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 一轮新月

    更新时间:2015-07-16 21:51:29本章字数:3008字

    六子翻身小心翼翼进了一个洞口,又仔仔细细的瞧了几番,确定没有人之后,才继续往那洞窟的深处走去。

    不知道多久以前,这地方应该是灌注满了流水,喷涌而出,形成瀑布的。所以洞窟几乎呈一个椭圆形,岩壁被水流冲击得非常光滑,甚至隐隐有着光华流转而出。直至现在,在六子的脚下,还是有着绢细的流水,不过都没有漫过鞋底儿,缓缓的朝着外面流淌而去。

    九个洞窟应该是相连的,往里头走就是一条巨大的暗河,到了深处,就连六子也看不大明白,只能听见窸窸窣窣的水流声。

    “谁!”

    在远处,一道黑影乍起,一声惊疑的声音随后而来。

    是那个修女的声音。

    六子赶紧从背后的布包里摸出了一盏浮灯,悠悠点上,毕竟他能够看见,人家是看不见了。

    眼前是一条纵横的水道,而那个修女正半躺半坐在离六子不远的地方,一脸惊惧。

    “是我。”

    六子赶紧跑了过去,一只手抬着那浮灯,伸手想要拉那修女起来。

    然而,那修女居然微微一愣,紧张了看了看四周,小声的说:“他一定在附近!”

    六子一听,立马扭头打量了一下四周,却没有发现任何迹象。

    这个河道非常干净,显然不是那个黑影的居所,可能就是一条道路一般的存在,如果那个黑影是真的把她当做猎物,不应该会把她就这么随意的放在这里才对。

    “你看清楚他的脸了?”

    六子一只手拉起那修女,立马就问。

    他在潭水的那头还看到了那道黑影,就算他不在这修女身边,应该也在不远的地方,所以现在要赶紧逃出去。

    这里看起来很干净,简单,但是毕竟是那黑影的老巢,从那个充满着尸体残渣的潭水可以看出,那黑影不知道在这里杀了多少人。

    “嘎吱。”

    那修女刚一抬脚,还没站稳,就踩到了什么奇怪的东西。

    “怎么?”

    六子看到那修女的脸色迅速变得惧怕了起来,赶紧低头一看,顿时也觉得心里一寒,在那修女的脚下,居然全部都是碎裂的骨头,不知道是不是人的骨头,不过倒是全部都被打成了碎片,扑成了一片。没掌灯之前,六子以为是些碎石,也就没注意!

    “快走!”

    那修女一拉六子的手,拉着六子的手就要走。

    “他是不是和你说什么?”

    六子奇怪的问,如果这里有着一地的碎骨头,那么就不一样了。

    如果六子没有猜错的话,这应该是一场祭祀,而这个修女则是被当做了祭品!

    “他说,他,他让我在这里等着,他要把我献给伟大的黑暗之子。”

    那修女说道这里,抬了抬手又抹了抹自己的额头,她的额头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沁透出了一层细密的汗珠。

    “他能说话?”

    六子犹豫了起来,看来这修女应该和那黑影有过交流,不过她还没看不清他的面孔。

    “是的,我们快走把,我怕。”

    那修女几乎是在央求,声音都开始颤抖了。

    “啪!”

    远处一声脆响,六子一抬眉毛,立马就察觉到了很远的地方,那道黑影正藏在一块岩石后面,偷偷的打量着他们两个!

    “接受把!接受她把!伟大的黑暗之子!”

    那黑影也注意到自己被发现了,居然也不怕了,从那岩石后面站了出来,高高的抬着手,噗地就跪了下去,口里含含糊糊地高声喊着!

    “它要来了么?它要来了,快跑把,我可不想死在这里!”

    一听那黑影居然喊了起来,那修女顿时就慌了,差点就要撒手自己冲出去。

    “黑暗之子?”

    六子咬了咬牙,他完全不知道那是个什么东西,之前他也听过关于这个东西的留言,并没有太注意。没想到这一会居然撞到了自己的身上!本来六子还想留在这里,看看待会有个什么东西出现的,但是无奈现在他不是一个人。

    算了,以后有的是机会去调查!

    六子一狠心,拉着那修女的手,朝着出口奔了过去。

    直到六子走了许久,那黑影才从远处缓缓的走了过来,刚走到刚才修女作者的地方,居然虔诚的趴了下去,用自己的脸蹭着地上的每一块骨头渣滓,如同嗅到了多么美好的味道一样。然后,猛然一抬头,第一缕阳光恰巧从洞口外面照射了进来,照在了那个黑影的脸上。

    在他脸庞的两边,两条巨大的伤口从他的鬓角直接延伸到了他的下巴,整个脸居然是被撕下来过,转而贴上去了一张猫脸!

    而那个猫脸,细细的容貌,长长的胡子,还没有一条裂缝一样的嘴巴,和尖锐的牙齿!

    在往上看,俨然是一双橙黄色的猫眼,铜铃一般的大小眼睛,正紧紧的盯着那一轮新生的太阳,还有他旁边那即将落下去的月亮。

    他知道,这是个日月同辉的年代!

    ......

    “休息一下吧,我去弄点吃的。”

    六子看着逐渐升起来的太阳,心里是放心了几分,抽出了一张符咒,递给了那修女,然后补了一句:“如果有什么危险,就撕掉这张符咒,我很快就会赶来的。”

    那修女颇为奇怪的看了一眼那个符咒,翻过来,翻过去,好奇的问:“这是科学吗?”

    六子一听,更加奇怪了,反问了一句:“科学是什么?”

    那修女笑了笑,忽然就害羞了起来:“在国外,什么东西都是可以用科学解释的!”

    六子听了,然后是懂非懂的摸了摸头:“大概是吧,你说在国外什么东西都可以用科学解释,那么这个应该也可以用科学来解释!”

    “嗯!我想留着这个,以后有空拿给我的老师,让我的老师去研究研究。”

    修女说着,居然小心翼翼的收起了六子的递给他的那个符咒,然后笑嘻嘻的看向六子:“再给我一张吧!”

    六子木木的点点头,赶紧又从背包里抽出一张,递给了那修女。

    “谢谢。”

    那修女冲着六子甜甜一笑,伸手放下了自己修女帽子,然后伸手准备去解自己身上的修女服。

    六子一看,心里莫名的一慌,连忙转过身去。

    那修女见六子这般模样,居然是咯咯一笑,低低地念叨了一句什么,然后继续脱自己的衣服。

    “好了,你转过来吧。”

    六子小心翼翼的扭过头去,生怕看到什么不该看到的东西,直到他的目光触及到一点点衣服的边角料,他才完全转过去。

    在那修女服之下,那个女孩子穿着的是一身简单的小洋装,黑色的呢子上衣,袖口和领口都卷着白色的蕾丝花边,在衣服中缝钉着纽扣的地方,则是一圈淡粉色的蕾丝花边,看起来沉稳而不失俏皮。

    “怎么样,好看吧?我考虑到要回国,所以不敢穿太潮流的衣服,所以特地挑了这一件。”

    那女孩子颇为得意地在六子面前转了一圈,看起来开心极了,把刚才遇到的恐怖事情完全抛在了脑后。

    “对了,我叫爱新觉罗·新月。你呢?”

    六子挠了挠头:“六子,大家都叫我六子。”

    新月噗嗤一笑,温柔的眼神在六子刚毅的脸庞上流转了几分:“我不是问绰号,我问你的真实姓名。”

    六子眼珠子转了转,想了很久,他很久没有和人介绍过自己了,就算介绍,那也是说,你好,我叫六子。从来没有人问起过他的真名。

    “陆...道压!”

    六子有些不太肯定,但是这个念起来比较顺口,说不定哪天他又会想起来他应该叫什么。人就是这样,你越去想,就越想不起来,就这样吧。

    “连自己名字都不记得了?”

    新月又笑了笑,不过很快就忘了这件事,转而大大方方的一伸手,是要握手。六子见她都抬起了手,只得赶忙伸手过去。先前他可没有闲情逸致去感受,这一会握手,他倒是感觉到新月手上细腻稚嫩的皮肤,软软的,很舒服,

    “很高兴认识你!另外,也谢谢你救了我一命。”

    新月的声音好听极了,六子感觉自己要晕了。

    “嗯,那个,如果你有空的话,能不能送我回家?”

    新月收回了手,她的手被六子捏得紧紧的,让她有些不适,刚才她勉强才把自己的手抽回来,便看见了六子满脸的困窘。

    新月知道,这个男人并不坏,只是有些呆。

    “好啊,我送你也安全些,你家在哪?”

    六子从尴尬的状态里回过神来,小心的问。

    “京城,宫里。”

    新月狡黠的一笑,用一种调侃的语气问道:“你不记得我的名字了么?我可是姓爱新觉罗的啊!”

    六子有些不知所以然:“爱新觉罗啊,你是个满人啊?难道天底下的满人都住在宫里头么?”

    新月忽然就不知道怎么回答好了,只得在心里笑骂道:“你怎么这么呆!”

    六子见新月不说话了,转身就走,赶紧追了上去,支支吾吾了好久,才敢问:“我是不是做错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