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九章 二度异变

    更新时间:2015-08-15 20:09:01本章字数:3013字

    先前六子扼杀了一只还在“襁褓”中的木植尸人,那人至少还是人形,只是体内由藤蔓交织组成。

    可是眼前的这个家伙,身材涨大了又何止三倍,如今看起来足足有一丈多高。

    若不是在它的身上还挂着些许零零碎碎的灰色皮肤,头顶上还顶着那一颗人头,六子是绝对认不出来。

    那木植尸人被一层所包裹,六子起先还以为,那就是它们所应该有的形态。

    可是没想到,那居然就是一颗“种子”!

    尸体被裹入那巨树之内,就好像蓓蕾孕育果实。人体被逐渐蕴化,变成一颗人形的种子。

    而种子,是会发芽的!

    而六子眼前的这个木植尸人,就是体内的藤蔓已经长开了来,突破了本身的表皮,变成了一个彻彻底底的树人。

    六子知道世间有一种药材是冬虫夏草,冬虫夏草的种子进入虫子的体内之后,汲取虫子的血肉躯体作为营养,等时机成熟,它再破体而出。

    眼前这木植尸人也是这样!

    它们的差距仅仅在于,这个更大,而且它更大,它还要吃人!

    难道,刚才六子看到的尸体,并不是鬼婴吃掉的,而是这木植尸人?

    “嗷!”

    那木植尸人吞了两个生人,还难果腹,谁知到眼前扭头又送来两个,其中还有一个是往昔仇人。

    于是想也不想,抬手就是一鞭。

    这木植尸人想来还不是完全形态,它本体的藤蔓已经突破了躯体的限制,长了出来,分成了八条触须一样的腿,在地上匍匐前进。

    接着就是一副健硕的躯干,然后便是两条鞭子一样的手。

    再往上看,便是一颗人的头颅,里面的藤蔓还未长成,看起来就像是刚发芽的豆芽菜,顶上还顶着豆壳。

    “走!”

    六子伸手一抓身边的猫面人,扭头就走。

    自己鬼尸之躯,吃上它一鞭子,恐怕也是疼痛难耐。这猫面人要吃上一记,那还不骨碎筋断,变成一张肉饼?

    “嘭!”

    那树人一鞭子果然气力不小,虽然为抽中六子和猫面人,但是六子仍然觉得脚下一颤,险些跌倒。

    匆忙之间,六子摸出了从那水蛭体内取出来的绿色汁液,捏在了手里,反手一推那猫面人,把他推出老远,然后反身,看着那树人第二鞭子尾随而来,侧身一躲,伸手抓住了那树人的手鞭。

    那树人第二鞭子又抽空,心里觉得十分恼火,刚要抬手,却看见六子已经抓牢了自己手鞭,几步就顺着手臂跑了过来。

    那树人体积太大,行动不便,六子又已走到它肩上,它一时居然无可奈何,只能在原地开始乱抖,还妄图把六子抖下去。

    六子随便扯了几条藤蔓,把自己和那树人绑得老老实实,湛蓝色的右手一伸,就抓像那树人。

    这树人躯体已经成形,想必也是刀枪难入,水火不侵。六子除非再用大火狱之术,去煅烧那大树,否则根本没有办法弄死他。

    这种情况之下,更没有那么多时间让六子去召唤三条阳火之龙。

    好在六子急中生智,看到了这树人还有一颗头颅。

    这家伙头颅还没生长出来,想必头颅是最为脆弱的,六子倒不妨来个“绿汁灌顶”,也算给他施施肥了!

    六子的本体之手,也就是灵魂实质状态的右臂,是尸类的克星。

    这树人头颅还未长成,横竖也算尸类,六子一掌应该就能叫他脑袋开花!

    “喝啊!”

    六子抓稳了那树人的脖子,右手一抬,对准那树人光溜溜的头皮就是一掌。

    “嘭!”

    果不其然!

    那层灰色的头皮立马就爆开了去,大树整体一颤,险些倒下去。

    六子看都没看,就扭开了手里装着绿色汁液的瓷瓶,倒了下去。

    这玩意儿蚀骨销肉,他就不信这棵大树能够耐得住!

    “刺啦!”

    那绿色汁液往那树人头上一灌,居然全部浇灌在了一个花骨朵上!

    六子拍开了那树人头皮的时候,倒不曾注意,这下立马就瞪大了眼睛。

    那花骨朵不过拳头大小,上尖下细,就是个锥子。

    就是那绿色汁液倒下去的当口,那花骨朵居然就这样陡然张开,一口把那绿色汁液吞得干干净净!

    而那花骨朵一张口,六子看见的不是里面粉黄的花蕊,而是一团红白粉嫩的人脑!

    或许不是人脑,总之是个拳头大小的脑仁!

    六子察觉到那树人又开始剧烈晃荡,六子就知道可能是那汁液起作用了,立马扯断了缠在自己腰上的藤蔓,翻身下树,扭头跑得老远。

    那树人八条腿因为痛苦而剧烈地抽搐了起来,在空中一顿胡乱挥舞,两条鞭手更是夸张地不断拍打着自己的头颅,似乎想要把脑子里的绿水给拍出来了。

    开什么玩笑,那么嫩一个脑仁,碰了这绿汁儿,那还不是分分钟就化为一泡血水的节奏?

    “噗叽!”

    那树人头顶上一爆,如同一个巨大的脓包被戳破了一样,一道绿黄的汁液溅起半丈多高,树人巨大的身躯终于抽出一下,不动了,而那落下来的黄绿色汁液,也尽数浇到了那树人的躯体上,虽然是还在扑哧扑哧地冒着烟,但是那树人恐怕也察觉不到痛苦了。

    好家伙!

    六子舒了一口气,这树人吃了两个人,才长出身体,脑子才拳头大小,看样子不吃十几个人,这树人是没法发育完全了。

    整个昆仑七曲,加起来恐怕也没有十几个人,剩下的两个树人也就不足为患了,应该再碰到了,六子只要依葫芦画瓢,一瓶绿汁浇过去就行。

    六子开始可是足足采集了十二瓶汁液,这用了一瓶,还剩十一瓶,怎么说,也够六子血洗昆仑七曲了。

    就在这时,天上忽然一炸,一道青光再次落下!

    紧接着第二道。

    第三道。

    第四道!

    六子站在原地,愣愣地竖着,接连而来,足足有五十多道青光接连而下,而六子的脸色,已经变成了铁青。

    他怕的,并不是这一群人。

    他怕的是,木植尸人完全长成之后,就连自己也没法收拾!

    何况,这些人接连而来,还说明了一个问题。

    先前,来了几道青光,顶多说明新月可能也进了这个地方。

    可是现在这样大规模的进入,就说明了,新月绝对在这个地方!

    这时,六子眼前青光一闪,眼前立马就多了两个人。

    仲裁骑士。

    六子毫不犹豫地拿出了九曲扇,他要在对方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杀他们个措手不及。

    那猫面人也不傻,开始六子只身犯险,他觉得很不开心,这回六子又动手,他就按捺不住了,四肢蹭地一扒地面,赶在了六子面前,一爪子挠向那仲裁骑士。

    两个仲裁骑士这才站稳,还没来得及看清楚怎么回事,一个觉得胸口一凉,就已经被六子右手一拳轰了通透。另外一个刚扭头,便看到了自己的身体离自己越来越远,然后噗通一身,脸先着地。

    这些人,六子能解决一些,就是一些,而且尸身绝对不会留给昆仑七曲里面的怪物享用。所以六子解决了这两个家伙,转手就把他们火化了。

    昆仑七曲,按道理说,是七个小的空间组成。六子先前以为,是一层一层的。现在看来,是七个平行的空间,拼合在一起。

    七曲,恐怕相对应的会有七中怪物。

    女尸与鬼婴其一,木植尸人乃其二,那人面水蛭王算是其三,那还有四个未曾露面。

    现在倒好,忽然进来这么多人,六子就能知道剩下的怪物,在什么方位了。

    那青光刚完,四下里惨叫声就起来了,六子心里一笑,这些叫声,就好像是警钟,告诉六子哪里不能去,让六子不断的改变路线。

    而六子现在要做的,就是在听见新月的叫声之前,找到新月。

    “啊!”

    六子还未走出几步,远处就是一声惊呼,六子脑子里立马就炸开了去。

    不会这么倒霉吧,难道自己是天字第一号乌鸦嘴?

    之前的惊呼,八成都是男性,这一声却是女性,那就是新月无疑了!

    那猫面人似乎也懂,一听那叫声,猫面人便焦急了起来,还未等六子做出反应,他倒率先飞奔了出去。

    这个地方本是鬼婴的地盘,四周空旷,毫无遮挡,二人刚飞奔了几步,脚下一软,便是进了一块巨大的沙漠,空气里也瞬间干燥了起来。

    小空间的对接?

    之前六子从空地到河流并不觉得,但是这一脚跨入沙漠,顿时就察觉到了。

    只是一步之遥,气候温度却是天差地别。

    能将小空间这样天衣无缝的衔接起来的人,真是大能之者。

    这会儿是刚入夜,空气里的燥热未退,若再过半个时辰,这沙漠里就会寒冷如霜,是人都寸步难行了!

    那猫面人似乎是从未见过沙漠,一脚踩在软塌塌的沙子上,就惊得跳了起来,四肢乱划,却使不得力。

    六子也只能苦苦一笑,听声音,事发地点离自己并不远,但是若是在沙漠里赶路,那就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