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锁魂少年

    更新时间:2015-05-31 18:33:44本章字数:3026字

    星河武帝

    第一章锁魂少年

    清晨,一轮彤红的朝阳刚刚升起,空气里还有点湿润的微寒.

    一群少年盘坐在一个巨大的高台上,双手十指交叉,双目紧闭,极为有韵律的吐纳呼吸着,在他们的周身有一股淡淡的乳白色光芒随着呼吸的韵律闪动着.

    就在朝阳初升,萌现紫色光芒的一刹那,一个身穿灰色布衣的清瘦黑发少年突然间猛地张开了双目,紧紧盯着朝阳中突然出现的一抹紫意,黑色深邃宛如寒潭的漆黑眸子迅速变成了紫色瞳孔,随即隐没.

    “呼!还是不行啊,我虽然拥有与别人不一样的天生紫眸,按说修炼起来应该事半功倍,可我一点儿也没有与别人有什么不同啊,况且我的神魂天生闭锁,现如今的我却是连常人也不如啊.”黑发少年的脸上上现出一抹自嘲,无奈的道.

    人群中有一些人不由自主地看向这里,眼神中充满了羡慕.

    “殷仲拥有传说中的紫色神眸,若不是天生神魂闭锁,现在指不定已经晋入凝魂境了呢.”

    “是啊,想当初的天才如今可是落魄的连寻常人都不如了.”一些人无不惋惜的道.

    殷仲七岁开始修炼,仅仅用了一个年头就成功地燃血化灵,想当年在鸿钧宗乃至整个蛮魂郡都引起了轰动,被无数的少年引为膜拜的偶像,名震一时.

    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当年化灵未成的少年一个个都成功燃血,晋入化灵境,而今有的都已经后期了.楚歌却一直停留在化灵境,境界不知道为何,还下跌至化灵境中期.

    人们对于殷仲的热情逐渐冷淡,到了最后见他六年还停留在化灵境中期,羡慕嫉妒恨转化成了如今的鄙夷.

    一个离殷仲较远的锦衣少年斜斜的瞥了殷仲一眼,“一个卑贱的贱民,废物而已,还真以为他能上天了.”

    “李景!你他妈的再说我仲哥一遍,看我不废了你!”距离殷仲较近的同样是灰色衣衫的柳风听到李景的谩骂,马上就急眼了.

    “嘿嘿,就说殷仲这个废物,你能怎么着啊,哈哈····哈哈···”李景猖狂的大笑,一点儿也没把柳风放在眼里.

    听到这里的响声,所有的人都停下了修炼,有一些贵族子弟,也就是李景的拥护者也都添油加醋,随着他哈哈大笑.

    殷仲听到李景的侮辱,紧抿着嘴唇,一言不发,指甲都抠进了肉里,流出了一点儿猩红的鲜血.

    “哈哈,废物,你们看到这个废物了吗,连个吭声都不敢.”

    “李景!你说够了没有!我们都是鸿钧宗同宗子弟,为什么不能和睦相处,非要欺负人呢!”

    一个穿着粉红色羽衣的少女排众而出,站了出来为殷仲说话.

    李景盯着柳诗若,喉咙里暗暗滚动了好几下,并没有对柳诗若的话做出任何解释,而是看向殷仲,满心嫉妒的撇嘴道,“你可真是好人缘啊,连我们宗门里的柳女神都为你说好话,你要还是个男人的话有本事不要躲在女人的身后,和我尽情一战.”

    “殷仲,不要听他的.”

    “是啊,仲哥儿,李景也就是一个落井下石的玩意,就只会欺软怕恶,想当初仲哥儿实力还在的时候,他敢这么挑衅嘛.”

    “对啊,仲哥儿,现在你的实力倒退,不是李景的对手啊!”

    听着众多劝解的话语,殷仲一把手扶在了柳风的肩膀上,轻轻地拍了拍,“没事的,柳风.”

    随后,目光看向了四周所有的人,漆黑深邃的眸子瞳孔中闪烁着猩红色的嗜血光芒,一股凌厉的气息猛然从殷仲瘦弱的身体上散发出来,惊的四周围观的宗门子弟连连后退.

    “好可怕的眼睛,就像蛮兽一样令人心悸.”

    “殷仲不是境界倒退,只有化灵境中期的实力了吗,怎么散发出来的气息还是这么恐怖?”

    殷仲挺直腰板,望向李景,具有磁性吸引力的声音响彻整个诺大的练武场.

    “好,李景,你要战,我便战!来吧!”

    此时的殷仲瞳孔骤然收缩,身体紧绷,弯腰如豹,形似弓弦,攻守兼备.

    李景运转真气,残影如风,一个巨大的深红色的拳头狠狠地砸向殷仲的胸膛,拳风所过之处,撕裂虚空,发出音爆的声响.

    殷仲的身子一个侧移,十分敏捷的躲开了这一击.

    李景的深红色拳头一往无前,轰击在了殷仲身旁的一块岩石上,狂暴的力量猛烈灌入其中,坚硬如铁的岩石炸成细小的碎块,砰射四方.

    紧接着一道漆黑如墨的鞭影抽出,扫向李景的下盘.

    李景跳身跃起,一脚踢向漆黑的鞭影,强横的力量震得殷仲连连后退,一连倒退了四五步才止住身形.

    李景顺势而上,深红色的真气包裹住拳头,又是一拳轰向殷仲.

    眼看李景的拳头距离殷仲已经不足三分,殷仲慌忙运转真气,对轰而去.

    拳拳相交对碰,变成了真气加成力量的对拼,殷仲化灵境中期的修为终究抵不过李景后期真气的雄浑,伴随着李景力量的侵入,殷仲受了严重的内伤,喉咙微甜,吐出了一口猩红的鲜血.

    这一战,殷仲败!

    李景面向修炼场一众少年,张开双手,耸了耸肩膀,“你们都看到了,这个废物是多么的不经打!”

    然后,猛然一脚踢在了瘫软在地的殷仲身上,剧烈的疼痛令得殷仲呻*吟出声.

    “李景!我草你祖宗!”

    柳风一看殷仲受伤,马上急眼了.

    一些李景的拥护者,也就是一些贵族子弟伸手拦住了柳风,不让此时发狂的柳风接近李景.

    而那些贫民子弟一向都以柳风马首是瞻,眼见此时贵族子弟共同阻拦柳风,也都马上站了出来,彼此间推推搡搡,叫骂不休.

    殷仲瘫软在地,李景一脚踩在他的身上,眸光阴沉,狠声道,“说!你是一个废物!我就放了你!”

    “哈哈……哈哈……哈哈……我不是废物!你就这点手段还想耍弄我,休想!”殷仲忍住疼痛,居然发出了嘲弄的笑容,这让李景心里更加恼怒,足下用力,对着殷仲的左手用脚尖狠狠地捻动.

    “啊……”

    听着殷仲痛苦的惨叫,李景感到无比的痛快.

    “你他妈的不是天才吗?如今还不是匍匐在我李景的脚下,向我跪地求饶啊,求饶我就放了你.想当年,我不就强了一个贫民的少女吗,你他妈的竟然敢禀报给门中长老,让贵为贵族子弟的我足足饿了三天三夜啊,这个仇我怎么能忘!”

    李景的面容变得狰狞,不断地用力猛踏殷仲,嘴中发出猖狂的笑声.

    殷仲虽然痛苦,但他并没有失去理智,相反头脑异常清醒,他在等待一个反扑的契机.

    就在李景因用力过度而出现气喘,气息衰弱的时候,突然一声凄厉的惨叫,跌倒在地.

    而这个时候,殷仲赫然是坚持着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手中紧紧握着一柄小巧的精致金色匕首,在匕首的刃部有一个血槽,里面沾满了鲜血,顺着刃尖滴落下来.

    李景跌倒在地上,脚腕已然被殷仲用那把金色的匕首环绕着割出一个圆环,鲜血淋漓,一片赤红.

    “仲哥儿!”柳风身上血光暴涨,强行突破了束缚,冲上前来,一把扶住了殷仲.

    “我没有事.”

    “你们谁还想欺我!”殷仲眼眸血海涌动,有着一团烈火在燃烧,望之几乎灼瞎双眼.

    所有的少年都避开了他的眼眸,不敢与之对视.

    一些贵族的宗门子弟上前一把将李景扶了起来.

    “今日之仇,我李景来日必报!”李景眸光恶毒,冷冷的道.

    今天宗门内公认的废物将李景打残了,这让自认高贵天才的李景怒火中烧,颜面无光,这对于他来说是奇耻大辱,脸上火辣*辣的烧的通红.

    “殷仲你怎么能够这样?李景再怎么说也是我们同宗子弟,你怎么能将他重伤,你怎么变得这么狠,真是太让我失望了!”柳诗若见殷仲将李景重伤,感到不可思议.

    “不这样怎么灭掉恶人的嚣张气焰!作为一个真正的强者,最强的不单单只是修为,最主要的是那颗永不言败的心.这样即使修为弱小,别人也会惧怕你.倘若他施加给我的痛苦我不还回去,那也就不是我殷仲了!”

    “我觉得你变了,你不再是那个温和善良的殷仲了.”李诗若丢下几句话拂袖而去,空气中还氤氲着柳诗若留下的淡淡的体香.

    “你呀!要我说你什么好!”一个娇俏可人的少女玉手一指殷仲,急忙追随李诗若而去.

    殷仲幽幽的道,“总有一天你们会明白我的.”

    “哼!”李景由一些贵族宗门子弟簇拥馋扶着甩袖离去.

    转眼间诺大的练武场就只剩下了柳风等贫民子弟.

    “仲哥儿,你真棒!”

    “是呀!就连化灵境后期的李景都被你打败了!”

    一些人纷纷上前夸赞.

    殷仲苦涩的一笑,随着众人离开了演武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