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 地尸

    更新时间:2015-05-24 06:55:16本章字数:2147字

    月亮此时已经上了正空,午时将近,阴气大胜,这荒郊野外的,都是孤魂野鬼溜达的场子,蓦然蹦出这么一个不紧不慢的老道是怎么一回事?

    远处那小毛驴忽然就停了,四方道长取下了悬在毛驴儿身边的灯笼,小心翼翼的朝着这边瞧了瞧。

    这边的事已经风平浪静了,鬼气早就散得干干净净,四周还点着几盏浮灯,那四方道长自然也就料到了不对。

    “谁?谁在那?”

    四方道长还在齐腰深的草甸子那头,扬着调子问着,活像一只被阉割了的大公鸡。

    但是草甸子里已经窸窸窣窣的响开了来,草甸子里头的草微微的颤抖着,形成了三条线不断的往这边靠近。

    “师傅,有东西。”

    六子已经察觉到了来自于地下的震颤,细微,频繁。

    “是地尸,这个鬼道不是个好东西。”

    六子师傅话音刚落,师徒二人面前的土包子立马就炸开了来,无数的泥土屑子轰然飞散,从地底下,挣出了三条干瘦的黑影!

    “你去抓那老道,我来解决这三个家伙。”

    六子师傅手里的九曲扇一展,身边立马就燃起了一圈阳火,刺啦刺啦的剧烈燃烧了起来。

    借着火光,那三个怪物的身子也暴露在了师徒二人的眼前。

    那怪物是人形,皮肤如炭一般的黝黑,又滑又皱,皮褶子当中,还夹杂着泥土和草根,光秃秃的脑袋瓜子上没有一根毛发,双眼的眼珠子已经被人掏去了,光剩下俩干枯的眼皮子罩着眼眶,深深的陷了下去,他们的脸完全就是平的,鼻子被人割掉了,只剩下两个空荡荡的大窟窿,嘴唇像荒年的土地一样满是裂痕,遮不住长得歪七裂八的牙齿,黑乎乎的口腔里,连舌头也没有了,只留下一小截枯萎的舌根在嘴里晃荡。

    说是地尸,他们更像是干尸,浑身受的只有皮包骨头,唯独双手奇大无比,那寸长的黑指甲磨砺得比宝剑还要锋利,眨眼之间就能割断你的喉咙。别看地尸瘦弱,可是一爪子下去花岗岩也要被抠下一块来。因为这玩意完全就不是天然形成的,而是后天炼制而成的!

    再看那三只地尸的后背,沿着他们的脊柱,一串铜钱深深陷入了皮肉之中,铜钱的眼儿,卡住了每一节脊柱的突起。这些铜钱可不是普通的钱,古人在安葬尸体的时候,喜欢在尸体的口中放上一枚铜钱,祝愿死者来生健康富有。那就铜币就是定尸钱,一个死人口里顶多也就含着一枚了,而这地尸背上顺着脊柱线从脖子到尾骨直接就是一串,一串从死人口里扒出来的定尸钱,可见这地尸是有多么邪门的玩意了。

    “好嘞!”

    六子欢脱的应承着,终于不用和鬼呀尸呀什么的打交道了,他都腻味儿了,这回换个口味,揍人!

    等六子在草甸子里窜着,隔得近了,终于看清楚了那个邋遢老道的庐山真面目。

    那老道五十岁出头的样子,身材高瘦,宽大的道袍穿在他身上是四处漏风,一张朝着远处眺望的脸上老皮皱皱,眉间用朱砂厚厚地点了一笔,左右脸高突的颧骨上也划了几道,那红得,和刚要出嫁的黄花大闺女一样。头顶上一顶四方黄帽,两条黄带笔直垂下,末端各挂着一个纸糊的太极八卦图,看起来滑稽无比。脚上一双灰扑扑的皂靴,衬着里头发黄的白色的筒袜——寻常的抓鬼道士打扮。

    但是在六子眼里,他身上唯一有点用的,就是他腰间的水火八卦带了,那是一条黄绸的腰带,上缀云纹,两头结于丹田之上,捆尸的利器,等收拾了这个老头,六子寻思着是不是要把这个带子夺过来,以后又多个趁手的宝器,只是他绝对不会把这个带子系在腰间了,那实在太格登(不文雅)了。

    那老道一心朝着火光那边望着,根本就没有注意到六子已经到了跟前,谁让六子还只是个孩子,论身高,他可比那草甸子里的狗尾巴草高不了多少,就算站直了,充其量露个头出来,这黑灯瞎火的,谁还注意得到?

    “嘿!妖道!”

    六子掀开面前的草,一脚迈了出去,双手往腰间一插,衬着他那一身粗布衣服,要再给他一把单刀,估计他能去扮个拦路劫匪。

    那老道没被六子惊到,倒是他身后的小毛驴吓破了胆儿,嗤嗤了打了个响鼻,哟哟的一叫,拔腿就跑,若不是老道还捏着缰绳,恐怕它能跑出十里地去。

    “你不是人?”

    那老道看着六子,觉着有些古怪,赶紧伸手一摸腰间的水火八卦带,就想动手。

    “得了吧,那玩意儿对我没用。”

    六子颇为不屑的说,随后一抬头,卷起袖管,就朝着那老道逼了过去。

    “是尸不是尸,是鬼不是鬼,是人也还不是人,你是个什么玩意?”

    那老道赶紧退开几步,簌地从小毛驴的屁.股后面抽出一把桃木剑,一脸严肃的喝问,那小表情整得,跟脸上贴了金纸一样。

    师傅说了,那人来了,六子自己也八九不离十的猜到了,这老道估计就是拔掉水鬼尸皮的人,你说一个寻常道士怎么会做这种事?到头来老不正经?

    “你管小爷呢!小爷活得逍遥,活得自在,爱是什么玩意就是什么玩意!”

    六子又逼近了几步。

    那老道紧张了起来,哇呀呀的叫了起来,举起手里的桃木剑,朝着六子额头就劈了过去。

    六子躲也不躲,就凭他手上那二两肉,能使出多大力气?还能把自己劈成两半不成?

    嘣!

    一声闷响,六子纹丝不动,就额头上多了条红印子,那老道手里的桃木剑却崩了出去,哗啦的在地上滚了几圈,不动了。

    “你是没遇过真鬼吧?就你这样的,随便来个鬼不就能把你炖了吃了?”

    六子伸手抹了抹鼻子,调侃道。

    那老道着实有些慌了,他本来心里就没底气,又遇上这么个怪物。

    六子那句话还真说对了,他还真没遇过真鬼!

    但是六子不是从别的地方看出来的,就是那把桃木剑,那把剑压根就不是桃木的,看他用得顺手,兴许是有些年头了,用了个假桃木剑,居然还活了这么多年,不得不说是个奇迹。

    “怎么的?我又不会吃了你?你那酸腐的老肉我可不爱吃。走着呗?跟我见我师傅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