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 赌约

    更新时间:2015-06-04 18:00:53本章字数:3117字

    “我看论道就免了,只要你能回答出我的几个问题,我就自认为白痴,不再纠缠于此,放弃论道!”

    此话挑衅之意,翻滚浓郁,惊得众人面色异样,好奇大胜,皆不明白这个白痴哪来的胆量。

    宝剑锋以及洛灵儿,虽心中担忧着急,但他们还是选择了相信牛擎天,只因,长时间的相处,牛擎天并不会做没把握的事。

    “哈哈……”

    缺现宗执事听言的刹那间,本有点愣神,可一想到对方乃是个白痴,当下捧腹如女人般的大笑。

    “我好像听了世间最好笑的白痴之语,牛小子,今天老夫就应你的要求,倘若你的问题,我回答错误,就算你论道过关,若轻易答出,那么今天你就自废双脚,怎么样!”

    话语间,那熊家兄弟二人,脸上幸灾乐祸更加的浓郁,广场之上的众小辈一片哗然。

    “这个白痴真够白痴的。”

    “是啊,搬凳砸自己脚!”

    众小辈的嘲讽,牛擎天仿若未闻,面色无惧,踏步跃上道印台,直视缺现宗老者,目中乔装惊慌,隐晦的一闪而过。

    “好,就这么定了!”

    宝剑锋本想制止这场赌约,但捕捉到牛擎天眼眸深处的惊慌时,当下,会意的保持沉默,同时给了高位后方的洛灵儿一个放心的眼神。

    不过,缺现宗执事在捕捉到牛擎天眼中的惊慌时,则是快速的对后者的能耐定了一个位,那就是草包加白痴,他可以轻易赢得这场赌约。

    “李执事,这赌约可是这小子下的,到时可别怪我心狠。”缺现宗执事目射老妇,一尘不变的母鸭声,嘎嘎响起。

    “村长,我们回位吧!”

    老妇用一双锐利的目光瞧着牛擎天,似要洞穿后者的所有能耐,半晌之后,她心中一叹,转而向着宝剑锋道。

    “好!”宝剑锋应得干脆,随老妇身后坐回高座,这一幕使得众执事皆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他们不明,为何刚刚还一副谁动牛擎天,就跟谁拼命的宝剑锋,会答应牛擎天应下这场赌约,去送死。

    “难道这小子,有过人之处。”

    这是其他一些执事,心中一瞬间的念头,可只存在一息,这念头就烟消云散,只因,他们实在看不出,这白痴会有什么能耐。

    “出——题——吧!”

    缺现宗执事双手背后,头颅上仰,颇有一番睥睨之势,但那声如母鸭的音调,却是让人听了颇为怪异,呕吐。

    “擎天哥加油!”

    洛灵儿洁白的玉手一挥,声如黄鹂,颇有磁性,吸引的众小辈在此等情况下,浮想联翩。

    “嗯~”

    洛灵儿如此模样,众位执事身后的各宗弟子,他们敏锐的捕捉到一缕火药味,心里齐齐诡异的暗道。

    “要是让那些妖孽知道,他们心目中的女神,对一个白痴如此亲近,不知会发生何事,嘿嘿~好期待!”

    闻声,牛擎天回以洛灵儿一个自信的微笑,略一沉思,挑衅的大声说道。

    “听好了,我的第一题就是……”

    话到此处,牛擎天突然不再说话,扰乱的那些竖耳直听的众人,心中一阵大骂。

    宝剑峰则是咧嘴一抽,洛灵儿先是鄂然,后是心中大笑:“呵呵,擎天哥还是这样的坏!”

    “少废话,是不是想不出题了。”

    缺现宗执事气的吹胡子瞪眼,暴跳如雷,无论声音动作,都更加的像一个女人,给地球就是一个活生生的死人妖。

    “那么着急啊,那我可说咯——”

    牛擎天嘴角一笑,声音故意拉的超长,随后一本正经的道。

    “地上有两块道石,一块是下品道石,一块是上品道石,请问你捡哪一块?”

    【注,道石乃是牛人大陆武者之间交易的货币,从高到底分为极品,上品,中品,下品,每个之间的换算,以百倍乘之。】

    问题一出,众人皆惊,差点被牛擎天的题目雷倒。

    这算哪门子题目啊,给白痴都知道捡那上品道石。

    众人都是这种答案,那缺现宗执事亦是如此,他鄙夷的望着牛擎天,满脸不屑的道。

    “这种题,也只有你这种白痴出得出来。”

    此话一落,引起一阵哄堂大笑,那熊家兄弟笑的最为疯狂。

    一番的嘲笑下,没有注意到宝剑锋以及洛灵儿脸上的微笑,曾经这个题目,牛擎天考验过他们。

    “不要管白不白痴,你可敢说出答案!”

    牛擎天踏前一步,视笑声如无物,直盯缺现宗执事。

    “哼,死到临头,还敢如此狂妄,我就告诉你答案,听好了。”

    缺现宗执事冷哼一声,袖袍一摆,洋洋得意的说出了答案。

    “捡上品道石。”

    “哈哈……”牛擎天在对方说出答案的刹那间,捧腹大笑,眼泪横飞,看得众人都以为牛擎天变成了真正的白痴。

    “此等答案,大错特错!”笑声间,牛擎天鄙夷的呵斥道。

    “混帐,别死撑,若我答案错误,你说出个正确的答案,让大家论道论道。”

    缺现宗执事声调尖锐的破口大骂,在他的内心中,早已判定了牛擎天在下一刻,就会自废双腿,如今这样,只是拖延时间罢了。

    “好,那小爷我就告你正确答案,让你知晓,什么才是经典论道。”

    牛擎天双手背后,颇为牛气冲天的道,绕的众人指指点点,死到临头,还这样大话连篇,也唯有此等白痴了。

    “答案就是,两块道石一起捡!”

    牛擎天答案睥睨一出,众人哗然,各宗执事满脸黑线,嘴角抽搐,洛灵儿捂嘴轻笑,各宗弟子,竖指佩服!

    真乃神人也,真他妈的是经典论道!

    所有人浑浑噩噩,揣摩着牛擎天的答案,为嘛他们就是想不到。

    这一刻,无一人注意到,那道印台中间的通天柱,一道金光一闪而逝。

    其内,那金牛图案,如同活了一般,一双牛目直射牛擎天,竟开口说了话,不过,无人听到罢了。

    “这小子,有意思,观血脉,应是我牛族正统,这吹牛技巧潜质,正是我牛神的接班人,哈哈……”

    缺现宗执事脸色涨的通红,身为男人却无JJ的他,当下如女人一般,耍赖,音调恶心的蹦出一句,惊的众人一身冷汗。

    “啊~强词夺理,这并不算数!”

    牛擎天直感觉头皮发麻,后退几步,害怕对方耍出变态行为,思绪一飞,再抛一题。

    “既然你觉得强词夺理,那么小爷再出一题,若再错,可别在丢了大宗风范。”

    最后半句,牛擎天字音咬得很重,希望对方可以注意一下一个宗派风度。

    可是,对于全宗普遍耍赖,变态的缺现宗而言,牛擎天的希望只如炮灰,那执事完全没有在意。

    他在意的乃是牛擎天准备重新出题,一息间,母鸭之声,快速应承下来。

    “好!”

    牛擎天心里已然恶心到了极点,为嘛这种宗门可以出现,更不敢相信,这样的宗门,也能位列西北域八大宗门之一。

    摇了摇头,牛擎天压下心中恶心,并没有急着出题,而是抱拳向着高位上的众执事,恭敬一道。

    “各位执事皆是公平之人,晚辈再出题,若这缺现宗执事再回答错误或者回答不出,还请给晚辈作主!”

    “好,我们定会做主!”

    众执事对缺现宗的耍赖,也颇为的看不惯,丢了大宗的脸,如今牛擎天提出,他们爽快的答应了下来。

    缺现宗执事,嘴角抽了抽,未感觉到任何丢人,瞧着牛擎天催促道。

    “快出题吧。”

    “以免你生理缺陷,小爷我就出一个简单点题目,里面还有提示,请注意听!”

    牛擎天话语刻薄,嘲讽侮辱之浓,作为理亏的缺现宗执事只能强忍愤怒,不敢发火动手。

    牛擎天走到通天柱尺寸之距,手掌搭上,开口道。

    “这次的题目,跟这通天柱有关,众所周至,这根通天柱之顶,相传有座粮仓。”

    “粮仓?”通天柱内,金色神牛先是满脸疑惑,后是笑骂道。

    “这臭小子,竟把我的金光牛气说成了粮仓,真是没见识。不过,这也是一种吹牛的境界——指鹿为马。”

    “既然有粮仓,那么一定有守护者,好了,我的题目来了,注意听好了。”

    话落此处,牛擎天特意加重了字音,使得缺现宗执事认真的竖起了双耳。

    “菊花与桃花两个农民,他们皆是大好良民,结伴一同前去粮仓取粮,可是,为何菊花没有通过粮仓守护者的安检。”

    这题一下,所有人皆是一愣,迷茫大盛,费劲脑汁,也未想出个所以然。

    缺现宗执事脸色变化不定,在道印台之上来回踱步。

    见此,牛擎天心中得意,这个二十一世纪颇为火爆调侃笑话,怎能是这死人妖能够想得明白的,不过,前者还是决定给对方一个提醒。

    “粮仓怕火,而且你们缺现宗经常干的一种事。”

    此提醒一出,众人还是迷茫,想不出所以然。

    然而,通天柱内的金色神牛则是笑骂出声。

    “哈哈,真他妈的有意思,缺现宗经常干的事,不就是爆菊吗,哈哈,潜质太好了,这小子一定可以把我的牛神传承发扬光大!”

    笑骂声中,金色神牛图案诡异的化为一抹金光,直冲通天柱顶,收了金光牛气,再次直冲而下,突兀的以通天柱搭桥融进了牛擎天体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