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七章 人面血蛭

    更新时间:2015-08-12 20:47:10本章字数:3238字

    两个仲裁骑士忽然入水,整得一阵哗啦哗啦的响,本来香香地吃着兔子的猫面人也觉得索然无味了,扬起手里的一块骨头,簌地砸向那水面。

    那骨头在空中转悠了几圈,刚要落入水面,水底下噗地就浮上来两具尸体。

    就是那两个仲裁骑士无疑了。

    只是人的尸体刚入水,只会往下沉,是不会往上浮的才对。

    六子往前跑了几步,跑到了河滩上,定睛一看。

    在那两个仲裁骑士的身体下面,已经是血红一片,两个人身子不过瞬息的功夫,就变成了皮包骨头,皮肤上除了沾染着被冲淡的血迹,已经是毫无血色!

    不关是血,就连皮肤下的肉,也化作了汁水一般,消失得干干净净了!

    这是怎么回事儿?

    六子立马冲到水里,一步一步地往前泅着,想要伸手抓住那其中的一具尸体,拖过来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可是一脚下去,六子似乎是踩到了什么圆圆硬硬的东西。

    那东西先是往下一陷,然后居然就慢慢地把六子的脚顶了起来。

    六子眉头一皱,自己不会是踩到了沉睡的乌龟了吧?

    因为六子透过自己的鞋底儿,明显地察觉到了,他脚下的东西在转动。

    六子猛的缩回脚,低头一看。

    自己正是一脚踩到了河底那乌黑的水草,现在一看,六子才知道,那不是水草。

    因为那个转动的,正是一颗圆滚滚的人头,在水底的淤泥和鹅卵石中间,面部朝下,满头的头发都在水里面飘摇。

    那些人头一颗挨着一颗,密密麻麻在这一段河道铺满了,无数的头发郁结在一起,看起来就像是一大片水草!

    紧接着,那头颅一颤,乌青色的嘴唇陡然张开,布满了十二排螺旋牙齿的口腔猛得一阵蠕动,从那黑乎乎的洞里,游出了三条猩红色的触手,那触手足足有食指粗细,在它口腔里拥挤着,喷涌而出,每条触手上面都布着白色的骨质倒钩,在那触手的末端,更是有着四颗奇怪的牙齿!

    “啊!”

    刚看到那触手,六子觉得脚踝上一痛,那三条触手已经扑了过来缠住了六子的脚踝,触手的末端在水流中一晃,居然开始自顾自的旋转起来。不是绕圈的那种旋转,而是像搓麻绳一样!

    那触手明显是肌肉组成的,具有极强的韧性,如果旋转到了一定程度,再反旋转起来,就成了一条钻头!能够瞬间刺透任何物体!

    果然,那触手末端的四颗牙齿忽然就并在了一起,猛地抵住了六子的脚筋!

    这触手上是有倒钩的,一旦刺入皮肉,那便再难扯出来。

    六子想也不想,拔腿就跑。

    只是那三条触手已经缠住了六子的脚踝,倒钩勾住了皮肉,六子怎么抖腿也抖不下来。

    六子这才跑到一半,他脚踝就是一阵剧烈的疼痛,六子脚下一软,不慎摔倒在了手里,两只手都碰到了河底的头颅。

    六子感觉到,自己周围的头颅全部都在缓缓转动!

    顶多三息的时间,六子就会被无数的触手刺得千疮百孔。

    那猫面人见六子落水,想也不想就飞了过来,也不由分说地抓住了六子的肩膀,死命地往岸上拖着。

    但是那玩意儿好像还不只是有一个头颅,六子开始就迈腿跑了几步,这会再一挪动,便明显地察觉到了他被什么限制住了,本来缠在他脚踝上的触手,就上一条被扯到极致的绳子,再也扯不动了!

    六子匆匆一回头,便看到那头颅已经被六子从河底带了出来,而那头颅下面,一条黄白色的东西连接着那头颅的下方,另一头则是延伸到了河底!

    那玩意儿,看起来就像,人的脖子被扯长了五六倍一样!

    接下来,六子看到让他更加恐惧的一幕,那头颅后面的脖子忽然开始一阵阵蠕动,然后开始旋转!

    难不成这头颅还能和那触手一样,转着钻?

    这回六子不犹豫,反身从腰间摸出给兔子薄皮的猎刀,挥手就砍向那被扯长的脖子。

    噗!

    六子明显察觉到自己脚上的触手一颤,然后就是一股惨绿色地汁液溅起。

    “哗哗哗!”

    六子刚一刀砍断那被扯长的脖子,他就看到了整个水面都在颤抖,现在不光是六子附近的头颅在动,而是整个河底的头颅都在动!

    “走!”

    六子一排水底,在猫面人的搀扶之下,几步终于跑上岸。

    一上岸,六子就一屁股坐到了软软的河滩上,低头一看,有一根触手已经钻了进去,还有两根在外面固定着。

    而被斩断那头,绿色的汁液还在不断地流出。

    “啊。”

    六子脚踝忽然又是一痛,这不是刺破皮肉的痛感,而是骨头里头在疼。

    难不成那触手在自己脚的皮肉里面还做了什么?

    六子赶紧反手拿着那猎刀,用刀背挑着那触手,猛地往外一拉。

    噗嗤!

    一道血线立马就喷射了出来,紧接着,六子就看到了那血洞里居然还参和着绿色的液体,和那怪物身上的一模一样!

    止血要紧。

    六子立马单脚跳到了那篝火旁边,翻开自己的布袋,抽出两张符篆,一张贴在脚踝的左边,一张贴到脚踝的右边,然后猛得一拍。

    那两张符篆猛地一烧,火焰顺着那脚上的血洞往里头一冲,顿时烧焦了那一片的皮肉。

    而这个时候,六子已经是疼得满头大汗了。

    至于那河面,这个时候已经成了乌黑的一片,无数的淤泥被翻了起来,中间的水面如同济南趵突泉一样,翻起一人高。

    那头颅明显是同根连气,可能那头颅也就是个触手,中间那水柱过后,应该就是正主就要出来了。

    那中间的水柱越涌越高,忽然顶端就那么炸开了去,一条肥硕红白的身子在空中抖了抖,一头缓缓地垂了下来。

    那东西身子是瘪的,但是身材巨大,比狗熊还要壮硕。在它垂下来的末端,是一个圆盘一样的口器,里面黑乎乎的,看不大清楚,那口器若用来吞人,恐怕一口吞下去三个也毫不费力。

    咕噜咕噜。

    那口器一阵阵地颤动,一些绿色的汁液不断地从那里头翻涌出来,看起来就像是呕吐一样。

    不好!

    六子立马就意识到了什么,那绿色汁液的威力六子是见识过了,能够直接融化皮肉,只是那怪物看样子不是要吐绿色汁液,而是吐头。

    没错,这个怪物现在伸出来的这部分,就像是树的树干,里头连接着无数人的头颅。想必定然是先吞了人,留着头颅不消化,然后用触手去和人头接连生在在一起。这样就成了树的根系一样的东西。

    先前六子斩断的,脖子一样的东西,就是这怪物的触手。

    水面忽的一动,一股水波荡漾开来,一团什么巨大的东西,在那家伙的体内涌动,直冲而上,然后,噗!

    迎面而来的就是无数黑乎乎绿油油的头发,那一团也不知道是有多少头颅,但是六子看见那些头颅在空中悠悠转动,翻出了黄白的眼珠子,被泡得发肿的面庞,还有乌青的嘴唇!

    六子料到了它会吐什么玩意出来,手里早就捏好了符篆,伸手往篝火里一点,往外一拉,便是一条火线。

    水里头的生物,自然最是怕火。

    这玩意以吸食人血,人肉汁液为食,习性类似于水蛭。

    水蛭最怕两样东西,一个是盐,二个就是火。

    这个火也就是暂时阻止一下,真正的好戏在后头。

    那写头颅从那怪物的肚子里喷出来,自然沾染了那绿油油的液体。

    可是六子没有料到,那绿色的液体,居然如同油一样,一点就着!

    嘭!

    那些头颅刚飞过来,就撞到了六子丢出去的火符,直接在空中一爆,炸得到处都是绿色的汁液。

    六子从包里抽出黑布,往空中一抖,那黑布瞬间就涨大了七八倍,把六子和猫面人罩在了下面。

    那家伙体内有着无数的绿色汁液,六子这要是甩几团阳火过去,那家伙要是不躲到水里,估计能把这河都炸干。

    但是六子并不准备这么干。

    要知道那绿色的液体,就连六子的鬼尸之躯都奈何不了,可见它有多厉害。

    这种东西,六子自然是要采集下来的。

    那绿色的汁液一沾六子身上的黑布,立马就是一阵青烟,不过好在六子手快,接着就把那黑布甩了出去。

    不然等那绿色液体烧透了黑布,又落在身上,那可就麻烦了。

    第一波攻击失败,那怪物就开始寻思着第二波。

    但是六子不会再给他这个机会了。六子转身从包里抽出了两张符篆,迅速折成两只千纸鹤,然后放了一只出去,另外一只捏在了手里。

    那小千纸鹤悠悠腾腾,在空中扑棱扑棱了几下,就飞到了那怪物的头顶。

    那怪物似乎也注意到了那千纸鹤,本来是对着六子的口器,忽然就抬了上去,一道绿色的汁液飞射而出。

    就是现在!

    六子把手上那只没有放飞的千纸鹤一丢,一刀砍作了两半。

    那个在怪物头顶的千纸鹤,居然也分作了两半,和六子面前的一样。

    这是子母符,六子刚像六子师傅学道的时候,用来练手的符篆。

    然而这两个被斩作两半的千纸鹤却没有飘零下去,而是愣愣地固定在了空中。

    六子立马掏出盐巴,往自己面前那只母千纸鹤的断口上一撒。那盐巴却没有透过母千纸鹤的躯体,落在地上,而是从那子千纸鹤的断口里落了出来!

    而那子千纸鹤下面,正是那怪物!

    那道绿色的汁液一击击中了子千纸鹤,但是无数的盐巴也混合进了那绿色的汁液里,随着那汁液,落回了那怪物的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