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 神一般的答案

    更新时间:2015-06-04 18:03:05本章字数:3016字

    “靠,什么情况,好疼!”

    在牛神图案带着金光牛气闪电融进牛擎天手掌的刹那间,他见鬼似得收回搭在通天柱上的手掌,口中爆骂,猛得甩了几下。

    他不明白,好好的手掌为何有种刺骨的心痛,还好,这心痛只是一瞬,不然,牛擎天定会瘫座道印台,哭天喊地。

    同时,他的突然大骂举动,拽起了太多之人的疑惑,不明白这白痴到底想干什么。

    前一刻好心的提醒答案,下一刻就发疯的搞怪,阻扰人的思考,这丫的真贱!

    这是所有人的共识,包括对牛擎天颇为了解的宝剑锋,不过,洛灵儿却是觉得很正常,毕竟这是牛擎天的一贯作风。

    道印台之上,缺现宗执事被牛擎天这样一提醒,一打岔,当下思绪乱如坟,双眼喷火的盯着后者。

    然而,牛擎天却是仿若未见,他将手掌仔细的检查一遍,又在通天柱周围转悠了一圈。

    这一幕,看在缺现宗执事的双眼中,更加的心魂怒气冲天,随后,粉气喷发,娘腔的爆喝道。

    “你这白痴转来转去,让老夫怎么思考!”

    “老东西,小爷又没让你看,还是说你根本回答不出问题!”绕着通天柱观察间,对于缺现宗执事,牛擎天正眼不瞧,反而鄙夷不屑的道。

    “混帐,你这样是成心打扰老夫思考,老夫现在终止此题,不再回答!”

    入耳嘲讽,缺现宗执事本想暴怒出手,但却灵光一动,眸海深处狡猾一闪,再次母鸭般的耍赖。

    “老东西,怎么又想耍赖吗,再说我还提醒过你,可你就是太笨,这样耍赖你妈知道吗?”

    牛擎天转身一动,手指缺现宗老者,毫无情面的破口大骂,震惊的众小辈,膛目结舌,佩服连连,但也有得暗骂牛擎天傻逼,竟敢得罪大宗执事。

    灵引宗老妇身后的洛灵儿捂嘴一笑,心中得意一道,“呵呵,擎天哥哥,怎么就这么坏呢。”

    “你……”

    缺现宗执事被骂的全身粉气不稳,气势汹汹,很有一击将牛擎天杀之而图后快

    可是,牛擎天精得跟猴一样,一发现不妥,便跳开身形,向着高座之上的众执事,恭敬的道,一时使得缺现宗执事,心赌怒气,无法宣泄,差点憋出内伤。

    “众位执事,还请为晚辈作主,这次可不能再让缺现宗执事耍赖了。”

    高位上的众执事皆是互相对望一眼,随后齐齐邹眉,瞧着缺现宗的人妖执事道。

    “若是回答不出,就认输吧,别丢了一个大宗的风范!”

    “哼!”

    缺现宗执事鼻中一鸣,压下心中怒火,又是灵光一闪,抓住一线希望。

    这个白痴出的题如此稀奇古怪,也许是胡扯,故意抛得一个假题,引他入勾。若这白痴自己也回答不出,那么他就会反败为胜,赢得这场赌约。

    心想只是一瞬,那脸上的怒火之样已化为自信,他踏走一步,向着高位众执事,悠悠如母鸭叫春般的道。

    “诸位同僚,这道题,老夫是想不出答案,但是……”

    话语转折,他猛一转身,手指牛擎天,目中悠然阴霾,道。

    “但是如此古怪之题,定是胡扯乱造,还请几位同僚容我严刑拷打!”

    话语间,他粉气猛然一冲,压得牛擎天腿脚颤抖,差点跪倒。

    “住手!”

    高位之上,宝剑锋闪电扑下,全身剑气喷发,已将对方气势击散,护得牛擎天周全。

    “天儿,你没事吧!”

    “放心吧,宝叔,我没事!”

    嘴上这样说着,其实牛擎天的心里却是坚定的翻滚,他一定要种下道印,使自己变得强大,这样接二连三的侮辱,他不要再次加注在身。

    闻听牛擎天没事,宝剑锋心里悬着的心,瞬间平息了下来,但他也不打算放过这个缺现宗执事。

    “请问你这是何意,难道真以为牛气村无人敢杀你!”

    此话一出,众人皆惊,如何也想不通,这个牛气村德高望重的村长会有杀人之心。

    而且这个杀人之心,竟是为了一个白痴,这样值得吗?

    其实,他们哪里知道,宝剑锋如此着急牛擎天乃有三点,一是为了报恩,二是为了自己生命安全着想,三是对牛擎天的十六年抚养,他早已当作了亲生儿子。

    对于宝剑锋此话,缺现宗执事,他一点也不怀疑,只因,刚刚的气势交手,他的实力与前者悬殊太大。

    但是,他作为一个大宗的执事,定不会被一个小小村长所震慑,只见他佛袖一甩,未曾理会宝剑锋的指责,而是再次向着高位一道。

    “诸位同僚,这白痴如此抗拒说出正确答案,那么只有一个可能,他的那道题是胡扯,还请诸位同僚宣布这场赌约,乃是我赢!”

    高位上的众执事,你我相望,沉默未说一句,而是齐望牛擎天,目地很明显,乃是让后者解释一番。

    “锵,锵……”

    如此之多的目光注视,宝剑锋心中一惊,步伐连退,将牛擎天护在身后,全身瞬间紧绷。

    见此,牛擎天心中一暖,身为孤儿,有此一人关心呵护,就证明老天并未亏待过他。

    “宝叔,没事的,这次的论道,可是备受整个西北域关注的,他们不敢明目张胆的对付我。”牛擎天上前一步,抓住宝剑锋的手掌,小声道。

    接着,他再次上前几步,鄙夷的目光落在缺现宗执事身上,不屑的道。

    “自己回答不出,就不要说这是假题,我真怀疑你的身份?”

    身为大宗执事,被一个小小的蝼蚁侮辱,这个缺现宗执事竟未有丝毫情绪波动,只是冷冷的发嗲道。

    “不要说这些没用的,若不胡扯,还请说出个所以然。”

    嘴上虽是如此,但他的心里却是阴阴沉沉的道:“白痴,现在让你嚣张一时,等论道结束,我定将你击杀,至于你这位宝叔,自有人对付他,到时让他生不如死!”

    他心里盘算的歹谋,牛擎天自然不知,他只是一惯的清了清嗓子,悠然的道。

    “听好了,小爷这就告诉你答案!”

    话落,众人齐刷刷的竖起耳朵,都想知晓那答案是什么。

    “答案就是,嗯——我想想!”

    牛擎天故作思考状,引起众人心里一阵破口大骂:“草,不吊人胃口会死啊!”

    “哈哈……还要思考,老夫看你……”

    缺现宗执事,仰天一笑,应是要嘲讽一番,但话未出一半,就被牛擎天打断,引得一阵憋笑。

    “啊,想到了,答案就是……菊花乃是易爆品!”

    此等答案一出,众人皆被雷的差点昏倒,爆发一阵哄堂大笑。这一刻,他们算是知晓了先前牛擎天提醒的寓意。

    “粮仓怕火!缺现宗经常干的事!”

    因缺现宗的功法奇特,修炼前必要自宫,这就导致他们的阳气外泄。

    为了可以在体内居留阳气,更加快速的修炼功法,他们宗内每人都会养一个男佣来爆他们的菊花,通过秘法传输阳气。

    洛灵儿作为妙龄少女,在听到这答案的刹那,先是一阵愣神,后是跺脚,脸色绯红,嗲怪牛擎天大坏蛋,看得她周遭各宗弟子,心痒难耐。

    宝剑锋以及其他高位上的一众执事,皆是嘴角抽来抽去,硬生生的憋住了笑声。

    “哼!”

    缺现宗执事,气得浑身颤抖,拂袖一甩,阴沉的坐回了高位。

    这次没有愤怒的动手,乃是他无一丝希望,牛擎天说的题虽诡异,但答案则非常之精确,使得他一时找不到任何破绽,只能生闷气。

    “万松执事,不要为了这个白痴,气坏了身体,再说,这个白痴在种道印间必死!”熊扬见执事坐下,当下谄媚的附耳恭敬的道。

    “此话当真?”万松执事,脸上愤怒稍减。

    “当然,我已将万魂散给了我弟,到时种道印的时候,稍加施展,牛擎天便会葬失神智,迷茫在道印之中,以二十多宗的道纹凶险,他还能不死……”熊扬谄媚说计,声音不敢恭维,给在牛擎天的前世古代,就是一个非常有前途的太监!

    “做的好!”万松执事脸上的愤怒全消,隐晦的望了眼铜像下的蒙面少年,对着熊扬称赞有加。

    “既然万松执事归位,自动认输,那么依照赌约,牛擎天论道便顺利过关,请站到铜像之下。”

    高位之上,一众执事中,那唯一的女性——灵引宗的老妇,站起身来,威严的道。

    就算早已知道过关乃是板上钉钉,但贸然被当众宣布,牛擎天还是忍不住激动,不为别的,只为他离变强又进了一步。

    “是!”

    牛擎天激动地拽了拽宝剑锋的衣袖,前世今生加起来三十多岁的他,此刻如同孩子,望着后者,傻笑。

    “去吧,宝叔相信你!”宝剑锋拍了拍牛擎天的肩膀,鼓励一番。

    微一点头,牛擎天便迈动脚步,走向了铜像之下,与先前通过的几位站在了一起。

    一时激动的他,竟忘记了蒙面少年的可疑,从而使其在熊扬的示意下,悄然接近了他。