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章 天佑金尸

    更新时间:2015-05-27 08:22:59本章字数:2010字

    “六子!”

    六子这边刚迈出一步,六子师傅就已经乍然醒来,一声微弱的呼声及时传入了六子的耳朵,六子一扭头,心里没来由的一喜,立马就冲到了师傅的跟前.

    “你,不要.”

    六子师傅微微一咳,说不下去了.

    “我要撕了他!”

    六子眼里火光一迸,恶狠狠的说.

    “六子,如果你现在过去杀了他,你和平常的尸怪有什么区别?”

    六子师傅紧紧的拉住了六子的手,弱弱的问.

    “那我也要杀了他!”

    六子一咬牙,两颗尸牙已经长出了一半.

    “六子,听师傅一句劝,忍住!慢慢的,你就会明白,什么是人!”

    六子师傅摸摸身后布袋子,拿出那一壶快见底的酒,闷了两口,顿时精神了几分.

    “是么?”

    六子迷茫了几分,口里的尸牙终于开始往回缩.

    六子师傅终于欣慰的笑了笑:“来,扶我起来,把那尸身搬去火化了!”

    “哦!”

    六子呆呆的应和了一句,扶着自己的师傅站了起来.

    第一抹晨曦终于降了下来,撒在了师徒二人的脸上,也撒在了那棺材板上,一听要火化自己的儿子,那老道便急了,可是刚才那六子的力道可不小,也不知道是不是摔断了他的腰,他再怎么使力,怎么的都站不起来,最多也就是引得自己腰间阵阵发疼!

    “哐!”

    那棺材板子忽的一振动,险些从架着棺材的长椅子上颠下去!

    六子师傅面色一变,完了!自己居然把这茬给忘了!

    六子不惧阳光,那尸体怎么会惧阳光!相反,第一抹的晨曦,就是天佑金符的至重关键!六子就是吸收了第一抹晨曦带来的阳气,才复活过来的.

    但是那棺材里头的尸身,也是天佑金符镇着的,第一抹晨曦一样会牵动他,只是,他无魂无血,一旦牵动了,那就是连阳光都不会惧怕的恐怖僵尸!

    “六子,你快走,这里交给我!”

    六子师傅一扬手,撒开了六子搀扶着自己的手臂,扶着那棺材板子,就要站起来!

    “啪!”

    那棺材板子被那僵尸一脚蹬开了去,一双白的瘆人的手,啪的一声搭在了棺材边缘上!

    老道一看,这又从失望的低谷给爬到了高兴的巅峰!

    他本应该遵守那人的嘱咐,不能让儿子晒到太阳的,可是万万没想到,居然就是这阴差阳错之下,自己的儿子居然复活了!

    没想到啊,没想到,自己再这扇门前徘徊等待了八年,却与之错过了八年!自己真是瞎啊!

    六子师傅忍受着腰间的剧痛,解下腰带,转而往腰眼上紧紧一系,冲着那伤口疼得麻木了,便好了.

    “师傅!”

    六子自然不会抛下师傅自己走,何况师傅还受伤了,再加上昨夜一宿没睡,估计师傅现在是困倦不已,压根就不能发挥出最强的能力!

    六子并不知道,眼前的这个天佑金尸有多厉害,但是他知道自己有多厉害,对方也是天佑金符造就的,不会弱到哪里去!

    “儿子,快来!快来!”

    这老道已经疯了一半,因为他被六子甩出去好远,也受了重伤的缘故,他已经站不起来了.但是他还是努力的往那棺材爬着,干枯的手如同钉耙一样的扣住了面前的软泥,努力的拉着自己的身体,朝着他儿子的尸身一分一分的靠近.

    “嘎嘎嘎!”

    那天佑金尸猛地坐了起来,眉间飞过一摸金色,眼神凶狠,口里更是爆发出了一阵怪异的低吼.

    这天佑金尸看起来和他刚死的时候差不多,唯独就是皮肤白了些,再加上八年的日积月累的在吸食月露精华,他的嘴唇和指甲已经变成了乌青色,浑身更是冰冷如霜!

    那天佑金尸不知道是不是还保有一丝前世的记忆,刚起来,便一眼看向了老道.

    老道看着自己的儿子在看着自己,心里那是大喜过望,以为是自己的呼唤起了作用,便是更加疯狂的爬向那口棺材!

    “快离开那里!”

    六子师傅焦急的叫唤了一声,看那老道完全没反应,顿时无奈了.他已经和六子退到了一边,稍作休息.

    “师傅,快喝!”

    六子也不知道从哪变出来一只碗,做了些符水,能帮他师傅缓解缓解伤势.

    “爹,爹,爹爹!”

    那天佑金尸机械地偏了偏头,即便是如此简单的一个音节,他也说了好几次才完整的说出来.

    老道已经爬到了棺材跟前,抬着头和那天佑金尸对望着,虽然他也不知道眼前的这个东西,还是不是自己的儿子,但是他宁愿相信是,尤其是,他还知道叫自己,爹爹!

    “孩子,孩子,爹爹在.”

    “爹爹!”

    那天佑金尸扶着棺材板子,直接就跃了出来,稳稳当当的落在了老道身边,仔仔细细的打量着自己的父亲,仿佛是许久不见,甚是想念一般.

    “爹爹,你受伤了,快死了.”

    天佑金尸忽地又张口说,语气依旧很机械化.

    老道眼里闪过一丝落寞,低了低头:“能见到你再活过来,我死也能瞑目了!”

    六子师傅刚端起六子递过来的符水,一听这句话,顿时又停住了,他怎么觉得,有几分怪异!

    这天佑金尸,不应该会有灵智,更不会这样说话,也不会说这样的话.

    只是他已经顾不上那老道了,他必须借助这一碗符水来恢复气力,赶紧收拾了这天佑金尸,他可不想遗祸苍生.

    “既然你快死了,那你给我咬一口把!”

    天佑金尸脸上咧出一个恐怖的微笑,尸牙已经从乌青色的嘴唇里露了出来!

    那老道眼珠子明显的一颤,尸牙已经无情的刺入了他的喉咙,他听见了,自己体内的血液,正在沸腾,正在不断朝着他的脖子汇聚而去!

    “喝吧!喝吧!”

    那老道忽然一笑,眼里的恐惧瞬间就被抹去了,眼神看着远处的天空,怔怔出神,然后最后一次颤抖,最后一丝神采,被抹去了.

    若,让我以身铸你,我也毫不犹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