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四章 地宫

    更新时间:2015-06-15 20:17:01本章字数:3160字

    为什么让他跟着你?只是为了让他看尽人间险恶。尔等凡人怎么会明白我的良苦用心。

    —————— 尸王桀

    进了乾坤袋,那魂魄就老实了,那魂魄吞噬了不少鬼魂,所以在乾坤袋里洗练起来,差不多是把它一片片给切碎,放在人身上,就差不多是凌迟。所以没多久,那魂魄就招了。他的任务是把精血带到古井那里去,进去之后自然有人接手。

    很明显整个计划被完全隔断了开来,想要一次性摸到底,那几乎是不可能的。

    至于那个魂魄口里的古井,就是半界里,杀掉尸魔那个宅院里的那一口古井。那个尸魔应该不会是接头的人,否则尸魔不会被用来当做诱饵,用来诱杀青松老道。现在那个假的周瑜已经带着精血逃走了,估计就是去了那一口古井。现在那个魂魄已经被洗练了,半界没有魂魄的支撑,应该是消失了。那么那个古井到底还存不存在,相对应的真实地点又在哪里,师徒二人还不得而知。

    但是那个古井是继续追踪下去的唯一线索,所以无论如何都要找到。至于那个魂魄,被小乾坤袋洗练了之后,就失去了记忆,准确的说应该是恢复了生前的记忆。所以现在再问他也是于事无补了。

    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找,这个魂魄还不是很强大,制造出来的半界并不会太大,所以如果那个古井如果存在,那就一定在附近。

    只是师徒二人一出了这个乱葬岗,顿时就傻眼了。

    他们到这里的时候是晚上,四周反正是黑乎乎的一片,现在四处走走才发现,这四周完全就是荒地,至于之前的宜城,连根毛都看不见了。

    无奈之下,六子师傅又祭出了一只千纸鹤,看能不能碰碰运气,靠千纸鹤去找。

    结果那千纸鹤刚飞上天,便在原地开始兜兜转转,失去了准头,完全找不到路。应该是有什么东西影响了千纸鹤。

    这下师徒二人是真的陷入了困境。

    “等等,师傅,我们是被人领着进入半界的,但是那个青松道长是自己找过来的。说明那个道长身上一定有什么宝贝,能够寻找位置!”

    六子师傅眼珠子一转,点了点头,六子说的有道理。

    于是二人又掉头回去,找到了那青松道长背后背着的那个背篓,从里面翻出了一只六边形的指北针,那东西明显是通过道术加持的宝贝,在它的背面,居然还有一些佛法的印记。一般的道士是不会用和佛法沾边的东西的,所以这大概就是那青松道长把这个东西藏着掖着,在三个人在半界之内迷路的时候,也没拿出用的缘故。

    但是不得不说,这个东西在这里派上了大用场。道法和佛法不一样,道法其实是双刃剑,所谓大道无形,在道德经中,对于道的阐述是,道就是任何东西,是任何规律,任何无形的力量。一切都是道,所以道实际上并没有明确的分清楚好坏,不然道德经也不会说“道可道,非常道”了。其实不得不说,道家的思想还是很消极的,诸多原因下来,导致道术教派中间,有一部分人将道术运用在了错误的地方,也就形成了邪道。但是,佛教正统中,善恶分明,佛教是主张善恶有报的。在这种情况下,千纸鹤收到干扰,明显就是这附近应该有其余的道术力量存在,并且在不断的干扰着千纸鹤,同样是本源力量,所以千纸鹤会迷失。但是有佛法加持的这个六边形指北针,就不会受到干扰!

    六子师傅拿着指北针,将自己的想法注入了进去,那指北针一颤,立马就指向了二人的身后,二人刚忙跟了过去。

    果然二人还没走出多远,便看见了一口古井,只是这个古井并不是师徒二人看见的那个样子,这个古井要宽阔得多,而且是与地面齐平的,看上去就是个大坑,就算这个时候跑过来一辆马车,也能掉进去。

    最奇怪的,这个古井还不是垂直向下的,更没有水,所以看起来更像是一条通道。

    “进去?”

    六子有些犹豫,他有种不好的预感。

    六子师傅毫不犹豫,掏出一个纸灯笼,噗的点着,就丢了下去,然后从布包里掏出酒壶,喝完最后一点酒,深深吸了一口气,蹲着身子,滑了下去。

    算起来,六子师傅差不多有两天没有睡了,堪堪昨天晚上稍微歇息了一下。但是他同时又受了伤,所以他必须不断的喝酒来提起自己的精神。只是这一壶烈酒又喝完了,恐怕不要多久,他就要撑不下去了,毕竟他老了。

    当然,到最后六子师傅总是有办法的。

    六子不一样,六子毕竟是鬼尸,半年不睡觉对他来说都没有影响。睡觉对他来说,只是一种消遣时间的方式罢了。

    见自己师傅下去了,六子赶紧也跟了下去。他心里也明白,下面恐怕会不太太平,师傅不比从前了,可能自己晚下去一分,就再也见不到师傅了。

    在古井的坡道上滑了一炷香的功夫(滑得很慢),两个人终于是到了底,六子师傅又点上了几盏浮灯,才勉强看清楚下面的情况。

    之前,六子和六子师傅也下过几次墓地,当然他们不是去盗墓的。去过最大的一个墓,是宋朝一个皇帝的,但是那个墓地绝对没有他们现在看到的这个大。

    眼前的,应该说是个地宫,四周的甬道都敲砸得比较粗糙,应该是用来运送东西的通道。那些甬道四通八达,看不到尽头,显然在这个里面地形极其的复杂。

    但是,这个甬道不同。在地下,如果甬道有些时间没有进活物,就会有瘴气,就算通风再好,也免不了瘴气的产生。如果地宫里面有尸体,那就会形成更为致命的尸瘴,一种淡绿色的气体,可惜在地宫里头光线不好,你也看不清楚,等你发觉到你嗅到了什么奇怪味道的时候,你就已经中招了。

    然而师徒二人走了在这地宫里绕了许久,愣是没有发现一点瘴气。

    这说明,这个地宫里面,必定有活物!

    人也好,动物也好,是活的!

    找到了古井,指北针也就没用了,六子师傅尝试着注入“出口”的概念,但是指北针一直在乱飘,说明这个地宫还有着很多个出口。

    “等等,你听到了什么?”

    六子师傅一挥手,支棱着耳朵自习听着。

    “有人在说话!”

    六子作为鬼尸,听力自然比他师傅好太多,听音辨位,确定了之后,一挥手,就和师傅蹑手蹑脚的走了过去。

    越往地宫里走,甬道就越干净,刚才师徒二人进来的时候,还沾了些蜘蛛网,现在干脆连尘土都没了,地上全是干干净净的青石板子,拐了几个弯之后,他们便看见了一间不小的墓室,依稀之间,还能看见里头闪着微弱的火光!

    真的有人!

    在这种地方怎么会有人!

    “今天收成怎么样?”

    率先听见的,是一个男人的声音,非常富有活力,应该是个中年人。

    “几只兔子,还有些别的小动物,再就是些野菜,一只大的动物都没有。”

    紧接着就是一阵杂乱的脚步声,还有一些东西拖在地上的声音。

    那个中年男人沉默了一会:“晚上不要分食物给老人了,反正养着他们也是白养。”

    “是!”

    有个声音恭敬地答道。

    六子一听这句话,顿时有些忍不住了,六子师傅却恰时的一伸手,拦住了六子。

    “不能这样出去。”

    六子师傅从布包里抽出两张纸,往自己额头上拍了一张,又往六子头上拍了一张,才迈开步子,小心翼翼的走了出去。

    隐身符?师傅不是说已经没有了么!又骗自己!肯定是师傅自己藏着拿去做坏事了!

    只是现在想不得那么多,六子赶紧小心翼翼地跟了上去,想看个究竟。

    隐身符属于幻术类,能够让人看不到自己,但是还是听得到脚步声的,所以六子必须额外小心。

    顺着通道走过去,六子堪堪看到了那个男人的背影,他身上的衣服是脏兮兮的,还有着不少的补丁,显然是很久没有换过衣服了,这些人应该在这里住了不短的时间了。在这个墓室里,还有着另外一个甬道,六子和六子师傅走过去看了看,看到有些微光投了下来,就知道这是另外一个出口了。

    从那些人谈话可以得知,有一群人是出去打猎了,这个通道出去的,应该就是他们的“猎场”。

    只是既然有猎场,为什么这些人不逃出去?

    还来不及解决疑问,六子和六子师傅又走到了另外一间墓室,为了不被发现,六子师傅已经熄灭掉了浮灯,透过那个墓室里微弱的灯光,可以看见整个墓室里的简单摆设,一张床,一个木墩子,还有一个女人,一个浑身衣服早已是破破烂烂的女人。

    六子不敢说话,六子师傅却伸手摘下了脸上的隐身符。

    墓室里忽然就多了个大活人,那女人似乎并没有半分惊惧的样子,只是抬了抬头,瞥了一眼六子师傅,便躺在了床上,张开了自己的双腿。

    “来吧。”

    那个女人的声音没有任何生机,和尸体一般。但是六子能够感觉到她微弱的脉搏,她是人,活人。

    六子师傅冷冷一笑,口里吐出了几个字:“好一个圈养腐朽灵魂的场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