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三章 鬼戏法

    更新时间:2015-05-29 08:14:44本章字数:2029字

    紧接着,越来越多的血滴从那纸扇上晕开了来,直到把整个扇子都晕成了渗人的血红色!

    滴答!

    滴答!

    什么东西滴到了六子的额头上,粘稠,带着一股浓厚的血腥味。

    六子本能的一抬头,就看见了戏园子的屋顶,七八道横梁仿佛都被血浇了一遍一样,无数的血滴开始连续的落了下来。

    不只是那横梁,四周的地板,墙壁缝儿里,也开始冒出了酱红色的血液,逐渐汇聚,滑落,滴滴答答不一会儿就把六子浑身都淋湿了!

    戏法分家,无论是戏派还是法派,都逐渐演化出了邪派,戏派中就有一个分支,叫做鬼戏,修行者必须以身入道,浴血而亡,最后魂魄出窍,形成无比强大的厉鬼。鬼戏是戏派中,幻术的集大成者,凭借着其鬼魂的超然天赋,可以把彩戏师的幻术发挥到极致。

    当幻术到达一个极致,就成了似真非假的存在,幻化成的鬼兵一样可以挥舞刀枪,夺人性命。

    幻术的极致,就是真。

    以真乱假!

    六子的本体并不是人,而是鬼尸,他的本质与人不同,所以幻术对六子是完全不起作用的。

    如果六子看到了这些血,那就只有一个可能。

    这些血,都是真的!

    嗖!

    六子一扭头,便看见了屋顶一刀血刃瞬间凝聚而成,微微一颤,如同果熟蒂落一般,从屋顶上挣脱下来,朝着六子的眼睛戳了过来!

    六子赶紧一错步,右手一紧,捏出一个手刀,斩向那血刃。

    嘭!

    血刃毫无疑问的被六子一手刀斩成了一团血雾,但是同样的,六子的手上多了一条血痕!

    六子鬼尸之躯,比得上几百年道行的老尸,其坚硬程度完全是刀枪不入的。

    如此看来,那血刃不可小觑。

    只是六子刚刚收手,屋顶上就已经凝聚出了更多的血刃,如同暴雨一般的降落了下来。

    六子师傅站在远处看着,右手一抖,两颗玉石便滚入了袖子里。在他立足的地方,刘奇制造的血域居然完全无法靠近,也只有他那附近还是干净的。

    六子师傅完全没有要帮六子的意思,居然掏出了不久前去酒肆灌满的酒壶,往地上盘腿一坐,干脆看起了好戏。

    六子也没有指望师傅帮助自己,那个老家伙,有好事他就上,有困难他就看着。每次遇到什么简单的小鬼,他吼着叫着就会过来参一手,要是遇到什么厉害的鬼,就算自己被揍个半死,他也不会皱一下眉头。

    “敕!”

    六子往后推开一步,从腰间摸出了一个玉瓷的小瓶子,拇指一弹,就弹开了那瓷瓶的封泥,紧接着他顺手把那小瓷瓶子往他自己右手上一倒,一股清冽的透明液体就涌了出来。

    “刺啦!”

    那液体一接触到六子的手臂,六子便疼得惨叫了起来,紧接着他胳膊上就是青烟阵阵,骨化肉销!

    六子师傅终于扬了扬眉毛,没想到六子会这么拼。

    这瓷瓶子里装的是天水,据说是从天庭的天池里取下来,对付各种尸体妖魔最好的东西,只要一滴,就可以把他们的尸身化成空气。

    但是这东西唯一的缺点,就是对鬼没有半点害处,天水里的精华阴萃反而能帮助鬼魂凝聚神魂,甚至能够凝成实质的灵体。

    刘奇不知道六子手里拿的什么,但是他已经感觉到了那液体上透过来的阴力,勾得他的三魂七魄蠢蠢欲动。

    只是等他准备动手抢的时候,六子已经把那一瓶子的东西给倒完了。

    “啊!啊!”

    六子站在原地,痛苦的吼叫着,左手紧紧地捏成了拳头,指甲已经陷入了掌心的皮肉,鲜血顺着六子的指缝早流了下来。

    再看六子被天水“浇灌”的右手,此时已经被腐蚀得干干净净了。他的右手,从手肘部位开始,直至指尖,已经全部化为了青烟,不见了踪影!

    但是更为诡异的是,什么东西挣脱了舒服,从手肘的部位生长了出来!

    那是一只透明的手臂,微微的散发着蓝色的微光,透过那微光,居然还能看见里头蓝色的脉络和骨头。

    实体,实体!实质化的魂!

    那可是每个鬼魂都梦寐以求的境界啊!

    “是你,逼我的!”

    六子缓缓睁开了眼睛,眼里已经布满了血丝,刚才的痛苦,已经超脱了人能够承受的范围,凭借他鬼尸迟钝十倍的感觉,都叫他痛不欲生了。

    “把你吞噬了,应该能助我道行大涨吧?”

    刘奇脸上很快就恢复了宁静,转而变成了一种疯狂的渴求,双眼瞪得斗大,那眼珠子都从眼眶里爆了出来。

    “咔咔咔!”

    地上的一层血液如同结痂一般,逐渐开始凝结,崩碎,猛然弹起,六子立马就被一团血红色的碎片给包围了起来!

    “凝!”

    刘奇手里的纸扇一扇,口里猛地吼出了这个号令。

    屋顶上凝聚好的血痂也为之齐齐崩碎,如同蝗虫一般拥挤着,喧闹着,扑向六子。

    此刻的六子,就如同一个坍塌的奇点,吸收着四周的所有物体!

    “哒!哒!哒!”

    围绕着六子的血坷垃迅速内聚,齐齐轰在了六子的身上,直接就把六子裹成了一个血色岩石一般的血痂球,而从四面八方聚集过来的,崩碎的凝固血块,还在不断冲击着那个血痂球,每一次冲击,都会有一块血痂嵌入血球之中,四周的血痂块不断的冲击,坚硬的碰撞声,就和冰雹砸在木板上一样!

    “聚!”

    见血痂已经凝聚完毕,刘奇猖狂的一笑,手里的扇子一扇,大声的喝出了第二个号令!

    巨大的血痂球瞬间内陷,一寸一寸,一次次咔咔的冲击,都让那血痂球越缩越小,而刘奇脸上的表情,也变得越来越疯狂!

    他要看着六子被活活碾压成一团肉酱!

    忽然,那血痂球静了下来,那只蓝色手臂从血痂球里穿透了出来,那手掌在空中挥舞了一下,似乎是在对刘奇打招呼。

    而站在戏台上刘奇本来猖狂的表情就凝聚了起来,这,不可能!

    他没死?不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