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七章 千年尸魔

    更新时间:2015-06-04 17:22:35本章字数:2095字

    “镇!”

    六子师傅捏着那白虎的雕像,折身往那井口飞身跑了几步,一扬手,就把那白虎雕像甩了出去!

    这白虎玉石在空中一转,在井口悠悠停了下来,发出一道温柔的白光,镇住了那井口。

    相传始皇在统一天下之后,铸造虎符收归兵权,第一次铸造出来的虎符,吸收了万千军士刀口舔血的煞气,成为了邪物,始皇手下的数千方士联手采用了大量的白玉,刻录了无数的阵法和符篆,熔炼了成了一块神玉。最后把第一次铸造出来的虎符打碎,和神玉熔炼在一起,才压制住了那虎符中间的煞气。而那块虎符形状的神玉,则成为了始皇陪葬陵墓之中,镇墓之宝。有人担心,始皇死后,会打碎神玉,释放中间的煞气,去引领千万阴军,所以把这块神玉偷了出来。那个人就是彩戏师的祖师爷,而这个虎符玉,也成了镇邪的神物。

    刚做完这一手,厢房的门窗就开始剧烈摇晃了起来,紧接着噗的一声,七把钥匙捅破了窗户纸,在空中一转,准确无误的插了那金锁之中!

    “来了!”

    六子转身冲到了厢房门口,师傅在那边忙着,他要尽可能的为师傅争取时间。

    哗啦!

    锁链被挣开,厢房的门被七个僵尸一脚踹开,六子还没看清楚是怎么回事,就会碎屑灰尘给溅了一脸,刚想要后退几步,胸口猛的一疼,他便往后倒飞了出去,脑袋瓜子嘭的一声磕到了井口,立马就投冒金星了。

    那刚在井口悬浮好的白玉虎符一颤,险些给颠下去。

    等六子再睁眼,一只黑手已经扑面而来,好在师傅手快,手里的折扇一甩,就把那黑手打开了去。

    六子赶紧一滚,捡起了地上的折扇,哗然展开,左手往那折扇背后一掏,便抽出了一根铁炼的长棍来。

    “给我!”

    六子师傅在六子身后焦急的唤道。

    六子一甩那铁棍,随手就把九曲扇丢给了师傅。

    那铁棍融合朱砂炼成,几条红色的纹路篆刻成九条纹龙缠绕着那铁棍,看起来生猛无比。

    “哎呀,好像拿错了。”

    六子拿着棍子耍了一会,才发现自己压根就不会用棍子,他刚才是想抽出四方道长腰间那一根水火八卦带,四方道长死后,他就把那一根水火八卦带取了下来,备作以后不时之需。

    “嗷!”

    一个僵尸扑了过来,挥舞着双臂,朝着六子的脖子就来了。

    僵尸并不是惧怕阳光,只是阳光会让他们行动迟缓,身体也会变得脆弱。

    “喝!”

    六子不管那么多,扬起那棍子,当头就是一棍。

    那僵尸闪避不及,一声闷响之后,额头上就印出了一条红印,在原地晕晕乎乎的转了起来,被那铁棍击中的地方,还开始冒起了青烟。

    六子定睛一看,嘿!那朱砂刻篆的龙纹,居然和烧红的烙铁一样,直接在那僵尸的额头上印出来了一个印子,没想到这玩意还挺好用的。

    这边六子正和七个僵尸打得不亦乐乎,地下又是一阵巨大的震颤,一声怒吼从井底爆发了出来。

    紧接着,一股恶臭从井里冒了出来,一条手臂抓住了井口的边缘。

    那白玉虎符一颤,那乌黑的手臂刺啦一声,又缩了回去。

    本来还在围攻六子的七只僵尸的动作忽然齐齐一滞,然后扭头就看向了那一口井,稍稍犹豫了片刻那之后,那七之僵尸居然就如同疯了一般的朝着井口扑了过去!

    “师傅!”

    六子不明白这是为什么,但是他知道绝对不是好事,手里的铁棍子给握紧了,用力一扫,就把三只僵尸给扫到了一边。

    “拦着他们,他们要毁掉虎符!”

    六子师傅赶紧伸手往身后的布包里摸去,翻出一张泛黄的符纸来,往右手上一摊,一揉,直接就把那张黄纸给揉成了一个纸球。

    “走!”

    六子师傅对着右手上的黄纸球吹了一口气,往六子身后一扔。

    那纸球答吧落地,然后开始剧烈的颤抖了起来,错神之间,那黄色的纸球越涨越大,转瞬间就有了半人高,然后那纸球噗嗤一声,便裂开了来,从里头钻出了一条健硕的黄狗。

    “汪!”

    那黄狗立在六子身后猛然叫唤了一声,吓得六子浑身一抖,赶紧让开了去。

    “师傅,你下次要弄什么玩意儿出来,能不能先打一声招呼啊!”

    六子的本体是鬼尸,那黄狗是符篆变化而成,本身对尸类有着克制的作用,虽然那黄狗对六子不会有多大的威胁,但是那种威慑力还是存在的。

    六子师傅直接懒得去搭理六子,转手又抽出了第二张黄纸。

    那井地下的家伙也没闲着,虽然没有在地下乱动了,但是井口已经冒起了一团团黑气,不断的往上冲着,黑气中还裹挟着难闻的尸臭,让人恨不得退避三万里。

    一只僵尸刚扑到井口,那黄狗就机警的一抬头,嗷的扑了过去,直接把那僵尸扑倒在地,张开大口就是一顿乱咬。

    六子师傅连续变了三条大黄狗出来,守在井边,但是暂时保住了僵尸没法靠近井口。刚准备停下来喘口气,却发现那井口源源不断冒出来的黑气居然没有飞上半空去,而是在井口笼罩着,形成了一大团如墨的黑云,而被笼罩在黑云中间的白玉虎符散发出来的微光,已经微不可察了!

    完了!

    六子师傅顾不上休息了,掏出了自己的酒壶,喝下去一大口,右手从布包里掏出一个白布包,捏起一小搓白粉,往空中一扬,口里的酒水随后就喷了出去。

    那细碎的酒珠子与那白粉一接触,立马就爆开了来,一道火红火光直接就冲向了那一团黑云。

    只是那黑云比六子师傅想象的还要坚韧,一道红鳞火轰在它上面,他居然只是微微化开了些,随后又被井里涌出来的更多的黑气给填补上了!

    “嗷呜!”

    井口那黑乎乎的手又伸了出来,随后第二只手臂也伸了出来,在黑气的裹挟之下,井口猛的爆发出了一阵火山爆发一样的黑气喷涌,那本来镇着井口的白玉虎符终于坚持不住,被冲开了去,而那裹挟在黑雾之中的东西,也从井口一跃而起,落在院子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