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通天索

    更新时间:2015-05-22 20:36:03本章字数:1789字

    有人的地方就会有集市,有集市的地方就会有艺人。

    四下里锣鼓唢呐热闹着,吆喝声更是一个比一个高。这些手艺人靠着吆喝吃饭,谁叫得响,谁叫得卖力,谁那看的人也就多。一伸手,百八十个铜板哐啷就进了口袋。

    在集市的东边,近河的地方,一个老头早摆开了架子,身边一个十几岁的小童举着一面脏兮兮的白面旗,就那么杵着。

    那旗子上写着俩字,彩戏。

    来往的人流都过桥往西边去了,那边杂耍演得正闹,七八只猴儿举着短枪小刀相互厮杀,是当真儿的有趣。

    忽的,集市里就安静了下来,艺人们也不闹了,人群哗啦一声全聚到了桥上。

    循着他们的目光,远处一条红船荡着桨顺着水悠悠地开了过来。

    前些日子,李家府里传是闹了鬼,一家七口一夜暴毙,浑身上下的衣服没有一处是干的。家里的牲畜也都跑得精光,就连池子里养的鱼都跳了出来,死在了池塘边上。

    官府查不出所以然,只得叫了几个道士过去作了场法事,草草了当。

    可是没想到,被叫去做法事的道士第二天就死在了自己的家里,把头深深的埋在了洗脸盆里,活活淹死了,无一例外。

    于是有人跑到官府去告发了,说是李家前些年做航运生意的时候,害死了几个漕运的年轻伙夫,这回是要遭报应了。官府不知道是听了哪方高人的建议,生生把那家人的尸首又从墓地里挖了出来,擦洗干净,装殓入船,披上了那大红缎子,沿着这水路准备一路送入海流,作海葬。

    且不说这入海路途遥远,又天气炎热,尸体腐烂发臭不说,光披上这大红缎子,乘着今儿个那家人头七,估计不是尸变就是成厉鬼。

    反正今天入夜,这船出了本镇的地界,怎么弄都不关官府的事儿了,官府这一招祸水东引用得是自在无比。

    “师傅。”

    那十几岁的小童瞥了一眼那红绸子,浑身有些不自在,便小声的唤道。这孩子,自然就是六子了。

    “不碍事,不知道这个主意是谁出的,这么损阴德的事儿也做得出。”

    那老头右手往桌面上一扫,七颗浑圆的玉石已经捏在了手上,哗啦一声随后撒在了桌上,左手往身后一背,捏出一个搪瓷的碗儿来,随后把那搪瓷的碗而往桌上一放,双目紧紧的盯着洒在桌上的七颗浑圆的玉石。

    四周的杂耍艺人都作罢了,偏偏这边开始了,本来没有人光顾的彩戏小摊,一下就吸引了众人的眼球,有的从桥上跑了下来,跑过来仔细观瞧,有的干脆就站在桥上,远远的盯着。这年头玩彩戏的不多,甚至很多人都不知道这个行当,所以这还是个有些年头的“新鲜”玩意儿。

    然而那老头似乎是在等待一个时机,他左右手早已准备妥当却迟迟不动。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东风一来,他就会把那七颗浑圆的玉石收入搪瓷碗里。

    那红绸的船儿来了,随着桥上人们一声惊呼,那船的船头已经到了桥下,一股淡淡的镇魂香的香味飘散了开来。

    就在这个时候,老头动了,左手闪电般伸出,拇指食指中指三根手指颇为讲究的捏住了搪瓷碗儿,自左向右的一扫,七颗玉石全部纳入了碗里,随后倒扣着的搪瓷碗儿在桌面上一划,最后停当在了桌面上的八卦图上,扣在了八卦图的中央。

    “哐啷!”

    搪瓷碗儿一颤,七颗玉石相互碰撞了几次,随后一静,那老头左右手便迅速合一,五指相互交叉,形成了一个古怪的手势,如同一个罩子一样地按住了那搪瓷的碗儿,也不知是用了多大的力气,想要按住那个碗,害得他青筋都暴了出来。

    下一个瞬间,那搪瓷的碗儿一抖,仿佛是里头关进了什么生灵,在里头挣扎着,还力大如牛,老头用了双手都险些没有摁住,震得整个布面桌台都为之一颤。

    四周观看的人都是一脸哗然,不明所以,只能称赞这老头好演技!

    老头微微一笑,额角的汗水已经沁了出来,随后松开了左右手,掀开那搪瓷的碗儿,本来被扣住的七颗玉石居然全部不见了踪影!

    “好!”

    一声喝起,四周便是一片雷鸣般的掌声。

    “六子,走了。”

    老头拿起搪瓷碗儿,往身后的布袋里一塞,小声的对六子说道。

    六子会意,一挥手里捏拿着的白面旗,吆喝了开来:“各位看官莫要鼓掌,好戏还在后头呢!”

    说罢,那老头又从身后的布袋里抽出了一卷拇指粗细的金丝绳索,往地上一放,捏起那绳索的一端,往天上一抛,那绳索居然就如同穿云箭一般,笔直的射入了云端,看不到尽头,而那一卷绳索,也全部飞尽,只留下另外一端还在两人中间晃荡。

    众人已经没有了鼓掌的心思,眼睛都是直勾勾的盯着那绳索,这样神奇的戏法,谁见过?

    老头不紧不慢的收好了折叠的桌子,左手提好,右手捏住了那绳索的一段,六子见状,也忙用纤弱的手臂绕了一圈抓住了那绳索。

    “走!”

    那老头一声低喝,那通天索一紧,两道人影就如同梭子一般顺着绳索飞了上去,一眨眼就没入了云端,再不见踪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