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三章 断臂周瑜

    更新时间:2015-06-15 15:31:51本章字数:3073字

    那边六子和裂缝尸打得火热,青松道长还在自己布好的阵法里跳脚,那个昏死过去的周瑜不知死活,六子师傅却在旁边贼眉鼠眼的往四周瞄着。

    不对啊,尸身出现了,魂魄呢?

    魂尸顾名思义,自然是要魂和尸体合二为一才能够发挥出最强的实力。

    面前的这个大块头,明显是在根据身体之内的本呢个在战斗,如果魂儿在的话,六子早就被打趴下了。

    可是魂儿去哪了?难不成是躲起来了?

    六子师傅的眼睛细细梭巡着四周每一寸土地,希望能把那家伙给揪出来。

    莫不是!

    六子师傅的动作忽然停了下来,他想到了一种可能性。魂尸的魂魄可是具有吞噬鬼魂能力的,毕竟人家就是靠那个发家致富的。现在自己这边三个人,他的得力干将暴食鬼又被六子解决掉了。得到青松道长那一滴精血刻不容缓,那魂魄定然没有十全的把握。

    它搬救兵去了!

    “把那尸身往阵法里引!”

    六子师傅一声大喝,还在和尸身打得不亦乐乎的六子奇怪的一扭头,这不是师傅的风格啊!

    就在这个时候,裂缝尸一脚蹬了过来,蹬中了六子的屁股,直接就让六子来了个狗啃泥。

    六子一个猛炸跳了起来,呸的一声吐出来一抔土渣滓,恶狠狠地蹬了那裂缝尸一眼,扭头就跑。

    那裂缝尸居然嘎嘎一笑,咚咚咚地迈着腿就跟了上去。

    六子从来不会怀疑师傅的话,师傅虽然偶尔会坑害自己,但是如果不信他说的话,那就不是坑害那么简单的了。

    青松道长看到六子终于领着那裂缝尸朝着自己这边来了,心里一喜,寻思着终于也有让自己出一回风头的时候了,赶忙往外一溜,想等着看好戏。

    六子毫不犹豫的一头扎进阵法,刚进去便觉得脚下一股热流涌动,心知那阵法快要启用了。

    那裂缝尸随后就赶到了,刚抬起脚,准备一脚迈进阵法,远处一道青光一耀,如同箭羽一般瞬间就没入了那裂缝尸眉眼之间。

    而下一个瞬间,那裂缝尸抬起脚,愣生生的在空中停了下来。

    完了,还是晚了一步!

    六子师傅懊恼的一拍大腿,那道青光就是那魂魄无疑了,肯定那魂魄去道观溜达了一圈,就直接去搬救兵了,然后敕令这尸身过来拖延时间!

    “六子,快出来!”

    六子师傅扭头,便想到了六子还在那青松老道布的阵法里,赶紧焦急地吼道。

    六子瞥了一眼那魂尸,脑海里又想起师傅的那句话,青松老道死活和他俩什么关系的都没有,关键是要解决这个裂缝尸!

    于是,他心一横,往前移扑,双手紧紧地箍住了那裂缝尸的脚,使出了吃奶的力气,往自己身后一扒拉,居然愣是把那裂缝尸给拽进了那阵法之中!

    “轰!”

    那阵法的正中央一道金光一暴,无数咒文立马就炸开了来,六子双手一松,便是一声惨叫,又几乎是同时,火苗子从六子和那裂缝尸身上窜起,转眼之间,那阵法已经变成了一团火海!

    青松老道一看此情此景,居然是暗暗松了一口气,扭头就转向了周瑜,焦急地跑了过去,探看他的脉搏。

    六子师傅气得一咬牙,脑子里乱了起来。

    六子是鬼尸,比起魂尸来说要强许多,何况六子体内还有自己三滴精血护体,应该能够撑个半盏茶的功夫。

    所谓解铃还须系铃人,要解掉这个阵法,还得那青松老道出手。

    虽然自己有能力解掉那阵法,但是花费的时间和功夫肯定比那老道多!

    “你个混蛋,快过来!”

    六子师傅一扭头,眼睛立马就蹬得溜圆。

    这才眨眼的功夫,那青松老道居然就已经躺在了地上,面色苍白,气息微弱,定是精血已经被人取走了。

    刚才那个人!

    六子师傅赶紧跑过去,一掀那青松老道,便看见他胸口一个拳头大小的血窟窿,正往外淌着紫黑的血浆,眼看是喘不了几口气了。

    然后,应该在青松老道身后的那个,受伤昏迷的年轻人,居然不知了去向!

    沙沙!

    远处一声轻响,六子师傅赶紧一扭头,正见到那周瑜从灌木丛里钻了出来,那周瑜也看到了六子师傅已经发现了自己,便不再想着藏匿身形,转身迈开大步子就开始跑。

    “啊!妖孽,站住!”

    六子师傅此时已经气得不能再气,迈开步子,冲向自己丢在地上的布包,抽出一张未写符篆的符纸,抬起右手一章便印了上去。

    随后那符篆一颤,从六子师傅的手上急速飘飞了出去,直指那周瑜的后背,轰然炸开。

    那周瑜躲避不及,被炸得在空中掀了一个当儿,噗的落在地上,再爬起来,居然还能继续跑!

    只是这一回,六子师傅看清楚了,他甩出去的惊雷符在周瑜的背后炸开了一个大洞,却不见半分的血肉,因为,那周瑜也是个瓷人儿!

    如先前在戏班子撞见的并无二般!

    这周瑜也是鬼尸,所以就连六子师傅的眼里,在这种紧急的情况下,也没分辨出来!

    万万没想到,那周瑜,居然就是那魂魄搬来的救兵!那魂魄只消晚出现片刻,任谁都会以为,救兵还在后头,没想到,自己这回居然是被先发制人了!

    “我儿,我儿,我儿!”

    那青松老道躺在那里,瞥见了六子师傅一道惊雷符甩了出去,便在那里微弱的喊着。

    六子师傅苦苦一笑,什么你儿,恐怕真正的你儿早就死了,这个瓷人儿版的冒牌货,是早已安排的暗哨和卧底,也是第二手准备!在魂尸无法得手的时候,周瑜还能凭借着他的身份,再接近青松老道,暗地里刺杀。至于这周瑜的身份,明显是这青松老道的私生子,私生子青松老道自然不会安排在道观里,所以还需要魂尸进行正面攻打。明里一招棋,暗里还有一招棋,真是用心良苦!

    到这一刻,六子师傅才知道,自己是走进了一盘大棋,而布局那个人早就知道,自己一旦介入这件事,就会阻挠他的计划,所以,他什么都安排好了,为的就是看自己笑话!

    好阴险的居心!

    六子师傅清楚,布局的那个人为什么要这么做,因为恨!六子师傅也知道,这就是他的宿命,他无法摆脱的东西,也是老天爷给他的惩罚!

    无论如何,六子师傅绝不容许布局者煞费心思想要弄出那个鬼尸出世,这个计划必须终止,逝者安息,不能再去玷辱半分。

    何况玷辱的,还是她!

    六子师傅眼里闪过几分清明,终于从混乱的状态里清醒了过来,扭头一看那阵法,六子的惨叫声已经微弱了下去。

    没有多少时间了,等六子不再叫的时候,就是六子骨化形销的时候!

    “轰!”

    明明只是一瞬间的事,天上的黑云就已经炸开了来,那云黑得和墨一样,泛着丝丝的绿光。

    转眼间,一道黑气从那黑云的中央喷涌而下,如同瀑布一般的轰在那阵法之上,偌大的阵法,瞬间熄灭!

    紧接着,那黑气并未散去,而是开始缠绕着六子,从六子的七窍中间钻进去,从六子的肌肤中透进去。

    六子师傅虽然看不透那黑雾,但是他知道,不消片刻,六子就会焕然一新的醒来。

    他来了。

    六子师傅苦苦一笑。

    纵使给他十倍的能力,六子师傅也没把握能斗得过他。

    “你让我,很生气。”

    蓦然,那黑气一颤,凝聚出来一个骷髅头。

    “是我的错。”

    六子师傅低了低头。

    这是他最不愿意做的事儿,作为一个戏法师,居然向......他低头。

    “这孩子,是我与这世间唯一的纽带,若你不能保他周全,后果,你知。”

    “是。”

    六子师傅回答得干脆。

    “去吧。”

    说完这个两个字,那黑气便轰然褪去,消失得无影无踪。

    六子,完好无损的躺在那里。而在六子身边,那个裂缝尸早就被黑气瓦解成了一地碎渣滓,那老太爷的魂魄,却还由几缕残存的黑气禁锢着,在那里瑟瑟发抖。

    “无边的黑暗!”

    那老太爷颤抖着说。

    六子师傅点点头,掏出了小乾坤袋:“是你自己说呢,还是我把你丢进乾坤袋里,你再说。”

    “无边的黑暗!”

    你老太爷忽然笑了起来,状若癫狂。

    六子师傅无奈一笑,一扬乾坤袋,把那老太爷收进了乾坤袋之内。

    新日初生,六子才从昏睡里醒来,六子师傅在一边守着,看样子是整夜没有合眼。

    “师傅?”

    六子揉了揉自己的脑袋,有些奇怪的问:“我现在怎么好得有些离谱?”

    “醒了?”

    六子师傅站了起来,有些摇摇欲坠,六子赶紧跑过去扶了一把,笑嘻嘻的说:“我都说了,您老了不行了吧?还不承认!”

    六子师傅自嘲的笑笑:“是啊,以后就是你们小辈的天下了,天下,可就尽在你手上了!”

    “师傅您说笑了,我哪有那么大的能耐啊!”

    六子不好意思的挠挠头:“这么说,我多不好意思。”

    “贫嘴!”

    六子师傅扬手对准六子后脑勺就是一下:“走了,启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