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三教合会

    更新时间:2015-07-11 12:41:25本章字数:3123字

    一八五三年,满清内忧外患,咸丰帝即位两年,在天坛召集众教门徒,举办“天法盛会”。

    天法盛会前夕,京畿。

    六子收了收手里的白面旗,屈身走进面前那个巴掌大小的茶馆,茶馆比较简单,就是供入京的人歇脚用的,附带些粗陋的房间,因此价格也不是很贵。

    “小儿,来一壶好茶。”

    六子拂了拂面前的长凳,一屁`股坐了下去,听得那长凳一声叹息,六子心里也是一声叹息。

    话是这么说,这年头,谁家不是穷得卖裤衩,哪里还有好茶给你喝?

    “客官您稍等~”

    小儿麻利儿的应和了一声,转身掀开帘子,就冲进了厨房。

    “勿谈国事。”

    六子一抬头,便看见了破落一般的木板墙上贴着的那一句标语,淡淡一笑。

    二百年青葱岁月过去,六子看起来长大了不少,二百来岁“高龄”的他,如今看起来也不过是个二十岁出头青年小生。若不是他的眼神里透着几分干练,恐怕不少人都会把他当做好欺负的黄毛后生来对待。

    六子的茶刚上,茶馆里又陆陆续续来了几个风尘仆仆的道士,面色疲倦,匆匆点了些斋菜,看来是吃完就要赶路。

    “小儿,这是怎么回事儿。”

    六子从腰间摸了几个铜板,伸手递给小儿,小声的问。

    南方太平天国闹得风生水起,六子几次险些给他们抓去作了压寨“军师”,所以他想着北上,寻些太平日子。这一路上,也不知道见了多少僧人道士行色匆匆,都赶着京都来了,奇怪得紧。

    这年头可不比二百年前,那时候六子师傅还在,虽然民众依旧潦倒,却不如现在这般困窘。几番条约下来,百姓早被搜刮得妻离子散。头些年拿着黄纸变银两的勾当,六子也就不做了,现在都是实实在在的给铜子儿,也算是勉强救济救济苍生把。

    毕竟六子干的这行,穷人家不会有,那都是富人家才有那么多“生意”。六子觉得,他这么做,算是“劫富济贫”了。

    至于师傅那个喝酒的习惯,六子还是学不来,一两雄黄酒下肚,能让他胃肠翻涌好几天,毕竟他是尸身,与那东西是有隙的。

    “客官,要不要来写斋菜?”

    小儿刚给那几个道士上完斋菜,就顺道来了六子这边溜达了一圈,看能不能套点生意。

    “有没有酱牛肉?”

    六子挠了挠头,斋菜估计他是吃不习惯了,打从小他就只对肉有好感,只是这年头除了人肉其余的肉都贵。

    “这个,真没有。”

    小二满脸的不好意思:“最近只提供斋菜。”

    小二话音刚落,后院忽然就是一声尖叫,六子眉头一挑,察觉到了什么。

    那声音是一个女人的声音,充满着极度的恐慌,在这死人遍地的念头,已经很少有什么能叫人恐慌了。

    关键是,那小二一听那尖叫,脸色就顿时难看了起来,掌柜的脸色也瞬间紧张了起来。

    茶馆里位数不多的几个人也纷纷抬起了头,唯独那几个道士在自顾自地吃着自己的斋菜,对于这些充耳不闻。

    “没事儿,没事儿!”

    这边客官们都还没发话,掌柜的就先开腔了,伸手挥了挥,以作抚慰之意,忙折身现在布帘走进后院。

    有鬼?

    掌柜的这么说,心里定然是早就准备,说明这事儿不是发生一次两次了。

    小二见六子站了起来,顿时慌了神:“客官,您干嘛?”

    “去趟茅厕罗。”

    六子摸了摸肚子,满脸奇怪的问:“有什么问题么?”

    小二往后院看了看,自己这边后院出事儿了,可是茅厕在后院,人家要上茅厕,自己总不能拦着把?

    还不等小二做出反应,六子就已经迈开了步子,冲进了后院。

    院子不大,在院子的正中央一口水井,在那水井旁边蹲着一个女人,满手满身的鲜红,那鲜红从水井出来的,撒得四周都是。井口旁边是个因为慌张泼洒倒掉的木桶,猩红色的血水还在不断的从那桶子里流淌出来,掌柜的正一脸紧张的朝着那井口里头瞧着。

    “怎么了?”

    六子撇了撇那井口,很明显,那妇人是在洗衣服,把桶子放到井口里打水,结果打上来一桶血水。

    “咕噜。”

    掌柜的咽了一口口水:“又流血了!古井又流血了!”

    六子忽然发现了什么,往前一个跨步,伸手就掀开了那桶子,在桶子地下,他用手指捏起一个奇怪的东西。

    一截断指!

    人的手指!

    男人的手指!

    六子一眼就能认出来,粗壮的骨节,甚至还有这些许老茧,皮肤粗糙,但是还没有变色,也没有被水泡发,这手指应该是刚被截断下来不久。水源一定就在附近!

    “啊!”

    一见那手指,不关是那妇人,就连那掌柜的都被吓了一跳,头几次他们的确只打上来一些血水,不用过多久,水也就清澈了,虽然心里慌慌张张的,也不敢到处乱说什么,否则被官府的人抓取了,那小命可就不保了。

    可是,今天居然打上来一根手指头。

    “水源在哪里?”

    六子毫不介意的捏起那手指,在身上擦了擦,转手的塞进了自己的口袋,面不改色的问。

    “在,在那山的后边。”

    掌柜的有些畏畏缩缩的指了指远处的一个小山头,面色还有几分惧意。

    “有什么问题?”

    六子皱着眉头,这掌柜的,莫不是知道点什么。

    “那山里头,有鬼!先生还是不要去的好!”

    掌柜的似乎想到了什么,浑身又打了寒噤,眼神开始胡乱的瞟了起来。

    “没事,暂时我见到的鬼都嗝屁了,你只要告诉我是怎么回事就可以了。”

    六子笑了笑,又抬头看了看远处那山头,努力温柔的问。

    “前几天,有几个路过的道爷也想管这事儿,进去了那山头,结果只出来了一个人,那个人疯疯癫癫的,说些大家都听不懂的话。结果没过几天,我们再洗衣服,就打到了头几天那几个道爷身上的衣服碎片!”

    掌柜的说到这里,浑身又是一颤。

    “嗯?”

    六子忽然皱了皱眉头。

    他没有看错,那山头现在居然冒起了几丝青烟,是炊烟,难道里面还有人?

    “那是怎么回事?”

    六子伸手指了指那袅袅的炊烟,奇怪的问。

    “鬼吃人啊!吃人啊!”

    掌柜的跺了跺脚,脸色的吓得铁青了:“肯定是上次的道爷还没吃干净,今天拿出来回锅了!这地方住不下去了,住不下去了!”

    掌柜的又开始发神经一样的絮絮叨叨,浑身颤抖着,跪了下去,和那妇人抱在了一起,居然开始失声痛哭。

    “什么鬼?怎么就开始哭了?”

    六子挠了挠头,别掌柜的这一下弄得迷糊不已,无奈的摇了摇头,扭头就走了出去。

    那炊烟,绝对是人,不是鬼。就算是鬼,弄出来的炊烟,那必然是幻术,六子是不受幻术影响的。所以可以肯定,这绝对是人弄出来的,但是,是什么人?

    六子这边还没走出几步,迎头就在大路上撞见了几个金发的外国人,穿着黑布大褂,白领子,胸口带着一个十字架,手里捧着一本黑皮书,排得整整齐齐的,嘴巴里也不知道念叨着什么洋文,朝着那山头走着。

    这些人是所谓的传教士,早几十年六子就遇到了不少,听说国内总有妖魔鬼患,他们就挺身而去,要去感化妖魔,结果很明显,一个个都是去送菜的,在六子眼皮子底下都不知道嗝屁了多少。

    最搞笑的是,居然还有不少国人过去参合,碰到了鬼,先后一句:“阿里路亚!”

    然后就被鬼掐死了。

    “你们这是去干嘛?”

    六子拍了拍走在队列最后一个修道士,笑着问。

    那人一回头,双手合十,捧着那黑皮书,朝着六子微微一鞠躬:“前去传播我主的光辉。”

    六子眉毛一挑,居然是个女人!

    修女,对,应该来说的是修女。

    六子方才没注意,只能从身形上来看,知道这个修士是个国人,所以才过去打招呼,没想到她回头却叫自己吃了一惊。

    这女子面貌清秀,略施粉黛,满脸的虔诚,说不上美丽得不可方物,倒有几分异域风情。

    六子之前也听说过“洋学生”,说是有不少国人出国,去国外住了几年,回国来,整个人都和中了魔怔一样,变了个样。

    看来眼前这个女孩子八成就是这样了。

    “你们去很危险的,这种事儿,还是交给道士去办吧。”

    若是只有那些个胡子拉碴的修道士,六子才不会管,他们乐意送死就去吧,只是若换了眼前这女孩子,六子还是有些担心。

    如今外敌当前,国人需要团结,少死一个就少死一个不是,六子可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么一个娇滴滴的女孩子去送死把?

    谁知那女孩子居然只是微微一笑:“圣母在上,我的牺牲是值得的!”

    六子一时竟然无言以对,难道这女孩子真被国外那些邪教给洗脑了?

    那女孩子见六子不说话,只是和善的一笑,伸手在胸前划了个十字,低低念了一句:“愿主保佑你。”便伸手在六子眉心一点,转身就跟上了那修士的队伍。

    六子浑身一颤,有些呆滞的摸了摸自己的眉心,一种奇怪的感觉油然而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