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 大戏法

    更新时间:2015-05-23 10:23:18本章字数:2292字

    太阳这才落下去,按理儿说这会天该是明的,偏偏水鬼发了难,七八里地儿的乌云都聚了过来,老头那边悠悠一搓手,从身后的布袋子里拿出一个纸灯笼,往天上一扔,那灯笼里面噗的一声就点着了火。

    只是那火光太微弱,只能照亮老头身边不过几步的范围,六子这边是没法惠及了。

    好在六子也不需要火光,这漆黑的环境在他眼里就和白昼没啥太大的区别。

    河边水波又荡漾了起来,一串串碎玉珍珠一般的小气泡从河底泛了起来,左右七八处连作一片,六子看了一眼就知道,是棺材板里的家伙出来了。

    眼前的水鬼一个劲儿的朝着河里赶,脱了水的水鬼和纸糊的一样脆弱,他如果不快点回到河里,随便来个小道士就能收了他。

    六子自然不会让他回到河里去,往前冲了几步之后,六子右手一抖,衣袖里便跌落出一把金片银箔来,六子一挥手,就把那些金片银箔给撒了出去,刺啦合成一道,洋洋洒洒地封住水鬼的去处。

    水鬼怪叫一声,拼了老命的往前一扑,也不论那金片银箔会不会落在自己身上,他只想快些回到水里。

    嗤嗤~

    那金片银箔一沾水鬼的身体,便如同清水落到了红炭上一样,缕缕青烟立马就冒了起来,水鬼如同被踩到了尾巴的猫一样,在空中挣扎了几番,混着惨叫扎进了水里,那凄厉的惨叫声也被淅淅沥沥的水流冲散了去,只剩下一些微不可闻的呜呜咽咽。

    六子站在岸上,看了看掉落在地上的金片银箔,伸手往腰间一摸,一块黑乎乎的绸布就落到了他的手上,他右手一端那黑绸布,往水里一送,右手的拇指和食指又一合,捏住了那黑布的正中央,往回一拉!

    那河里嘭的一声,浑浊的黑水立马就炸开了来,溅起一丈多高,水鬼变得黑黢黢的身体也从水里被拉了出来,一路惨叫的被卷入了六子手里的黑绸布中。六子顺手一裹,便把那鼓鼓囊囊的黑绸布捏在了手里,左手一扬,重重地朝着那胀成了一个黑球的绸布一拍,那黑绸布噗的一下,泄出一阵黑气,便瘫瘪成了原来的样子。

    六子终于满意的笑笑,左手从右手手心小心翼翼的捏起那一块黑布,凭空抖了抖,抖出了一片灰白的灰尘之后,又把那黑绸子塞回了自己的腰间。

    这边的事儿还没完,河边浅水忽然泛开了去,露出了几个面容苍白的头颅。

    果然是诈尸了!

    首先冲上来的是那个老头子,手里的拐杖早就不知道丢到哪里去了,满是皱纹的脸上没有一分表情,嗷的叫了一声就扑了过来。

    这几个都是刚刚尸变的僵尸,实际上没有多大的能耐,最多也就吓吓普通人而已。

    僵尸也分为很多种,并不是所有僵尸都是举着手,傻不拉几的蹦来蹦去。

    僵尸,说的是他们形体僵硬,动作缓慢,其实僵尸比鬼好对付了多了。但是如果是上了年头的僵尸,身上总会有点什么特殊能力,一跃三丈,口吐尸毒,铁骨铜皮,刀枪不入,那总会有几样适合他们。

    对付这种僵尸,彩戏师都是不屑于用戏法的,往往都是肉搏。

    彩戏师傅玩的是戏法,讲究的是手上功夫,俗话说就是快准狠,只是流传到了后世,当彩戏当真变成了一种行当之后,更多的规矩和条条框框才应运而生。

    见那老头扑了过来,六子伸手一捏,就直接抓住了那老头的手腕,那老家伙刚从水里出来,浑身湿漉漉滑腻腻的,随手一抖就挣脱了出去。

    六子赶紧一甩手,打掉了老头伸过来想要掐他脖子的手,对准那老头的肚子就是一脚,蹬得他直接飞回了水里。

    六子明明只是个十几岁的孩子,还没有那老头高呢,怎么一脚会有这么野蛮的力量?

    “六子!你别!”

    还站在残破码头上的师傅一声疾呼,只是已经晚了。

    身材纤弱的六子滴滴的嘶吼了一声,眼神变得恐怖了起来,紧接着有些发乌的嘴唇一张,露出了两排光洁的牙齿。

    一声声低低的嘶吼从六子的喉咙里发了出来,六子的眼神也变得愈发的凶狠起来,而他露在月光下的牙齿,也开始逐渐产生变化,上排的两颗小虎牙如同雨后的春笋,嘎吱嘎吱的长了出来!

    再看六子的时候,他的脸色已经白了几分,眼眶四周的皮肤也开始逐渐变成了紫黑色。

    “噗嗤!”

    三个僵尸同时从水里挣了出来,六子单脚一跃,一拳头一个,轮番的就把他们给挨个塞回了水里!

    每次都是这样!

    六子的师傅轻轻一叹,可能是六子现在还太小了,控制不住自己。

    嚯!

    六子的师傅猛的站了起来,右手一提本来放在码头上的布包,往肩膀上一挎,飞身就迎了上去。

    六子一偏头,就看到了自己的师傅从码头上飞了过来,面色一变,转身就迎了上去。

    每次他尸化一次,就要和自己的师傅打一次,反正之后他屁事儿都不记得,也没有负罪感。

    六子的师傅在空中一翻身,脚尖轻轻一点地面,再次弹射了起来,就像一个武林高手施展轻功一样。背负在身后的左手往腰间一摸,一把精雕玉牙骨折扇就落在了他的左手上,拇指和食指分别按住了折扇前后两端最粗的两根扇骨,哗啦一声便展开了来,凌空迎风一扇,一道汹涌的火光立马就从扇面上喷了出来!

    六子被那阳火轰得往后飞退了几步,满脸乌黑,哇哇乱叫一声,再次扑了上去。

    这把扇子是六子师傅的三大法宝之一,唤作九曲扇,扇面分正反,正面刻画阴阳八卦图,可以吐纳阴阳文武之火;反面画着一副简单的山水画,青山流水,草茅竹林,实乃一画一世界。

    平日里,师徒二人就是住在这画里,凡是画里有的动物,都能够放出来,成为现实。当然也可以收纳现实的器物进去。

    据师傅说,这扇子可是仙家的宝物,创立戏法的祖师爷手上流传下来的宝贝,是他们这一脉的镇派之宝。

    六子现在已经失去了理智,哪里还认得那是他师傅,左右拳头齐齐轰出,不顾生死。

    哒哒!

    六子师傅左手上的扇子左右一挡,陡然手扇,猛的一戳,戳中了六子的眉心,六子浑身一颤,立马就呆立不动了。

    彩戏师流传的古籍中,这个地方叫尸门,无论是僵尸,活尸还是妖尸,只要被道法击中这里,要么元气大伤,要么动弹不得。为什么后世赶尸人还有茅山道术都要把镇尸符贴在这里,就是这个原因。

    “小混蛋。”

    六子师傅低低的骂了一句,挪开了扇子,一个水墨的小太极图在六子的眉心一亮,逐渐隐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