什么心情。

    ……

    吃完这顿晚饭,我和陈艺又一次散步在这条熟悉的郁金香路上,我吸着烟,她则拿着手机和台里另一个主持人聊着天,似乎在协调明天的主持工作,她想休息两天……

    等陈艺结束通话后,我终于向她问道:“最近很累吧?”

    “嗯,有好几档节目都在赶着录。”

    “如果离开电视台加盟邱子安的传媒公司,应该就不会这么累了吧?”

    陈艺点了点头,回道:“嗯,那时候可能只是固定做两档节目,休息的时间还是比较充裕的,在电视台主要就是临时的主持工作太多,精力很难跟得上!”

    我吸了一口烟,沉默了很久之后才又问道:“你是打算去那边了吗?”

    “还没有。”陈艺似乎不太愿意与我多聊这个话题,转而又向我问道:“你呢,自己工作的事情考虑的怎么样了?”

    我将口中的烟以柱状吐出,然后有些茫然的回道:“暂时还不想考虑,老金和罗素梅对我有知遇之恩,公司这个时候这么困难,我要走了,真正能做事情的人就更少了!”

    “江桥,你什么时候能为自己活着呢?……你有没有想过在敬老院待了这么多年的奶奶,她在那里真的过的快乐吗?”

    “我不太懂你的意思。”

    “我说了,我愿意在自己的能力范围内帮你一把,为什么几年前我没有这么说过,那是因为感觉你的职场经验还不够,但现在不一样了,你的手上有客户资源,完全可以自己做一些事业出来,然后改善自己的生活,你难道就一点都不想将奶奶从敬老院里接出来吗?”

    我心中压抑的难受,许久才说道:“假如我身边没有你,我还会有这样的选择吗?”

    “可是你现在身边有我,我心甘情愿的愿意为你做一点事情。”

    “不,你的出现已经是命运给我的惊喜了,如果我是个知足的人,我就不应该从你身上索取太多。还有,你对婚庆行业并不够了解,这个行业现在已经趋于饱和了,而且今年的整体行情很不乐观,如果我离开老金的公司,再带走一部分客户资源,最后很有可能是两败俱伤,还会连累到你的投入,我真的不想冒险做这样的事情。”

    “江桥,很多事情都是相互的,这些年你对我的好我都能感觉到,你说我是命运给你的惊喜,你又何尝不是命运给我的惊喜?所以我根本不怕所谓的连累,大不了我去为你的客户无偿主持婚礼,如果他们不喜欢我的主持风格,我就去请其他主持人,人情我去偿还都没有关系,可我最害怕看到的是你根本没有这样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