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三章 噬母鬼婴

    更新时间:2015-08-03 14:17:59本章字数:3076字

    “嘭!”

    那轿子被两条火龙一口阳火过来,就直接烧成了渣滓。

    “居然是那金丝软垫!”

    六子不再管那轿子,目光仅仅的随着那飘飞而去的女尸,正看到了她手里紧紧捏着的那个金丝软垫。

    “休走!”

    六子大喝一声,立马就赶了上去,手里的九曲折扇一挥,把火龙收回了扇子里。

    那女尸见六子立马就赶了过来,慌张的惊叫了一声,转而把手里的金丝软垫抱在了怀里,落在地上,迈着小碎步,奔跑了起来。

    也不知道是不是那女尸作祟,四周的雾气立马就大了起来,六子这才跑出几步,那浓重的雾气就遮盖了那女尸的背影,眨眼之间,三步之外的东西,六子就开始看不清楚了。

    “噗!”

    六子听闻一声异响,听起来像是破帛之声,料想必是那女尸撕开了手里的金丝软垫,从中取出了什么重要物什。

    若再假以时日,那女鬼必当更强几分,六子自然不敢懈怠,听着那声音的方位,立马又赶了过去。

    果然不出六子所料,刚走出几步,六子便看见了满地的金丝破布,还有些许...血沙!

    六子心里一惊,血沙,这可是养鬼婴的必备之物,莫非那金丝软垫里头,装的全部都是血沙?

    相传女娲造人的时候,起初就是用的沙子混合泥水,捏成了人。而这个沙子,构成了人的骨骼,泥水则构成`人的血脉。

    假以此法,如法炮制,就是制造鬼婴的手段。首先取海底千年之沙,随后取七七四十九个孕妇腹中的胎盘,绞碎之后,血肉混合千年之沙,放在阴气极其之重的地方,不逾白日,鬼婴即出!

    六子听闻,南越之地对于此法多有效仿,只是他们多采用人骨,混合血水,通过加持,号召飘零的婴魂入内,将其禁锢圈养,变成鬼童,亦称之“小鬼”。

    市井常闻“小鬼害人”,须知那等邪物,与鬼婴比起来还逊三分。

    六子遇到的这小鬼,恐怕是这女尸一手造就,若不出意外,恐怕比寻常的鬼婴,还要更强几分。

    若单论鬼,鬼婴又比寻常的鬼更强,因为其乃婴儿形态,本身与冥界的连结尚未断开,本身就沾染着冥界地府的阴翳。何况这鬼婴是女尸强行放出来的,定未满其“生日”,其意和夭折差不多。如此以来,那鬼婴的怨气又要强上三分。

    六子寻思到这里,浑身已经打了七八个寒噤,这女尸难对付,殊不知现在又出来了个更难对付的。

    还未寻到那女尸的下落,六子先听到那女尸几声惨叫,六子的心便更慌了,只得小心翼翼的抱着背后的布包,几张符咒捏在手上,一步一步的挪开了去。

    走开几步,六子便踢到了什么东西,低头一看,居然是那女尸的头颅!

    那女尸的头颅在地上缓缓的张合着口唇,舌头齐根断尽,只剩下些许乌黑的残血汩汩流出。

    而那女尸的脖子上,居然是一条条被活活撕裂的痕迹。

    这女尸想来也有千年道行,尸寒如冰,肤硬如铁,放作六子,使出全力,恐怕也没法就这么把她的头颅生生给撕下来。

    那鬼婴的霸道,比六子料想的,还要更甚一些。

    “嘎嘎。”

    一声怪笑从六子侧边响起,六子立马一转头,便看见了雾气之中,一个瘦弱地身影立在那里,从地上抄起一些什么东西,不断地往他口里塞着,速度极快,好似完全不需咀嚼就能消化一般。

    六子想也不想,就是一道轰炸符甩了出去,那身影躲也不躲,任由那轰炸符在自己身上炸开,毫发无损。

    倒是那符炸开了四周的雾气,那身影的真实面目露了出来!

    鬼婴,的确是鬼婴!

    那小家伙浑身黑皮,如同七八十岁的老朽一般,皱作一堆。比拳头大不了多少的头颅,却又生了个裂嘴,纵贯整个脸颊,直裂到了耳朵根。一张口,六子便看到了三排尖锐乌黑的牙齿交错蠕动,瞬间就把扔到口里的东西撕成了碎肉,吞咽了下去。

    它吃的,居然是,那女尸!

    六子分明看见,它手里拿着的,是那女尸的手掌,往巨口里一塞,嘎吱嘎吱地就嚼成了碎片!无数的黑血从它的嘴角溢出来,流淌了它一身!

    六子再低头一看,那鬼婴的肚子已经鼓了起来,本来皱皱的皮肤都被撑起来了。

    见六子看着自己,那鬼婴居然毫不客气地和六子对视着,但是手里的动作还没有停下。

    这小家伙,有点诡异啊。

    按道理说,自己打扰它吃东西,它应该回来攻击自己才对。无论是鬼是尸都会有这样的意识,可是为什么,它偏偏无动于衷呢!

    那鬼婴自然不知道六子在想什么,只是那鬼婴不动手,六子是不敢动手的。

    这鬼婴的强悍,六子猜到了七八分,他可不想贸然寻死,只希望这鬼婴对自己并没有什么想法, 然后自己顺利离开,找到新月,赶紧离开这个鬼地方。什么昆仑七曲,六子玩不下去了,什么能比自己的命重要?

    就在这个时候,那鬼婴动了,挺着硕大的肚腩,往前面迈了几步,抬头看了一眼六子,伸手往地下一抓。

    “噗叽!”

    那鬼婴两根手指直接从那女尸头颅的眼眶上刺了进去,黑血溅起,下一瞬间,那鬼婴就站在六子面前,端起了那女尸的头颅,从眼眶,开始吸食起了那女尸的脑髓!

    这小鬼也太目中无人了吧!

    六子被他这个动作气得不轻,刚要动手,这才想起来,它可是在吃那个女尸啊!

    这是所谓的“食母”,对与鬼来说,食母,弑父,残胞。是三大罪行,是要遭到人神共愤,鬼尸同弃的。

    但是,这鬼婴把女尸都吃掉了,恐怕女尸千年的道行,也就成了他的囊中之物,虽然还没有完全笑话控制,那也不会比这个女尸弱到哪里去!

    还不动手就晚了!

    六子率先扬手就是一拳,轰向那小家伙的皱巴巴的面庞。

    那小鬼不知道是不是料到了六子会动手,直接一甩手里的女尸头颅,血盆大口刺啦一声就撕裂了开来。

    六子不料那小鬼早有准备,一拳头正塞进了那小鬼的口里,三排尖锐的黑齿如同滚动绞碎机,嗤啦嗤啦地就把他的手给撕碎了。

    六子方才觉得疼,就已经清楚自己的手估计已经没有了。

    从那女尸惊叫起,并没有过去多少时间,然而自己看见那鬼婴的时候,女尸的躯干就已经不见了,只剩下了四肢和头颅。

    这鬼婴明显就是个人肉绞碎机,自己看见它的一刻,它才开始慢条斯理的吃。

    它没有急着冲过来找六子,而是先把手头的吃完,估计只有一个原因。

    六子在它的眼里压根就不构成威胁,就好像是它在一盘一盘的吃菜,六子只是新上的一盘菜。在那鬼婴眼里,六子只是已经到了嘴边的肉而已!

    六子还来不及收手,那鬼婴就已经跳了起来,一条乌青色的长着无数肉刺的舌头直卷而上,仅仅是往六子的臂膀上舔了一下,立马就把六子的手给刮下一大片皮肉来。 

    “喵!”

    一声粗犷奇怪的猫叫声忽然从远处乍起,六子之觉得手上生疼,不觉间已经退开几步。

    也不知道怎么的,那鬼婴居然就这么放过了六子,反而是一脸怔怔地立在了原地,不知所措。

    猫,这鬼地方怎么会有猫?

    猫本通灵,又有一说,猫是阎罗的使者。死者附近不准有猫,就是因为猫会扰乱死者的魂魄,或吸食,或囚禁。

    民间关于猫的传说太多,六子并不清楚哪个是真,哪个是假,但是他知道,猫对任何脏东西都有着威慑的作用。无论哪个东西多强,哪怕是强到一爪子就可撕裂那一只猫,可是它还是会怕这就是天敌的威慑力。

    趁着那鬼婴迷糊着的时候,远处一道黑影簌地就冲了过来,不由分说地一口咬住了六子的腿,便把他拖了出去。

    六子只觉得自己噗地往地上一倒,便开始觉得一阵天旋地转,但是六子还可以明显地察觉到,那黑影只是轻轻地衔着自己的裤腿儿,不过因为他的牙齿太过于尖锐了,又在拖着自己,所以不免划破了些皮。

    尸对于味道是十分敏感的,六子是鬼尸,因此也不例外。

    那黑影拖着自己,身上那一股独特的药水味儿,还有那一声猫叫,都让六子猜出了那个黑影的身份。

    那个猫面人!

    他明明不是很害怕自己的么?为什么又会忽然来救自己?

    只是这黑影既然主动救了自己,那就说明他已经主动来打破了这个隔阂,或许很多谜团就能解开了。

    六子迷迷糊糊的想着这些,四周忽然安静了下来,他也开始昏死了过去。

    要知道鬼婴一口气吃掉了他半个手臂,虽然他只是稍微留了一点血,伤口处立马就长出了那一条湛蓝色的手臂。但是流血和寸寸撕裂的巨痛还是让他逐渐失去了意识,昏死了过去。

    那猫面人的步伐放慢了下来,小心翼翼地把六子放到一个山崖底下,半蹲半坐的跳上了一边的岩石,满脸迷醉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