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五章 木植尸人

    更新时间:2015-08-10 22:32:33本章字数:3083字

    六子之前的确有注意到那个悬崖峭壁有些不同,但是也没太注意。

    这算是疏忽大意了。

    可是现在看来,那悬崖峭壁上缺了几块,就有些瘆人了。

    按道理说,悬崖峭壁上忽然缺了几块,也算不得什么大事,顶多就是掉落了些岩石。如果缺陷那几块,是人形的呢?

    顺着六子和猫人的目光平视过去,便可以看见本来平整的悬崖切断面忽然多了几个缺口,每个缺口有明显的头、四肢,刚好可以躺进去一个人。从左至右,一共有三个缺口。也就是,有三个人出来了。

    这附近的环境可谓是坦坦荡荡,除了这个突出来的悬崖峭壁之外,四周是一片平原,再没有任何可以遮挡视线的东西。那些一小簇一小簇的灌木丛怕也是藏不住一个人的。六子只楞着头往四周打量了好几遍,愣是没有发现踪迹。那就奇怪了,按道理从岩石里头脱壳而出,怎么的也会有些声响才对,为何二人一点也没有察觉?

    六子挥了挥手,示意那个猫面人先别动,自己先上去看看。

    往前走了几步之后,六子就基本确定了没有危险,于是凑到了那岩石旁边,点亮了一盏浮灯,细细地观察着那岩石上的笔直纹路。

    那纹路和寻常的岩石纹路不一样,寻常的岩石纹路都是一层层的,而这个笔直的岩石纹路,却是一条条的,就像是人画上去的线条。

    而这种线条,叫六子想到了树!

    难道,这并不是一块凸出来的岩石,而是?

    六子赶紧后退了几步,那巨大的岩崖的全貌就展露在了六子眼里。果真,整个岩崖断面阵阵齐齐,就好像是被一刀切断的一样。

    紧接着,六子又围绕着那岩崖跑了一圈,心里顿时凉了半截。

    果不其然,刚才六子看到的只是这一个岩崖的一个截断面,六子绕着这岩崖跑一圈之后发现,这岩崖下粗上细,看起来就是个树桩,而且截断面的后面,就是一块巨大的圆形岩石。也就是说,这个岩崖要是从天上看下来,那就是个树桩被对切成了一半的样子!

    参天古木,可十人合抱。

    这说的是这个树有多粗。而六子看到这个极有可能是树的岩崖,百人合抱都不可能。

    倘若这真是一棵树,而不是岩石,那这棵树恐怕有数万年的树龄,矗立于此不知几万年,乃至都石化了!

    那,树干里,蹦出来的人形凹陷又是怎么回事?

    六子继续折回那岩崖的断面,仔仔细细地研究起那些人形凹陷起来。

    三个人形凹陷在岩崖的断面一字排开,相去距离不过五步,凹陷有大有小,看来困在里面的人也分胖瘦高矮。经过人形凹陷的纹路全部都弯曲了起来,围绕着那人形凹陷,如同水流避开岩石一般。这也就意味着,那人形凹陷并非这岩崖的一部分,而是“异物”。

    是不知道用什么方法,强行植入这树木之中的。

    六子听闻树木千万年道行即可成妖,道行地位的,以树木本身为本体,道行高的,便会破开树木本体,飞腾而出。

    难不成,这棵树是成了精?

    鬼遇到过,尸遇到过,这妖六子还是第一回遇见。

    六子师傅可没有教过六子降妖之术啊!

    只是,一棵树诞生出三个树妖,难不成还是一母三胞?

    “咔。”

    六子还在兀自推断着,又听闻十步远的地方一声轻响,那岩崖,忽然就裂开了无数的细纹。

    六子心里一惊,却看那裂开细纹的地方,离第三个人形雕像,不过恰好五步!

    这是,第四个树妖出世?

    这声轻响,远处的猫面人也听得真切,他是直接被吓得倒退几步,躲到了篝火后面。

    六子刚几步走到那碎裂的崖面旁边,眼睁睁地看着那七八块树叶大小的岩块噼里啪啦的掉下来,落了一地。

    等那岩皮落得干净了,那岩壁之中,正露出了一具青灰色的尸体,浑身上下不着片布,更没有半分毛发。看起来如若玄青大理石雕刻出来的一般。

    这尸体放眼望去,上下无凸起之物,辨别不出男女,肌肉线条倒是柔和俊美。

    上天有德,六子确未见过如此造化之物,觉得心情,便不觉间想要拿手去摸。

    六子右手被那鬼婴吞掉了七八分,余下的部分是湛蓝色的灵魂实质,于鬼有大利,与尸有大害。只是六子欣喜惝恍之间,已经不记得这事儿了,一伸手,那湛蓝色的手指还没触及那尸体的面庞,那尸体就已经乍然睁开了双眼!

    双瞳如炬,一个眼珠子里却有两颗金黄色的瞳仁相绕相缠,流转不止。

    看他眉角之前,线条微皱,怕是动了薄怒。

    “哈!”

    那尸体一眼瞪得六子浑身一抖,一股深寒的凉意从脚底板直涌而上。而同时他喉咙里一股低沉的嘶吼猛然爆出,随后便是哇地一声,一股黑水就从他的口里喷了出来。六子躲闪不急,立马就被喷了一身。

    那黑水也不知道是在那尸身体内闷了多久的污秽之物,奇丑难当。

    那猫面人本来见那尸身怕得紧,这转而一见那尸吐了六子一身酸水,那猫面人立马就炸毛了,面前都篝火都顾不得,四肢往地上一拔,立马就跃了起来,朝着那尸身飞扑了过去。

    那猫面人四肢没有什么变化,只是长期半走半爬,指甲很长,还磨的非常锋利,因此也可作爪子使用。

    六子这才退开几步,心里恶心得不得了。眨眼就看到一道黑影从他的面前一掠而过。好在他被暴食鬼吞过几次,在它胃里翻腾过几次,对这种东西也有些免疫力,不然六子得当场恶心吐不可。

    随着猫面人一声怒吼,六子便看到那古尸一颤,胸口上已经多了几道口子,而那猫面人,眨眼就躲到了六子身后。

    那猫面人一爪子下去可不轻,直接把那古尸胸前青灰色的皮肉给撕得翻卷了来,露出了里面的——

    六子眼睛逐渐瞪大,那肌肤之下,生长附着在骨头上的,居然不是一丝一丝,一缕缕的肌肉,而是树藤!

    就像是老树上面的细小藤蔓一样,相互纠缠,板扎地捆在一起,有粗有细,仔细一看,还能看见藤蔓上无数细碎如发丝一样的根须!

    这一瞬间,六子明白了。

    这并非树妖,也非尸身,而是尸妖。

    尸妖在划分上,属于僵尸一类。大多数的尸妖都是天然形成,在人死之后,尸体僵硬之前,如果有什么具有生气的东西出现在尸体附近,就容易被尸体给吸收进去,变成尸妖。

    在民间传说中,如果人死之后,灵魂在尸体附近晃悠,那灵魂还有可能回到尸身之上。

    寻常人把那叫做诈尸。

    实际上并不是这样。

    人的身体是一个容器,好比是一个碗,灵魂就是碗里头的水。人死了,灵魂就会离开躯体,这时候,躯体这个容器就空了,别的东西就可以重新进入。这就是尸类怪物形成的基本原理。如果进去的是自己的灵魂,那还好说,顶多就是那个人复活之后,性情乖张怪戾一点。如果尸体旁边走过一个猫儿,狗儿,人体就会把猫儿狗儿的灵魂吸纳进去。但是猫儿狗儿的灵魂没有人的灵魂那么大,躯体这个容器势必装不满。那么就会同时再吸入一些戾气,怨气。这样一来,天知道那个尸身再站起来的时候,会是什么东西。

    而眼前这个尸身,八成是吸收了万年树木的灵气,在树木体内逐渐修养,变化出来的尸妖。但是木灵和动物的灵(在彩戏师的理论中,人也是一种动物。)是不一样的。木灵属于植物的灵,单纯没有邪性。就算木灵占据了人身,那也不过是个没有点燃的火铳,看起来可怕,实际上并没有什么危害。

    木灵无害,不代表木灵傻,六子不去伤害木灵,这尸体也不会为难六子,可是偏偏这猫面人扑上来就是一爪子!

    糟了!

    六子苦苦一笑,他不知猫面人为何会这样,但是事已至此,他也没有挽救的能力,要么跑,要么把这个木灵抹杀。

    六子毫不犹豫,一抬右手,冲着那木灵尸身的胸口就是一拳,便听的无数树枝崩裂的声音传来,那尸身还来不及反应,就被六子几拳头给塞得七零八落了。

    那木灵尸人被六子轰成无数渣滓,往地下一落,几根藤蔓一接触地面,居然就开始抽搐,转眼之间就钻入了地下,留下一个洞,再寻不到踪迹。

    难不成被自己轰碎了,这玩意儿还能活?

    六子扭头一看那岩壁,看到了另外三个人形凹陷,心里又是一沉。

    相比那几根藤蔓定是找另外三个躯壳去了。

    植树成林,有灵性的树木,在底下都是根须盘结,浑然一体的。

    更别说这是一颗古树诞生出来的四个尸身!

    期间捉摸不透的联系,定然存在。

    “走!”

    此地不宜久留!

    六子赶紧折身,转到篝火之后,提起自己布包,扭头就走。

    这下好,自己好奇之下,进入这昆仑七曲,什么东西没得到,倒惹得一身腥膻。

    先前有个鬼婴,现在还不知道在哪里找着自己,这回又多了三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