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八章 蜕变

    更新时间:2015-07-01 21:28:46本章字数:3012字

    “六子!”

    六子师傅看到六子被吸纳了进去,所以也不敢轻易动手,何况实际上他现在也没有多少战斗能力了。

    眼前的千首尸已经瘫软成了一团,一团不断翻滚着的圆球,只是已经看不到那些头颅的面孔了,甩给六子师傅的,全部都是后脑勺。

    六子师傅正心急着,那一团翻滚着的圆球忽然就如同一朵黑色的鲜花一样绽开了来,无数的头发缠绕着六子的身躯,把六子给举了起来,举到了地牢的顶上!

    “啪!”

    几乎同时,那黑色的花绽开的一瞬间,一具枯黄的躯体滚落了出来,四肢摔成了七八块,脑袋瓜子也从脖子上抖落了下来,在地上滚了几圈,滚到了不知道哪个黑暗的角落里。

    六子师傅一眼就看到那八个戒疤,心里顿时明了。

    同时,被数百个头颅拥护着的六子,悠悠一抬头,眼睛已经被一层灰白的雾气给蒙住了,六子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只能看到六子浑身在颤抖。

    “奸诈!”

    “卑鄙!”

    “欲望!”

    “屠杀!”

    一股愤怒的情绪从六子的心里油然而生,口里也控制不住的吐出了这几个词!

    “如果说,有什么能够终止人们无穷无尽的屠戮。”

    六子蓦然扭头,脚底下的数百个头颅随着六子的眼神,齐齐的扭了过去,注视着六子师傅。

    “那就是,让这世间,变成最真实的炼狱!”

    这句话!

    六子师傅眼睛瞪得斗大,这句话他不是第一次听到,那个人也对他说过。

    如果不是六子,那个人早就把这世间,变成了最真实的炼狱了!

    “六子!”

    六子师傅焦急了起来,他的使命,就是照顾好六子,向那个人证明,人并不是腐朽到无可救药的!

    被数百头颅包裹着的六子眼神忽然一颤,定定的看向了自己的师傅,一种奇怪的情绪在波动。

    “六子!”

    六子师傅以为是自己的呼唤牵动了六子仅存的神智,忙又是一声低呼。

    “那就从你开始。你是我仅存的牵挂了。”

    哗啦啦!

    无数的头颅开始滚动了起来,相互纠缠在一起,拼凑成了一个巨大的拳头,直接轰向六子师傅。

    六子师傅苦苦一笑,双手一垂,直接放弃了任何挣扎。

    千首尸和六子已经融为一体,不需要太多的磨合世间,因为六子本来就是尸身。如果自己现在反抗,也许能凭借自己的残朽之躯,打败这个千首尸,但是六子也将不复存在。

    那又有什么意义呢?

    六子师傅悠悠地闭上了自己眼睛。

    只但愿,六子能明白自己的牺牲,醒悟过来把。他还有他的宿命啊!

    噗!

    六子师傅面前一阵微风,一股腥臭的味道立马就扑面而来,但是他却没有感觉到有什么东西轰击到自己身上!

    等六子师傅一睁眼,眼前已经是乌黑的一片,大片的黑气萦绕着他干枯的身子,无数的头颅被困在那黑气之外,六子师傅甚至能够听见从那些头颅的口里,迸发出来的嘶吼!

    是他!

    居然会救自己?

    这是怎么回事!

    六子师傅知道,他一直在跟着自己,他自然不会信任一个戏法师,所以他要自己看着自己的孩子。

    这多年,一直都是这样。

    但是六子已经说出了那句话,六子想要这个世界变成炼狱。

    和他一样,他没有理由救自己。让六子把自己杀了,一切不就如他的愿了么。

    没有更多的时间给六子师傅考虑,仅仅是匆匆替六子师傅挡下一击,那黑气就同潮水一般顷刻退去,六子师傅眼前,又明亮了起来。

    六子还站在那里,被上百颗头颅簇拥着,满脸的怒意。

    “死!死!死!”

    六子怒吼了起来,身后的头颅如同沸水一般沸腾翻涌了起来,一层盖过一层,毫无死角的朝着六子师傅盖了过来。

    “那说不是他的选择。你必须唤醒他,让他自己,做选择。”

    六子师傅耳边响起了这句话,这才让六子师傅明白了那个人的意图。

    他的理智,似乎超乎六子师傅的想象。

    “喝!”

    六子师傅终于动了,一甩手,把身后的布包甩到自己面前,伸手就摸出了九曲扇,一挥手,七八道阳火交织着扑了出来,绕在六子师傅周身,让那些头颅接近不得。紧接着,六子师傅又抽出了几张黄纸,在手上一拼,随手就甩了出去。

    那黄纸在空中翻腾了几下,翻身就变成了一只比人还大的老鹰。

    六子师傅直接平地跃起,一脚蹬上那老鹰的后背,右手捏住了九曲扇,往自己左手的手腕一划,一道鲜血立马就染上了九曲扇的扇骨。

    六子身上的三滴精血都是来自于六子师傅身上,每个人的精血中,都包含有那个人的记忆,用精血中封锁的记忆,是唤醒六子唯一的方法!

    这一切都是理论上的,利用血脉建立连接,实际效果是什么样的,没人知道,毕竟没有人遇到过这种事。

    但是,探索未知,物尽其用,这才是戏法师的风格,不是吗!

    那老鹰一振翅,带着六子师傅猛然往前一扎,六子师傅一脚蹬在那老鹰背上,凌空腾翻,伸手扬起九曲扇,往六子眉心一点!

    嗡!

    一道微光瞬间荡涤开来,震得六子师傅直接倒飞了出去,那老鹰在空飞速折返,往下一冲,就接住了六子师傅。

    这,是六子师傅最后一滴精血了。

    狂乱的记忆,如同洪流一般,在六子脑海里炸开了来,附着在六子身上的头颅也开始逐渐崩散,隐藏在精血中的记忆密码,被瞬间解开,力量在六子体内肆虐。修道之人,所谓的修为,实际上就是记忆,对于道的体悟,除魔的经验,都藏在记忆之中!

    三滴精血中的记忆,被第四滴精血触碰打开,无数的画面和感觉,在六子身上每一处肌肤肆掠,或许是一瞬间,或许是更久,六子终于张开了眼睛。

    他躺在一堆骷髅之中,四肢百骸充满了力量,宛若新生一般。

    抬头,他就看见了远处奄奄一息的六子师傅。

    “师傅。”

    六子站了起来。

    他感觉到了,生老病死,痛苦快乐。这比他短短的十几年生命所意识到的东西要多得多。

    他看到了,六子师傅所看到的一切,那个师傅的师弟,被称作是陆九的男人。

    他看到自己,是如何被师傅辛辛苦苦抚养长大,用人的方式。

    他看到了,六子师傅所明白的一切,所经历的一切,还有为什么要到这里来的原因。

    一切的开始在很久之前,只因为一个女人。

    六子更清楚的是,没有时间了。

    失去了全部精血的师傅,只有一炷香了。

    而要在这一炷香的世间,六子必须带着六子师傅,去完成他的宿命。

    他的宿命是一个原则,一个贯穿师傅一生的选择,一个让他后悔莫及的选择,一个让他最后才看透的选择。

    “走。”

    六子师傅微微一笑,他知道,六子已经看明白他的一切,或许明白的更多,师徒二人之间,已不需要更多的言语。

    “走!”

    六子的语气里充满了坚定,无论发生什么,他都会陪着自己的师傅,走完最后一步。

    六子从骷髅堆里站了起来,伸手拉起师傅,小心翼翼地把他背了起来,抬脚就是疾驰。

    推开地牢的门,展望过去便是一条曲折的阶梯,笔直向上,斩断了山脊,直刺云霄。

    在那阶梯的末端,透过稀薄的雾气,六子能够看见一座大厅,安静如斯,雄伟如斯,就那么静静挺立在山巅,一切如六子师傅记忆力的一模一样,没有改变半分。只是不知道,她是不是也还如记忆力的一模一样。

    嗒嗒嗒!

    六子瞪着石质阶梯,低着头,闷声不响地朝着那个山巅的大殿奔行而去,他察觉不到累,更察觉不到疲倦。

    他心里有一股力量,一种渴求。

    这是六子第一次知道爱是什么滋味。

    有趣的是,对于爱的理解,六子居然是来自于自己师傅的记忆。

    六子知道,自己多渴望见到她,那么六子师傅就比自己多十倍,百倍的渴望。

    最后!

    六子一跃,到了那大殿门口,一脚就踹开了那门。

    在那大殿之内,长明灯还在亮着,左右两排棺木排列得整整齐齐。

    在“队列”的最那端,站着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

    陆九,六子依稀能够认出来,他老了许多,记忆中俊美的面庞已经被疲倦所覆盖。

    在大殿的门被六子踹开的那一刻,他的眼里就亮起了一道光。

    不光是六子师傅。

    陆九也在等待这最后一刻。

    就像是一种审判,数十年来,命运的羁绊,对两个人行为的审判,内疚早就在两个人心里扎根。

    站在陆九身边的那个女人,则是一脸微笑,微笑,微笑。没有别的表情。

    六子一眼就认出来了,那不是人。

    那东西,六子见到过,瓷人儿。

    眼前的那个女人,记忆里的那张面孔,此时,也就是个矗立在长明灯下的。

    瓷釉美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