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 天法盛会

    更新时间:2015-07-18 22:43:21本章字数:3135字

    六子跟着新月身后走着,脑子里的问题一直都挥之不去。

    为什么新月会和那一群莫名其妙的修士在一起?

    那群修士是什么人?

    那群修士要带新月去哪里?

    为什么新月在经历这一切之后,居然表现得和没事儿的人一样?是不是在隐藏什么?

    不过六子还是鼓不起勇气去问,直到二人到了京都城门楼前,新月才停了下来。

    二人虽然在路上歇息了几次,但是六子清楚,这一路上二人步行了有了二三十里路,从清晨到现在大中午,新月脸上居然没有任何疲倦之色。六子是鬼尸,自然是察觉不到疲倦的,但是这事儿放在新月一个女孩子身上,是很不正常的。

    “好了,就到这里吧。”

    新月扭头瞟了一眼站在城楼上的哨兵,很明显对方已经注意到了自己二人,于是便扭头对六子一笑,算是作告别了。

    六子愣了愣,还有些犹豫。

    “有些问题我不知道该问不该问。”

    六子和一个女孩子家一样的忸怩了一下,忽然说。

    新月水灵灵的眼珠一转,文不对题的答了一句:“我们才是一类人哦!”

    六子顿时就懵了,难道新月也是什么,奇怪的东西?

    “对了,如果我们还有机会能够见面,你问我什么,我都会说的。”

    说罢,新月简简单单的朝着六子抛过去一个微笑,就扭头看向了城门口。

    果然,新月刚扭过头去,开始站在城门口的那个兵头就一阵小跑冲了过来,气喘吁吁的看了一眼新月,上气不接下气说:“郡主,您终于来了!小的可在这里等了一夜了!”

    说罢,那兵头又颇为警惕的打量了六子一番,又说:“此地不宜久留,郡主我们快走吧,今天宫里头可是有大事儿。主上可等着您哪!”

    新月点了点,刚要往前随着那兵头走进去,忽然身子又是一顿,头往后微微一偏,是想要回头,最后还是扭了回去,快速地跟着那兵头进了城。

    六子眉头忽然皱了皱,自从师傅去了,六子那么小就一个人在江湖上流浪,虽然后来和周瑜一起打拼过一段时间,但是生活实属不易。因此六子很快就养成戏法师独有的缜密思维。

    新月身上充满着外国文化的气息,从前面新月的话里可以知道,新月是刚从国外回来。作为一个郡主,回来怎么的也应该是举国欢迎级别的。但是他遇见新月的时候,新月却是被几个外国修士给绑架着的,同时,城门还有人在等着新月。

    这说明,新月可能是秘密回国,然后路上遭到了劫持,新月不愿意透露劫持的原因,可能就是以为她是秘密回国。

    只是送皇室血统的人出国,不像是皇室的风格。

    这中间还有着太多奇怪的地方!

    “诶!你!就说你呢!堵在城门口干嘛!到底是进去还是不是进去!”

    六子还沉浸在自己的思维里,背后就传来了一阵叫骂。

    六子猛然一回头,背后一个农夫正推着一张破旧的推车,推车上面用破烂的草席卷着几具尸首,正准备推进城去。

    但是那农夫体格壮硕,皮肤黝黑,精神头那叫一个足!

    农夫身材壮硕一点本没有错,但是也要看看是什么年头。若是放在收成好,又是盛年的时候,那倒能够见到一两个。可是现在,除非那一个农夫吃三家人的饭菜,才能养成这个样子。

    纵观国内,能够生养成这个样子的,只有一个地方的人。

    太平军!

    然而六子并没有半分让开的意思,转眼看向了那一车亡者。

    草席虽然破烂,但是却裹得严严实实,只留了几双铁青的脚留在外头。

    那几个人没有气息,这是真的,六子可以清楚的感觉得到。但是同样的,六子凭借着鬼尸敏锐的六感也察觉到了,车上的尸体并非死尸,或者说没有死透,或者说,压根儿就没有死。

    天下有很多种药物可以让人进入假死的状态,将呼吸降低到一个临界点。

    “干嘛呢!”

    见到有人推着车过来,一队旗人立马就围了过来,也不知道是今日城里是什么事儿,连旗军就调用了。

    自从满人拿了江山,旗军就很少活动了,养尊处优,个个都养成猪了。

    “大爷,这里是几具尸首,从老远运过来的,据说是京都人士,我们运过来看有没有认尸的。”

    那农夫一见官兵都过来了,连忙抛下了六子,谄媚的冲着那发问的旗人笑着,说着,一两白银就偷偷塞到了那人的腰间。

    那旗人轻轻一咳,不作声色的看了六子一眼,装作一脸的不耐烦:“好好好!快进去,快进去!别玷了城门!”

    那农夫刚忙应和着,扭头冲着六子白了一眼,转身推着那小车就是一阵小跑。

    六子想了想,随后就跟了上去。

    那几个旗人瞥了一眼六子,看他和捉妖师的打扮相差无几,手里还举着个旗帜,心想大半是天法盛会的人,也不敢多作阻拦,便放了过去。

    须知,这民间认为,死者为大,向这样草率送尸的很少,一般只有战乱,灾年才会这样,平时都是有专门的赶尸先生负责运尸,而赶尸先生都是挑着午夜赶路,毕竟阴阳两隔,这种事儿,生人还是避讳的好,免得触了霉头。

    六子想着奇怪,虽然现在流年不利,但是京都附近还算太平,哪来的死尸要送入京都来?按道理说,真要有死尸不应该是送出城去火化土葬么?

    若要使别的地方有什么灾祸,一路送上京来,那还不腐臭熏天?

    果然不出六子所料,那农夫推着车到了一个僻静的小巷,伸手往腰间一摸,摸出一瓶不知道什么东西,往那几个尸体身上一摸,不一会儿,那几个人就站了起来,就在这时候,旁边刚好过来一个人,见那几个从车上下来的人面色铁青,还被吓了一跳。哪知道那几个人动作更快,扑过去捂着那个人嘴巴,在脖子上就是一刀,结果得干净利落。

    六子心知自己已经猜中了八分,谁知对方在这个时候却注意到了自己,六子慌忙往墙后一躲,翻身过墙又进了身后的院子。

    那几个人过来检查了一下,见并没有人,便讨论几句,飞速离开了。

    等六子再出来,地上已经只剩下那个倒霉的路人,那几个人早不见踪影。

    早些年,六子和太平军打过交道,刚才他们聊天,六子又听到几句暗语,便确认了他们便是太平军。同时还听到了天法盛会几个字。估摸着他们是要去天法盛会捣乱,但是六子还不知道天法盛会是个什么东西,便一股脑的冲向菜市口,找了个卖茶的老头,买了一碗苦茶,便问到了。

    说是,咸丰帝前些日昭榜天下,说大清龙脉欠安,寻找天下能士,以解龙脉之困。特举办天法盛会,于今日午时,天坛斗法。

    龙脉这玩意儿,决定了一个朝代的兴旺,如今大清内外皆敌,疑心龙脉欠佳,那也是有理由的。

    同时,每朝每代,都会有自己指定的专人测守龙脉,这回皇上昭告天下,寻得能士,来挽救龙脉,那便是天下教众的机会,无论哪个教派夺得了这个殊荣,那对于哪个教派都是有利无害的。

    所以,天下佛道,乃至伏魔除妖的小生,恐怕会尽数赴会,以求一个鲤鱼跃龙门的机会。

    然而,对六子而言。

    这是一个机会,一个能够再次见到新月的机会。

    如果新月能够实现她的诺言,岂不是美事儿?

    如果有机会,自己还能摸清楚太平军到此的意图,和借机调查一个事儿。

    百年前,周瑜大限将至,六子却因在追踪一只冤鬼,而无法见到周瑜最后一面。直到最后一刻,周瑜还是不知道六子竟然身是鬼尸。

    六子匆匆赶回来,想要拜祭周瑜,却撞见一行人掘开了周瑜了墓地,看起来应该是准备盗些珠宝。

    六子大怒前去,杀死了其中三人,唯有一人逃脱。而棺木之中,却不见周瑜尸首。

    盗宝归盗宝,为何周瑜尸首不在墓中?

    是周瑜并未下葬,还是另有其他的原因?

    线索断了多年,终于,六子在几十年之后,在第一次被太平军抓去的时候,看见太平军头领身上,赫然有着周瑜最钟爱的腰佩!

    那一次六子仓皇逃出太平军,便再没机会去调查此事。

    如今机会送上门,若运气好,六子就能一箭三雕!

    仅仅一盏茶功夫,六子就到了宫门口,午时就要开坛,这会不远千里赶来的众僧和道士们正排着长队,焦急的等待准许入宫。

    六子队伍前头一瞟,便看见居然有宦官在一一检查是否有法令,有,才能进宫。

    毕竟,不可能放些不明不白的人进宫,那太危险。

    六子眼珠子一转,伸手拍了拍自己前面那大汉,小声的问:“兄弟,能否看下你的法令?在路上我见了无数种法令,也不知道那种是真,哪种是假。”

    那大汉一回头,便是满脸的络腮胡子把六子给吓了一条,那模样看起来和个僵尸差不多,估计这样都不用抓鬼了,吓鬼就够了。

    “你也是买的啊!?”

    那大汉有些心虚的看了看六子,毫无戒备之心的从腰间摸出了一张黄纸,往六子面前一抖。

    那法令上赫然写着,捉妖师:张大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