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 山中孤影

    更新时间:2015-07-12 16:01:08本章字数:3009字

    “你叫什么?”

    “你们这样真的很危险!”

    六子举着自己的旗帜,像个跟屁虫一样的跟着那几个修士跑了很久,路上断断续续的想要和那个女孩子说上几句话,可是那个修女最多就是扭头冲六子笑笑,就没再说过什么。

    夜幕很快就降临了,众人也到了那小山的脚下,这已经是入秋的天气了,这方才入了夜,山里有丝丝寒风吹来,还是有些冷的。

    那些修士掌起了煤油灯,有快速的升起一团篝火,然后围着篝火开始诵念着什么,不过都是洋文的,六子一句也听不懂。

    六子觉得无聊,便不再搭理他们,又不远远去,伸手就爬上了一棵树,从腰间抽出一条结实的麻布袋,往一个较高的枝桠上一系,抽身就躺了上去。

    他身上是有九曲扇的,他完全可以进到九曲扇中间去,但是他总觉得不放心。

    漆黑的夜晚,篝火总能招惹来一些不该招惹的东西。

    那群修士围着篝火谈论了一会,刚准备各自睡去,山里的风忽然就大了起来,吹得树叶簌簌作响,六子坐在那根粗麻带上都隐隐有些坐不稳了。

    这不是阴风。

    六子伸手,捕风一般的往那风中一抓,便分辨了出来。

    就是伸手的时候,六子的眼睛无意中一瞟,看到了远处一抹黑影一闪而过。

    六子看得清楚。黑夜在他眼里和白昼正没有多少的区别。

    但是这种大风之下,篝火都若了几分,何况那黑影又在较远的地方,这帮修士又没有防备的心理,应该还没有发现。

    在这个时候,六子已经基本上确定了,那黑影是人,并不是鬼,当然还有可能是尸。

    只是不知道什么原因,自打六子被自己的父亲从断龙古寺里头带出来之后,世间的僵尸似乎都少了一半,现在要能碰到个魂尸,估计六子都能激动得泪流满面。六子打那以后再没遇到过陆九,心中大致也有数,陆九怕是早不在人世间了,而幕后黑手极有可能就是他的父亲。

    不过这都不重要,六子怀疑的是,世间僵尸什么的数量锐减,是不是和陆九有着很大的关系。

    一边想着,六子的目光一边梭巡着四周,他看不清那黑影的身材样貌,他的速度非常的快,比常人要快得多,又善于隐藏自己,身形轻巧,在灌木和草丛中间随意穿梭,又不弄出太大的声音。

    奇怪的是,他一直很小心,这给六子造成了一种错觉,他想要来找一群修士,但是似乎又在惧怕他们。

    终于,那黑影靠得近了,一截火光照射到了他的额头上,一撮撮泛黄发黑的头发暴露在了六子的视野里,发际线下面的额头显得有些突出,生长着细细的淡黄色容貌,和眉毛连在一起。

    接下来的部分,就被灌木丛给遮挡了,六子再看不见什么其他的细节。

    “谁?”

    那个修女忽然一抬头,低低的说了一句,然后自然而然的瞟了一眼六子。

    女人的第六感总是比男人强。

    但是她本能的把自己的预感归结到了六子身上。

    然而,六子的眼睛,却在看另外一个方向!

    那女修士敏锐的一扭头,却只看到那黑影蹲着的灌木丛一动。很明显,那黑影又逃了。

    但是,六子在他转身的时候,看到了一条细长的伤口,从他的额角延伸了下去,那伤口处理得非常仔细,似乎是被人缝合过,针脚异常的细密。

    那个伤口,正是在那黑影的脸部轮廓线的位置。

    那一瞬间,六子有种错觉,那绝对不是一条伤口。而是缝上去的一张脸!

    觉得恶寒的不仅仅只有六子,还有那个女修士。

    虽然她什么都没看到,但是她察觉到了六子一定注意到了什么,浑身立马就是一颤。

    其他的几个修士都睡下了,没睡着的也进入了迷糊状态。

    他们毕竟是从京都过来的,长途跋涉,白天已经很疲惫了。

    那修女抬了抬头,再次看向六子,眼神里多了几分奇怪,犹豫,她在想什么问题。

    “簌簌。”

    风渐渐小了,那黑影移动带来的声响忽然就明显了起来,而这一切,却如同催命之钟一样,声声乍显!

    六子翻身从栖身的“秋千床”上下来,蹑手蹑脚的一个纵跃,就攀上了一根更高的枝头。

    在刚才完全不同的方向,那个黑影又出现了,这一次六子看不见他的脸,但是却能依稀的看见他半个背影。

    一声简单的黑色粗布衣裳,满是破洞,背脊上的脊骨非常突出,有种驼背的感觉,这不得不让六子想起了地尸。

    但是六子可以察觉到他微弱的呼吸,绝对不是尸,是人,绝对是人!

    那修女明显的听见了那黑影移动的身影,紧张的四处乱瞟着,却不知道那黑影正在她背后默默地注视着她。

    难道,他的目标是那修女?

    六子眼珠子一转,开始思考这种可能性的有几成。

    终于,那修女再次抬起了头,看向了六子,眼神里充满了祈求之意。

    她为什么舍近求远?

    在那修女的身边,睡着八个修士,虽然睡着了,但是睡得并不深,那修女只要动动手,就可以把他们唤醒。

    为什么是六子?

    “沙沙!”

    那修女小心翼翼的挪着步子,朝着六子的方向,那棵树,一步,两步,三步!

    忽然,一只手臂猛然抬了起来,是谁在最外围的一个修士,伸手就抓住了那修女的脚踝!

    那修女心里知道这附近一定有什么东西,心里本来就极其紧张,那手臂忽然冒了出来,吓得那修女一声尖叫!

    “啊!”

    “簌簌!”

    所有的修士立马乍起!

    一个个如同拧足了的发条一样,一瞬间就从地上崩了起来,所有的眼睛就死死的盯着那修女!

    几乎同时,那黑影也似乎是收到了惊吓,直接从那灌木丛里跳了起来,陷入了黑暗,再不见了踪影!

    所有的修士动作几乎完全一致,转过身,抬起了手,就要朝着那修女抓过去!

    六子终于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

    那个修女,俨然是个囚犯!

    就在六子要动手的那一刻,他紧握的树干忽然颤抖了一下。

    然后,六子感觉到了他浑身的汗毛都开始树立了起来,一种注视感,极其凝重的注视感压在他的背后!

    他被发现了!

    六子猛然扭头,就在和他同一高度的另外一刻树上,一双发着绿光的眼睛在树叶中熠熠生辉!

    “啊!救我!”

    那修女一声尖叫,六子本能的转过头,便看见了那群修士已经包围了那修女,伸手拧住她的肩膀,腰肢,大腿,就把她抬了起来,然后完全不顾篝火,也不顾他们摆在地上的黑皮子书,直接朝着黑暗就去了。

    如果那黑影的目标是那修女,那么。

    六子又扭头,刚才那双绿荧荧的眼睛,果然不见了!

    一道黑影,如同箭矢一般的射出,眨眼之间,就冲到了黑暗之中。

    最后一刻,那黑影还是没有动手!

    任由那群修士举着修女,他究竟在等待什么?

    无论他在等待什么,六子都不能在等了。

    啪!

    六子直接伸手,扣进了树干之内,往下一滑,虽然差点把那棵树撕裂成了两半,但是他用最快的速度到达了地面。

    修士第一时间就注意到了六子,或者他们早就注意到了,只是一只没有把他当做威胁。

    但是在六子从树上跳下来的一瞬间,立马就有两个修士转过了身,漆黑的眼眶里透着凛冽的杀意!

    但是六子在他们眼里看到的,不仅仅是杀意,还有无尽的死气!

    “砰砰!”

    六子抬手左右双拳齐齐挥出,和那两个修士的拳头交织在一起,却是两声闷响。

    六子退了一步,那两个修士退了三步。

    这,恐怕不是人体的力量!

    两百年的时间,六子做的只有两件事,笑话六子师傅的道行记忆,掌握并且更好的使用自己鬼尸的力量。

    不说别的,自己刚才看似随意的两拳,出去最少也有三百斤的力量,武当上那帮老道士打着太极,也未必能够把力量卸得这么干净。

    那两个修士也明显意识到了六子力量的强大程度,脸上立马就显露出了谨慎的神色。

    六子咬了咬牙,伸手抽出了九曲扇,虽然六子觉得那九曲扇对付他们有些大材小用,但是现在速战速决才是王道。

    一见六子拿出了武器,那两个人也不甘示弱,双手往大黑袍子一插,蓦然就低下了头,等他们再抬起来的时候,他们的瞳孔已经变成了全黑色,脸上从眉心往鼻梁,也出现了一条明显的黑线!

    这是什么邪术?

    六子从未见过也为闻过这样的法门,但是估计是什么国外的邪教组织研究出来的,类似于请神上身之类的东西!

    管你请了什么,打过再说!

    “噗!”

    六子一展九曲扇,伸手就引出了一条阴火,在空中一抡,攥成了一条火鞭,往空中一抖,便像一条火蛇一样,朝着那两个修士扑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