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抱妹拜仙

    更新时间:2015-05-18 18:09:28本章字数:3801字

    夕阳,透着妖异,在天空中宛如一个慈爱的母亲,尽量把每一寸柔弱的光辉洒在大秦帝国的每一寸土地上.

    暮色森林边缘和大秦极西之地接壤处,一个腰间系着虎皮挎着长刀的黝黑少年肩扛着一只花皮豹的尸体,在林中稀疏的光斑之间穿梭,一上一下起伏间,都有数滴血液掉下,也不知是他的还是那豹子的.

    这少年,姓贺名辰,自父亲五年前死于虎口,母亲伤心过度而病逝后,就子承父业,一直以在外打猎维持自己和妹妹贺苏的生计.

    今天这次狩猎,是贺辰想了很久的.一来为贺苏改变改变生活,二来可以去村里老大夫那里多抓一些药物,每天在林间打猎,受伤是在所难免的,而且贺苏脸色蜡黄的毛病也是需要喝药的.

    可就在贺辰碰到花皮豹的那一刻,一股心慌之意升起就再未散去.在他九死一生的干掉了豹子之后, 那股心慌之意不但没有散去,反而越加的浓烈!

    在这种浓烈的心慌之下,贺辰恨不得一下就回到那个每到夜晚就会飘着火光的洞穴,看一看他的苏儿是否有事,好换来安心.这念头方一生出,就连他的脚步也透着着急,步步生风的往前赶.

    与此同时,暮色森林边缘.有一只黑皮老虎出现,径直的走向那个每到晚上就会飘出肉香和火光的洞穴.

    这处洞穴外,有一个约莫七八岁的小女孩,全身上下被粗衣麻布包裹,胸口间粗针大线的绣着一朵野花,一头棕黑的秀发用两只兔耳朵整齐地束在脑后.一双晶莹的大眼睛不时的眺望着暮色森林深处,手下还不忘数着果子,就连危险靠近,她也没有丝毫感觉,只顾喃喃自语.

    “今天收成还不错,这个大大的留给哥哥,这个小的苏儿自己吃.”

    说着,贺苏拿起一个红艳艳的果子就要向嘴里塞,突然一顿,像是感到了什么,又放下了果子.

    “还是先修炼吧,要不然哥哥又要说我了.”

    于是,贺苏从怀里掏出了一只小鼎,托在手上默念,铭记.这鼎不大,一只成人的手掌就可以牢牢握住,在鼎的周围铭刻着道道纹路,细细看去竟然是些文字.不多,只有一百零八个.

    这鼎是她的哥哥贺辰从一只幼虎的肚子里刨出来的,当时也只是见它稀巧,便拿了回来.后来,兄妹俩用仅有的两年学堂生涯细细研究时,竟然发现鼎上刻的是一片名叫《山河卷》的东西.

    而在陨落星辰凡是和法、卷、决扯上关系的那都是仙家法术,兄妹俩自知是捡到宝了,便每日默念鼎上的内容,从未停歇.

    说来也蹊跷,兄妹俩念这《山河卷》念了也有三年,可从未记住上面的任何一个字,他们只当是自己领悟太浅,强加着每日多念两遍,当做功课.

    谁知贺苏一遍刚念一半,面前就窜出一头黑皮虎瞪着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她.

    情急之下,贺苏下意识的从腰间拿出了一把匕首,对着黑皮虎怯怯懦懦的说道:“你别过来啊,你敢过来我就不客气了.”

    黑皮虎早看出了面前这个人类女孩没有丝毫反抗的能力,猛地一扑扑倒贺苏,獠牙一口咬住贺苏雪白的脖颈,鲜血顺着牙孔流出,染红了枯草.

    半柱香之后,黑皮虎松开粘满鲜血的大口,用鼻子嗅了嗅贺苏的脸庞.然后用两只厚重的虎抓在贺苏身上摸索.

    直至摸了三遍,黑皮虎才一脸忿怒的走向了暮色森林深处.

    夕阳西下,晚风更迭,林间萧瑟,似是唱着一首哀乐.

    贺辰肩头扛着豹子的尸体,虽然摸样狼狈,但却是一脸兴奋之色.因为这头豹子可以供他们吃很久,单单是这头豹子皮就能换一只大奶羊.这样,他的苏儿就不用再喝散发腥味的蛇血了.

    只是,贺辰还不知道,他的这一愿望永远都无法实现了,他的苏儿,已经和他天人永隔.

    还没等月亮挂上梢头,贺辰就已经到了暮色森林外缘,远远眺望过去,漆黑一片,往日那守时跳动的火光,今天没有出现.

    贺辰内心被一股烦躁充斥,心生担忧,摔下肩头的豹子.一个健步,向居住的山洞奔去.

    还没容贺辰跑到洞前,一股血腥味就迎面袭来,他的贺苏,此时就倒在地上一动不动,周围的枯草在月色下泛着红光.

    “苏儿……”

    贺辰几个跨步跪在贺岁身旁,仰天长啸,一抹长泪纵横,最害怕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苏儿,醒醒,哥哥回来了!”

    贺辰半抱起贺苏,使劲的摇晃着.可贺苏除了始终瞪着那双死不瞑目的双眼,没有什么惊喜可以给他的哥哥.

    感受着贺苏身体上残存的余温,贺辰突然睁大了眼睛,看向森林外的村落.

    “不!苏儿,哥哥不会让你死!我去求他,他一定能救活苏儿的!”

    贺辰轻轻地用手抹上了贺苏的双眼,抱起贺苏,带着一身血气,趁着月光,向森林外奔去.

    暮色森林外,一个叫守下村的村落.人烟不多,也算不上萧条,大街上两排商铺排开,此时只有一间医馆半掩着门扉.

    医馆里,一个六旬老人守着油灯,把手凑向眼前,费力的拨了拨手指,嘴里念叨着,“来了,来了.”

    这老人,是医馆的大夫,世人不知晓他的名字,他也不提,因为他医术高超,所以村里村外的人都叫他老大夫.逢一生点小病,跑来他这里抓药准好,久而久之,守下村的村民只来这个医馆看病了.

    老大夫掐算完,拱起腰,走到门前,把半掩着的门推开了.

    贺辰一路狂奔,身上早已血肉模糊,汗水掺杂着血水往下流,他早已麻木,忘记了疼痛.他此刻,只想快点看到那个驼背老人,那个妙手回春的老大夫.

    等到贺辰来到守下村时,已经接近夜半.怀里的贺苏仅存的一点余温也消失殆尽.望着街道上唯一一扇大开的门,蹋了进去.

    “老大夫,求你救救我妹妹!”

    方一进门,贺辰就“扑通”一声跪在老大夫的面前,双眼恳求的望向坐在扶椅上的老大夫.

    “快起来,快起来,起来说话.”

    老大夫赶忙从扶椅上起身,搀扶贺辰,接过了贺辰怀中的贺苏,放在了一旁的床榻上.

    然后老大夫直接盘膝坐下,指尖掐成兰花,像念经般鼓动双唇.

    不一会老大夫就已满头大汗,但没有停下之意,只是把一只手放在了贺苏额头.

    半柱香之后,老大夫睁开了眼,眼里布满了血丝,浑浊不堪,放佛一下油尽灯枯.

    “你过来.”虚弱无力的老大夫冲贺辰招了招手,贺辰过去想要拉老大夫起身.

    老大夫摆了摆手,从怀里掏出了一枚玉简递给贺辰,艰难的开口道:

    “此地北行二十里,有一座山,名叫逍遥峰,其上有一个仙门,名为逍遥门,逍遥门内有一张玉寒床,可保尸体千年不腐、万年不烂.你妹妹身体特殊,锁住了神魂,虽然身死,可神未死.至于她能否苏醒,就要看你的造化了.”

    “造化!老大夫,是什么造化?”

    贺辰一听,苏儿还有救,情急之下,不断地拉扯老大夫.

    老大夫摇了摇头,吸了一口气,不知是怪贺辰太心急,还是什么,说出了人生中最后一句话.

    “造化就是成仙,活死人,肉白骨,移天动地!”

    说完,老大夫长“呼”一声,断了气.贺辰默默地向老大夫跪拜,磕了几个头.便不再耽搁,起身抱起床上的贺苏.

    突然“叮咚”一声响起,像有东西掉在了地上,贺辰低头一看,是那个小鼎,而此刻贺苏一直紧合右手也张了开来,贺辰蹲下身,左手搂着贺苏,腾出右手把小鼎捡了起来,藏进了腰间.

    当天边出现一抹鱼肚白时,贺辰已经在逍遥峰山脚,一夜未眠的他此时异常疲惫,眼球上布满了血丝,但他并没想停下休息,毅然决然的踏上了通向逍遥门的石阶.

    这条石阶叫拜仙路,最顶有一方石门,叫拜仙门.

    此时,拜仙门下有一个小童,穿着青色道袍,拿着一把扫帚,在打扫着拜仙门下的圆台.他抬起头时,正好看见了抱着贺苏的和贺辰.

    “现在还不是招收弟子的季节,你从哪来就回哪去吧!”小童边说边扫地,像是自言自语一样,但手中的扫帚每一次都挡住了贺辰的脚步.

    “我不是来拜师的,人命关天,劳烦让一让!”

    贺辰双眉紧凑,本就烦燥的内心这一刻被拨撩到了极致,几乎是吼着对小童喷薄而出,大有一言不对就要闯山门之式.

    “哪里来的胆子,你来救人,可有信物?”小童见贺辰是个硬茬子,唠叨一句,把扫帚树在面前,抬起头看着贺辰说.

    贺辰一听,突然想起昨晚老大夫给的玉简,指了指腰间,“诺,在这里,自己拿.”

    “玉、玉简!”

    小童一看贺辰腰间的半截玉简,连说话都变得结巴起来,恭敬地上前取下,说话也没了那份傲慢.

    “请在这里稍候片刻,我立刻去通报掌门.”

    说完,小童就撂下扫帚,飞奔似的向山顶的大殿跑去.

    不大一会,小童就跑到了大殿外,跪下扬声道:“禀报掌门,方才有一个少年抱着一个死人上山,还递上了一枚玉简.”

    小童说完,保持着跪姿,一脸尊崇的向大殿内望去.

    “进来吧.”

    大殿内传出了一个中年人的声音,小童站起身,毕恭毕敬的走了进去,把手中的玉简交给了大殿内那个说话的中年人.

    中年人接过玉简,向内注入灵力,方注入一半,玉简就投射出一幅水墨画.

    画中只有一个老人,面容和蔼,长须飘飘.如果贺辰在这里,一定会认得这个老人,因为他,就是老大夫.

    这中年人是逍遥门的掌门柳长风,他虽然没亲眼见过这画中的老者,但他还是一眼就认出这是逍遥门第三代师祖,云流子.

    柳长风匆匆收了灵力,不再继续注入玉符,有了云流子的画像,事情已经超出了他能管辖的范围.

    “你先在这里等着,那人先不要管他.”柳长风握着玉简,压下了眼中的一抹兴奋,一步跨出了大殿,只留下一句余音在小童耳边回荡.

    后山,一方被枯草爬满的石门外,柳长风一脸敬意的开口:

    “师叔,师侄有要事禀报!”

    “何事?”几个呼吸后,厚重的石门内才传出苍老的声音.

    “是师祖……”柳长风话还没说完,厚重的石门猛然间大开,从内走出了一个邋遢的老头.

    邋遢老头走出后环望了一眼四周,颇为激动的问:“他老人家回来了?”

    “没有……只有一枚玉简……”

    柳长风一嘴苦涩的低着头,像是做错事的孩子,把手中的玉简递给邋遢老头.

    邋遢老头,一接过玉简,顿时瞪大了眼见.在他的脑海里浮现了三幅画面.

    第一幅是云游子的画像,第二幅是一个曼妙仙女,白纱傍身飘浮在天际,眉心有一朵只开了一瓣的花,这女子竟然和贺苏有几分相像.

    第三幅没有画,只有四个字,“结缘、善待.”

    邋遢老头看完,目光呆滞起来,看向天空,喃喃自语:“一源境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