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秦方

    更新时间:2015-05-30 21:21:24本章字数:2471字

    第一章秦方

    寰武大陆,人人崇尚武学,武风正行.在这里,强者,可以称霸为王,无人抗之;弱者,只能任人宰割,生死不由己!.....

    陌汶镇,皇城南部的一处边陲小镇.

    “偷了我的钱袋就想走吗?”

    嘴角染着一抹血迹,单薄的衣服裂了一道口子,伤痕触目惊心.少年抬眸,道“我何时动过你的钱袋了?”

    “若你没有动过我的钱袋,那为何见到我要回头?”身着华服的青年环顾四周,如今围观的人越来越多.嘴角的笑意渐浓“莫不是你偷了我的钱袋,见到我怕我戳穿你不成?”

    “我没有,只是突然间想起有东西落在家里,回去拿罢了”少年名叫秦方,父母早逝,孤身一人在陌汶镇生活了十年有余,熟悉他的人都知道.

    而此番,围观的人群却没有人出来替他说话,倒不是他们不想,而是站在他们面前的是一个得罪不起的人物,也只有在心中默默祈祷!

    “家,真是天大的笑话,一个野种还会有家?真是笑死人了”

    青年似听见一个笑话.关于秦方是野种这一传闻可谓是屡见不鲜,不过一般都是在暗地里说,即便是听见了,秦方也不太在意.却不想这回被青年这么冠冕堂皇地拿出来说事.

    秦方怒目相视,双手青筋凸出,“洛伟,你说够了没有?”

    “怎么?你还想打我,有本事就来,不过就算我让你双手,你也未必会有还手之力吧!”洛伟噙着笑意,双手伸出,缓缓放在身后.

    而此时,秦方已如离弦的箭向洛伟冲去,却不想还未近到他身,一股强有力的气息自洛伟身上爆射而出,这就是武之气外放.

    秦方如断了线的风筝一般,摔落在地.他一口淤血喷出,脸色变得苍白,单衣破碎,从中竟滚出几个金灿灿的金币,秦方伸手想将金币拿回,不料,给眼尖的洛伟抢先一步.

    “这回,人赃俱获,你还有什么话好说?”洛伟将手中的银子扬起,“这就是你们认为乖巧的孩子,今天偷了我的钱,各位,大家觉得该怎么处理呢?”

    顿时,人群中议论纷纷:

    “没想到秦方这孩子也会干这种小偷小摸的事情!...”

    “是啊!平时看他一副很乖的模样,没想到也是这种人,莫不是以前的样子都是他装的?”

    ……

    “这回先给他一个教训,让他知道偷窃会有什么下场,大家觉得怎么样?”洛伟对着人群询问道.

    “洛伟,你不要太欺人太甚了!”说罢,又是一口淤血吐出,秦方脸色苍白如纸,那笔钱他存储多年的积蓄,打算是用来购买修炼必备的丹药,却不想被洛伟看见,据为己有.

    修炼一途,除了天赋,根基是最重要的,尤其是如今的秦方,靠丹药辅助迈入修炼,丹药,最为重要.

    然而并非所有人都能够靠丹药进入修炼,毕竟丹药的昂贵是人尽皆知的,即便是秦方的那几个金币,也只够买几昧.

    若是连这点银子也没有,那恐怕一切就等于零.想到此处,秦方不甘心.

    “洛伟,快把金币还给我!……”秦方拉着洛伟的裤脚,道,“那是我打算用来购买丹药的钱,你不能拿走!”自方才受了那么重的伤,秦方一直靠着惊人的毅力,挺到现在.

    “丹药?你该不会是想修炼吧!”洛伟笑道,“我劝你还是省省吧,修炼一途并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简单,况且,你一个穷小子供的起吗?”

    洛伟抖了抖脚,试图摆脱秦方,然而,秦方却死死地抓着洛伟,怎么也不肯放开.

    “真是烦人的家伙!”洛伟武之气外放,秦方顿时被震得倒飞出去,昏厥过去.

    “真是没用,就这样还想修炼,也不怕笑死人”洛伟甩了甩手中的金币,向人群外走去.

    聚集的人群见没戏可看,也是一哄而散.

    谁也没注意在秦方的身上所发生的怪异之事!……

    “父亲...”如梦初醒,秦方转醒过来,发现自己仍旧躺在大街上,四周漆黑,除了各户门前的两盏灯笼.

    深吸一口气,顿时,一股酸痛随之而来,疼得秦方龇牙咧嘴.他从地上爬起,望了一眼洛伟家的方向,心中暗道,终有一日,我定会让你付出千倍的代价.

    罢了,秦方往后山方向走去.

    自从父母双亡之后,家中府邸也被变卖了,无奈,秦方只得另寻他处住下,只寻到这间茅屋,虽然破旧,不过好歹也是个可以居住的地方.

    此刻,秦方褪下了单衣,发现自己身上并无伤痕,不仅如此,就连以前患下的旧疾伤疤也不见了踪影.

    寻思许久无果,只好作罢.秦方洗了把脸,若说秦方的外貌,可谓算的上帅气,目若星辰,白衣出尘.

    梦中,他梦到了自己的父母,三人有说有笑,好不快活.

    这一切直到父亲交给他一块玉佩,还说了些奇怪的话,秦方不解,父亲也没细说什么,只是转身,望向苍穹,那里唯有一颗黯淡的星.这时,父母的身影开始模糊,直至完全消失,虚空之中抛出一句话:

    “方儿,为人在世讲究一个忍,隐忍者方能成大事,记住这句话!”那正是父亲的声音.

    秦方醒来,天已大亮.身旁早已被泪水浸湿,自己的手中还紧紧握着那块玉佩.难不成,梦中发生的事情是真的?

    还未待秦方细细查看那块玉佩,就传来笃笃笃的敲门声,期间还伴随着歇斯底里的叫喊声,秦方将玉佩收起,开了门.

    门外站着一黑衣少年,肤色黝黑,微微一笑,露出洁白的牙齿.秦方见少年也是异常的惊讶.

    少年名叫柳莫杰,秦方儿时的玩伴,前些日子秦方便听说柳莫杰外出历练,不想这么快就回来了.

    “你小子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秦方问道,一边往茶杯里沏茶.

    “过两天就是两年一度的镇会了,我是回来参加的,哎,对了,那个镇会你会参加的对吧?”

    柳莫杰口中的镇会乃是陌汶镇两年一度之盛事,镇中每个有修为的年轻一辈都可以参加,一方面以示家族的厉害,另一方面,赢得前三的就有机会进入宗武院修行,以获得更强大的力量.

    若是那笔钱没有被洛伟夺去,秦方还是有机会的,只不过如今的一切都只是奢望.

    “我回来的时候就听说了,洛伟那家伙太可恶了,还真以为自己是灵煌境中期就可以无法无天了,敢趁我不在的时候欺负我兄弟,秦方你等着,等我去给你报仇!”

    说罢,柳莫杰就要离开,秦方一把拦住了他,道:“不要去,洛伟是灵煌境中期,你这样去莫不是两败俱伤,还是不要去了,我不希望你因为我而受伤.”

    “你不相信我?你看”柳莫杰伸出右手,一团火红的光芒自他手中跃然而上,光芒之中,似有一头红色的狮子,光芒万丈,威震四方.

    “这是…你觉醒了战魂?”秦方一脸不可思议.

    “是啊,早在历练途中我就觉醒了凶兽雄狮之魂,而且修为也迈入了灵武境初期,所以啊!你就放心吧,安心在家里等我的好消息!”

    说罢,便没了身影.见此,秦方苦涩无奈,自己何时才会有这样的机遇呢?

    摇了摇头,秦方随之追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