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引文 第二章 古宅失踪

    更新时间:2015-06-02 22:43:21本章字数:4564字

    六百多年前的一个深夜,大明朝首都南京的上空,黑云压顶,电闪雷鸣,大雨倾盆。

    九艘沉甸甸的大船秘密驶出南京港湾,渐渐消失在迷茫的大海之中•••••

    三个月后,这九艘大船又在一个深夜,秘密返回南京港湾••••••

    一位神情严肃的军官,姓名李圣杰,他的脸被海风吹得黝黑黝黑,带着一群疲惫不堪的士兵,风尘仆仆的走向南京的聚宝门。有几个士兵的肩膀上扛着血淋淋的大口袋,大口袋里装着的是咧嘴呲牙的逃兵人脑袋••••••

    “我是李圣杰,快快打开城门!”李圣杰将军带着疲惫不堪的士兵,来到南京聚宝门前叫喊。

    “李圣杰将军,请你委屈一会儿,现在是非常时期,我要请求皇上是不是让你入城!”把门将军借着灯笼的光束,在城门上大喊。

    把门将军为什么说现在是非常时期?因为建文帝的叔父——燕王朱棣,为了争夺皇帝的龙椅,亲自带领大军,正从燕京杀向南京,已经渡过黄河,几乎占领了华夏的半壁江山••••••

    李圣杰不得不在城下等待皇帝的命令。

    ••••••

    “咯吱——”一声,聚宝门打开,把门将军走出来。

    “圣上有请!”把门将军给李圣杰抱拳施礼。

    李圣杰带领士兵们鱼贯而入。

    金銮宝殿里,灯火明亮,建文帝皮笑肉不笑地坐在龙椅上。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李圣杰带着带着一群士兵面对建文帝,黑压压的跪满一地。

    “众卿平身!”建文帝亲自走下龙榻宝座,亲切的慰问李圣杰和士兵们。

    “这是那张神秘的藏宝图!”李圣杰恭恭敬敬把一块白娟藏宝图交给建文帝。接着让士兵们把血淋淋的大口袋放到地面:“这是一些不听话的逃兵脑袋•••••”李圣杰将军用手指着放在地上的血淋淋的大口袋说。

    “你们都是朕的功臣,朕要重重的奖赏你们!现在先给你们接风洗尘。众卿都到朕的御膳房••••••”建文帝一边说话,一边亲手拉着李圣杰,带着士兵们走向御膳房。

    御膳房里香味扑鼻。十几桌酒席已经摆好,山珍海味样样俱全,每张酒桌上放着御酒两坛。

    “众卿随便坐,不要拘礼,尽管大吃畅饮!”建文帝用手指着肉山酒海似的宴席,好像非常高兴地说。

    “吃吃吃••••••喝喝喝•••••”御膳房里一阵欢声笑语,李圣杰和士兵们一连三个月没有吃好喝好,今夜建文帝为他们接风洗尘,个个肆无忌怠的大吃狂饮!

    “哎吆——我的肚子疼的厉害!”突然有个士兵捂着肚子一声大喊。

    “哎吆吆——”御膳房里士兵们惨叫声此起彼伏,接连不断••••••

    “叮里当啷••••••”士兵们个个口吐白沫,扒着酒桌倒在地上••••••

    片刻,御膳房里到处是士兵们的死尸,狼藉一片••••••

    “皇上啊,你好狠的心啊,我李圣杰可是忠心耿耿啊••••••”李圣杰口吐白沫,可怜巴巴地看着建文帝,双眼流出痛苦的眼泪。

    “李圣杰,朕知道你是一个大忠臣,不过,宝藏的秘密容不得第二个人知道,你就安息吧!你的家人朕会好好优待,你的大名朕会赞美!”建文帝看着即将死去的李圣杰,安慰他。

    “啊——”李圣杰口喷鲜血死去!

    ••••••

    第二天深夜,大海里一艘货船突然爆炸,李圣杰和他士兵们的尸体慢慢沉入海底喂鱼••••••

    ••••••

    三天后,南京的城墙上到处贴满讣告:我大明朝的一支船队,在出海时遇到风暴,船上的官兵无一生还••••••

    建文帝亲自带着众大臣来到所谓船队的出事地点,亲自把一束鲜花扔向海面。

    “安息吧,我的忠诚战士们!”建文帝假惺惺地流着眼泪,看着鲜花随水飘去••••••

    四年后的一个黑夜,燕王朱棣带兵攻入南京••••••

    南京城里火光冲天,刀光剑影,杀声一片••••••

    “呜呜呜••••••朕的叔叔还是真的杀来了,朕不如一死!”建文帝看到大势一去,突然跑向正在燃烧的火堆••••••

    “万岁万万不可死,东南沿海还是万岁的地盘,况且万岁已经在那个神秘的地方藏好了宝藏,万岁有资本东山再起啊!”大臣史彬急忙拉住建文帝苦苦劝说。

    ••••••

    将近拂晓,燕京兵马几乎要攻进了皇宫,皇宫里到处是逃命的宫娥粉黛胡乱奔跑••••••

    大臣史彬慌慌张张把建文帝从鬼门带走,乘一叶小舟逃去•••••

    几天后,史彬把建文帝接到自己的家里躲避,大臣杨应能、程济、叶希贤三人来到伺候。

    不久,燕王朱棣作了皇帝,他要彻查建文帝的下落,终于有一天燕王的亲兵查到了史彬的家乡。

    “由此看来,朕难逃一死,李圣杰将军为朕所藏的巨额宝藏,万万不能落到燕王的手里,朕要把这份秘密藏宝图委托给你们四人!”建文帝流着眼泪,双手哆哆嗦嗦从自己的怀里拿出那张藏宝图。

    刺啦刺啦几声,建文帝把藏宝图扯成了不规则的四份,分别交给了史彬、杨应能、程济、叶希贤。

    ••••••

    六百多年后的今天,大明朝李圣杰将军秘密出海的航线,常常闹水怪,人们说这是李圣杰将军和他的士兵们的灵异在作祟。

    第二章 古宅失踪

    深夜,深山的一座老宅里灯火通明,这座老宅的主人——叶飞,他满怀心事的站在老宅的大门前,他好像等待什么人似得心里焦躁不安。他等了很久,连一个人的影子也没有看到,他徘徊走动,心神不宁。

    大约深夜三点左右,有三个人神神秘秘,躲躲闪闪地走过来••••••

    “啊哦!你们终于来了,快进屋里详谈!”叶飞急忙迎接远来的客人。

    “哎!我们一路上必须甩掉跟踪我们的尾巴,况且,哥哥居住的老宅不希望外人知道••••••”一个名叫程俊杰的老人亲亲地说。

    “现在正搞什么文化大运动,红卫兵四处串联,我们兄弟的行踪一旦被他们知道,那就惨啦!”一个名叫杨勇的老人轻声说。

    “哎!我手里的东西成了沉重的思想包袱,今夜我们一定要商量出一个彻底解决的结果,这样下去我的精神马上就要崩溃了!”这个老人名字叫史冰寒,他满面愁容的说话。

    “快快进屋里说话!”叶飞用手指了指老宅的大门。

    “好好•••••••”大家一边说,一边走进老宅。

    “咯吱——”叶飞的老婆是个多年培养出来的神秘助手,她急忙把老宅的大门锁好。

    这座老宅完全是明朝建筑形式,屋里的装饰完全是明朝的样子,叶飞好像很喜欢明朝的一切!

    叶飞带大家先来到一个密室里,密室里贴着四张画像,这四张画像都是白娟质地,上面画着四位老人,每位老人的画像下面写着各自的名字,他们分别是:史彬、杨应能、程济、叶希贤。这四幅画像虽然保护的很好,但是由于年深日久,难免色彩黄旧,局部还有褪色的痕迹。

    叶飞、程俊杰、杨勇、史冰寒四位老人,站在四幅画像前,恭恭敬敬地跪在地上,双手抱拳行礼。

    “老祖宗在上,我们后人一定要好好保护这批宝藏,请老祖宗们放心!”叶飞默默瞩目着老祖宗的画像。

    ••••••

    老宅的客房里放着一套明朝样式的楠木桌椅,连桌子上的那套茶具也是明朝的东西。

    “坐坐坐,喝茶!”叶飞请各位坐好,然后给各位斟茶。

    “呵呵呵,叶飞哥哥还是常年喝普洱茶?祖宗的遗风没有改变啊!”史冰寒老人笑笑说。

    “当然啦,六百年多年前,我的祖宗叶希贤在明朝建文帝身边当大臣,建文帝天天喝普洱茶,说这个茶叶养胃,所以他就养成了喝普洱茶的习惯!”叶飞告诉大家为什么喜欢喝普洱茶,其实这是叶飞的老生常谈。

    “这个故事叶飞哥哥已经说了几百几千遍了••••••”杨勇好像讥笑叶飞。

    “哈哈哈•••••••”大家哄堂大笑了几声。

    叶飞给大家摆摆手,示意大家不要太高兴。

    “今夜召集三位兄弟来,就是要商量一下这个大问题,这批巨额宝藏已经沉睡了六百多年,我们是不是把它交给国家?!”叶飞环视了一下大家的眼睛试探着说了一句。

    “哎!哥哥说的不是没有道理,可是眼下国家的形势这么紧,如果一旦我们说出我们手里有批巨额宝藏,红卫兵不把我们打成······才怪哩!”杨勇摇摇头,心里犯难。

    “杨勇说的很有道理,可是我担忧的是这份巨额宝藏是不是真实存在,毕竟这份巨额宝藏是六百年前祖宗传下来的东西,如果我们报告政府,政府一旦找不到,红卫兵肯定说我们欺骗人民欺骗党,我们也就是······!”史冰寒说出了自己的看法。

    大家各抒己见,即将天亮••••••

    老宅的房顶上几个黑影在动••••••

    “嗖——嗖——嗖——••••••”几个黑影在老宅的琉璃瓦上行走,琉璃瓦只有轻轻的脚步声。

    “啊哦!我好像听到房顶上的琉璃瓦有有响声!”叶飞突然心里害怕地说。

    大家立刻凝心静气,侧耳细听••••••

    一切都很安静,只有远处的树林里偶尔有几声鸟叫。

    “哎!这块心病去不掉,过不了几年我就是一个疯子!”史冰寒接着说了一句,他打破了老宅里的沉寂。

    大家一夜没有安睡,个个都很疲倦,各自打着哈欠。

    “不许动——”突然一声惊天大喝。几个蒙面人拿着手枪,指着叶飞他们说。

    “你们这是••••••”叶飞故作镇静,对几个蒙面人发问。

    “别管我们是谁,快快把藏宝图交出来!”一个蒙面人用手枪指着叶飞狠狠地说。

    “什么藏宝图?你说的话怎么让我糊糊涂涂!”叶飞冷静地慢慢回答。

    “好你个叶飞老大哥,不要给老子玩迷藏,老子已经盯了你们四个人多年了,你们都是六百年前大明朝建文帝身边宠臣史彬、叶希贤、杨应能、程济的后人。你们手里的藏宝图必须统统交出来!”这个说话的人,好像是蒙面人的头头儿。

    “呵呵呵••••••你们这些蒙面人,真会瞎编故事,说什么六百年前!”叶飞故作镇静,他这一生已经遇到这样的事情不是一次两次了。以前他总是沉着迎战,用美丽的谎言,取得的了最后的胜利。

    “叶飞,你这个老滑头,不要给老子我耍花样,我不是以前你遇到的那些小毛贼那么容易欺骗,你们快快把藏宝图交出来,老子没有时间给你们磨牙,况且老子的忍性更有限!”那个蒙面人头头儿用寒冷的手枪逼近叶飞的脑袋。

    “你们真是天方夜谭,什么藏宝图,什么六百年前的事情?!”杨勇急忙给叶飞打掩护。

    “呵呵,看来你们是不见棺材不落泪,走走走,统统给我到密室里看看你们祖宗的画像••••••”蒙面人头头儿好像什么也知道。

    “呵呵呵••••••看来你们是有备而来,能不能告诉我们,你们到底是什么人?!”程俊杰要弄清蒙面人的真实身份。

    “呵呵呵,实话告诉你们,我们来自美丽的太阳岛国——日本,为了这笔巨额宝藏,我们已经一代接着一代追寻了六百多年,现在总算找到了这批巨额宝藏的藏宝图的真正拥有者,你们必须交出来!”蒙面人头头儿拿着手枪,手好像有点儿颤抖。

    “这批巨额宝藏它是我们中国人民的,你们日本人没有权利占有它!”史冰寒面对这几个持枪的日本人,毫不畏惧。

    “这笔巨额宝藏,据说它藏在公海的一个神秘小岛,它不是任何国家的财富,谁拥有藏宝图,谁就是这批宝藏的拥有者,哈哈哈••••••快快把藏宝图交出来!”蒙面人头头突然把自己的面纱撕去,露出狰狞的面容。

    “啊!你是藤野一郎!”叶飞惊呼!

    “对,我是藤野一郎,你的好朋友!”藤野一郎是日本大使馆的一名文秘,他曾经给叶飞认识。

    “告诉你们这些日本小鬼子,我们就是死也绝不会把什么藏宝图交个你们!”叶飞斩钉截铁地说。

    “对,我们就是死,也不会实现你们的美梦!”杨勇、程俊杰、史冰寒三人几乎是异口同声地回答。

    “呀——”藤野一郎双手发抖,他气的几乎要发疯。

    “啊——”突然叶飞的老婆跑进来,看见眼前的情景,喊了一声吓呆了。

    “砰——”一声枪响,叶飞的老婆应声倒下••••••

    “老婆——”叶飞一声撕心裂腑地大喊。

    不等叶飞喊完话,叶飞、杨勇、程俊杰、史冰寒一个个全部昏迷••••••

    “藤野一郎,你的药剂手枪还真管用!”一个日本人看着昏迷的叶飞他们笑笑说。

    “我的手枪里没有子弹,只有一种特殊的麻醉药剂,只要任何人闻到这种药剂,十秒钟后就会昏迷!我们来时都服了对抗药剂,所以我们不被这种麻醉药剂控制!”藤野一郎对自己的发明洋洋得意。

    ••••••

    从此,叶飞、杨勇、程俊杰、史冰寒四人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